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三十三章 定位罗盘
    登时左帅就像是哑火的长枪,发不出一点声音来,脸色憋的通红,显然是被风云无忌的一席话给点醒了,在此形势比人强的情况下,无奈的收起了手中的飞剑,一句话没说,朝着一个方向就疾驰而去。

    “左师兄!一路小心,这里蛙怪众多,别掉进蛙怪群中,倒是成了蛙怪口中之物,那么说出去就太丢你大河剑宗的面子了。”风云无忌看着左帅离去的背影,登时朝着他大喊道。

    左帅听了后,顿时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有这么说话的吗?心中的仇恨值在迅速的飙升,要不是修为高绝,估计刚才就会气的一口喷出半升血来。

    看着左帅狼狈的身影,风云无忌得意的哈哈大笑,能让一个宗门的天之骄子在他的手上吃瘪,想想也觉得痛快,过瘾!

    青璇恢复灵力还需要一会儿,于是风云无忌就把蛙怪的尸体收入到土空间之中,然后一个猛子就扎入到水潭之中,去寻找蛙怪的洞府,上次他可是在蛙怪的洞府之中收获颇丰,既然这个蛙怪是这片区域的老大,那么洞府估计也离这里不远。

    从一个水潭进入到另一个水潭,风云无忌热火朝天的寻找着蛙怪的洞府,而且乐此不疲,好像不找到蛙怪的洞府誓不罢休一般,极为的执着。

    终于风云无忌费了半日时间找到了蛙怪的洞府,居然距离刚才战斗之地有着数里之远,很快就把蛙怪洞府内有简直的东西清理了个干净,然后喜滋滋的来到青璇的身旁为她护法,顺便检查了一下这次的收获。

    这次丹药就有数瓶之多,大多是疗伤的丹药和恢复灵力的丹药,灵石也有上百颗,灵器更是有着数把之多,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灵器的灵性有所损失,变得锈迹斑斑,但是起码也算是灵器,只要回到炼器宗,以他的炼器术,不难让其恢复往日风采。

    “呼!”随着青璇轻舒一口气,紧闭的双目睁开了,此时的她容光焕发,体内灵力彻底恢复了,站立起来对着风云无忌都是一鞠躬道:“刚才多谢纪师兄出手相助,青璇这里谢过了!”

    “师妹!客气了,你我同属炼器宗门下,虽然不常见面,但是宗门情分在,我岂有置之不理之由。”风云无忌笑了笑道。

    “时间已经过去三四天,我们要加快速度寻找蟒兽,好获取筑基丹,毕竟这是我们步入筑基的一次机会。”青璇好像是特有主见,直接说道。

    “此处四处都一个模样,我们如何寻找蟒兽的踪迹,更别提凝神露了。”风云无忌有些无语道,他这些天光是方向都搞错了好几次,只是漫无目的的乱走。

    “师兄莫急!你看这是什么?”青璇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个圆盘,上面有着一个指针,圆盘上刻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

    “这是?”风云无忌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灵器,在炼器宗这些年,可以说已经遍阅各种典籍,根本就没有对上号的东西,不由的问道。

    “这叫定位罗盘!是我炼器宗先辈炼制成功的,整个炼器宗