<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三十七章 再遇
    水潭外,青璇静静的站立着,脸上满是懊恼之色,也不知道她的脑袋中究竟在想些什么。

    “哗!”的一声出水之声打破了水潭的宁静,也把正在踌躇之中的青璇给唤醒了。

    “是你!”关饷一看到水潭边上的青璇,登时怒目圆瞪,厉喝道。

    “你们竟然没死!真是太好了!”青璇看到两人,登时俏脸笑灼颜开,露出最美的笑容,眼神在他们得腰间瞟了一下,跳起来叫喊道。丝毫没有淑女的形象,更没有原来的那份淡定从容。

    “我看你是巴不得我们死在这里呢!这样就没有人知道你独吞了凝神露,你回到宗门还是那高高在上的内门弟子,是诸葛长老的关门弟子,是宗门的希望,未来之星。”关饷显然是气疯了,怒喝道,他现在已然服用凝神露凝结了神识,而且是服用的蛙怪族长生产出来的凝神露,效果可是比起青璇得到的强出一两倍,凝结出的神识强度也强大数倍,只不过这时的他不知道而已。

    所以他不怕和青璇反目,与这样的女子在一起时刻要防备着她背后出阴招,他宁愿彻底的得罪了青璇,已然凝结神识的他回归宗门,必然也是宗门的重点培养对象,地位和青璇不会相差太大。

    “不就是一瓶凝神露吗?我只是替你们暂时保管,你们要是想要的话,我现在就给你们!”青璇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说道,同时右掌一翻就把盛有凝神露的玉瓶从储物袋中掏出,抛给了关饷。

    关饷登时有些傻眼了,盯着手中的玉瓶,甚至还打开看了一下是不是真的就是凝神露,脸上有着疑惑的表情看向风云无忌。

    “这个青璇师妹可不是省油的灯,无缘无故怎么会把到手的凝神露拱手相让呢?看她的模样应该还没有服用凝神露来完成凝结神识,这到底怎么一回事?”风云无忌的心中也泛起了嘀咕,因为青璇的表现实在是让他有些捉摸不透了。

    “小子!识相的话,快点把凝神露交出来,否则我们左师兄出手,那就伤了两派情面了!”一道剑光从远处电闪而来,上面站着三个大河剑宗的弟子,为首的就是前两天被风云无忌气走的左帅。

    关饷看看手中的玉瓶,又看了看身旁不远处站立着的青璇,登时就明白了,这是又被耍了。

    显然大河剑宗的三人是一直追着青璇来的,目的就是现在他手上的这瓶凝神露,青璇一个祸水东引,把烫手的山芋直接扔给了他,把自己撇了个干干净的,独自脱身了。

    “哎呦!这不是左师兄吗?”风云无忌站出来打着哈哈道。

    “哼!小子,今天我们人数相当,我大河剑宗的战力众所周知比起你们这帮打铁的要高好几分,识相的话,就把凝神露交出来,否则一旦打起来,就刀剑无眼了。”左帅冷哼一声表示不满,接着道。

    “左师兄!你这是在污蔑我炼器宗啊!没有我炼器宗在,哪里来的你们手中的飞剑,你们身上穿的,头上戴的,脚下蹬的哪一样不是出自我炼器宗之手,没有我们在难道你们光着腚和人战斗吗?”风云无忌无视左帅的话,反而是岔开话题道。

    废话,到手的好处怎么会拱手让人呢!这可不是他风云无忌的作风,况且这个凝神露可是个稀缺的东西,如果回到宗门一卖,那还不是让无数炼气弟子抢个头破血流,就是兑换贡献点,估计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如果左帅一句话,他们就把凝神露交出去,这要是传出去了,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说炼器宗的怕大河剑宗的,在大河剑宗面前,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下吗?

    “你少给我瞎扯!一句话!给还是不给!”左帅面色清冷的喝道。

    “不给!”

    “师兄!把凝神露收起来,这是青璇师妹送我们的,我们可不能却之不恭。”风云无忌转头对着身旁的关饷说道。

    关饷倒是极为的听话,直接就把凝神露给收起来了,然后全神戒备,随时准备一战,他还想看看开启了神识是不是对于战斗力有所提高,顺便适应一下拥有神识后的身体。

    “好!纪风云!你成功惹出我的怒火了,今天我就在这里结果了你们,好出出心口的这口恶气!”左帅有些面色狰狞的厉喝道。

    “左帅!你搞搞清楚!我们手中的凝神露可是我们自己得到的,又不是抢的你们的,你追着我们要,岂不是强取豪夺,这可有失你大河剑宗首席弟子的身份!”风云无忌见左帅真的要对他出手,登时眉头一皱,看了一眼旁边一副幸灾乐祸的青璇,登时有了主意道。

    “哼!别以为我没有看清楚,刚才青璇师妹给你的那瓶凝神露就是她昨天趁我们和蛙怪族长战斗之际,在我们眼皮底下取走的。那是我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的凝神露,岂能便宜了你们。”左帅眯着小眼,带着丝丝的杀意道。

    “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既然是青璇师妹抢的,那么你们找青璇师妹要啊!刚才青璇师妹给我们的可是前几天从我们手上偷走的那一瓶,不是抢你的那一瓶。”风云无忌做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娓娓的说道。

    “你胡说八道!”登时就有一个大河剑宗的弟子沉不住气了,指着风云无忌的鼻子骂道。

    “呵呵!笑话!你们眼瞎啊!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看不出来啊?你们看看这个石台上的凹坑,上面可是还残留着残余的凝神露,真是一帮傻缺!”风云无忌呵呵一笑,嘴上可是不吃亏的回敬道。

    “我?”大河剑宗的那个弟子这时才反应过来,打量了一下四周,说不出话来。

    “我不管!青璇也是你们炼器宗的弟子,今天你们三人不交出凝神露来,我们就战上一场,到时你们输了,或者是被伤了,丢了性命,可不要怪我大河剑宗不留情面。”左帅显然是对凝神露志在必得,手中的飞剑开始在灵力的灌注下喷吐出剑芒。

    “青璇师妹!抢人家的东西是不对的,你还是还给人家吧!你这样把我们两人带入危险之境,于心何安!”风云无忌转头对着青璇说道。

    他和关饷上次可是被摆了一道,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再给她顶黑锅了,拉也要把她拉进来。

    “两位师兄!不要听大河剑宗的弟子在那胡咧咧!他们是看到小妹身上有着凝神露,更何况孤身一人,于是起了强取豪夺之心,其实这个凝神露只有我们当初从这里得到的一份而已!”青璇装出一副可怜无辜的样子道。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啊!”风云无忌故意大声的说道。

    “你胡说!明明是你趁我们战斗之际,私取了凝神露,现在红口白牙的说只有一瓶,鬼才相信呢!”大河剑宗的那个沉不住气的弟子再次的站出来说道。

    “看来,和你们说道理是不行了,两位师弟!我们今天就把他们打的满地找牙,教训一下,估计就老实了。”左帅抖了抖手上的飞剑,对着身后的两位大河剑宗的弟子说道。

    顿时场上的形势一副剑拔弩张,随时都有爆发战斗的可能性。

    “战!”随着风云无忌一声暴喝,他和关饷纷纷朝着大河剑宗的其他两位弟子攻击而去,而是把左帅留给了青璇对付。

    在他的心里,这一切的源头都在青璇身上,那么应付对付最高战力的人必然也是青璇,否则他们二人岂不是成了青璇的替罪羊了,况且他估计这场战斗也不会持续太久,毕竟大家的战斗力都差不多,最后还得收手罢战。

    霎时间,场上一片风起云涌,各种法术飞剑在半空之中犹如盛开的烟火,释放着美丽的火焰。

    有着板砖这件灵器,加上神识的作用,风云无忌只是被动的防御,任凭大河剑宗弟子的飞剑攻击,都无法破开他的防御,他要好好的看看大河剑宗的攻击之术,飞剑之术,这样以后再碰到大河剑宗弟子的时候,心中就有底了。

    反观关饷哪里却是打的有声有色,两者都是使用灵器攻击,灵器的碰撞声,灵力的撞击,飞溅使得周围的花花草草遭了秧,眨眼之间,对战之处成为了一片平地,再也看不到一片黑草。

    青璇的攻击手法更是奇特,也不知道她御使的是什么火焰,一股赤红色的火焰包裹着她,一道道火焰在她的御使下在身周飞转盘旋,左帅的飞剑竟然不敢和其硬碰,好像那火焰能够对他的飞剑造成伤害一般。

    战斗只是持续了不足一刻钟,就如同风云无忌所料,在左帅的一声暴喝下,停了下来。

    “哼!今天算你们运气好,那瓶凝神露就当小爷我送你们了,小心喝的时候,喝死!”左帅罢手后,对着三人冷哼道,然后带着两个大河剑宗的弟子转身离开了。

    “左帅!你真是帅!我们谢谢你了!”风云无忌望着他们得背影朝着左帅大喊道。

    “大河剑宗也不过如此,再斗一会儿,我必然打的他们满地找牙!|关饷兴奋的说道,显然已经凝结神识的他,在刚才的战斗中,占了不少便宜。

    估计左帅也是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走得如此的干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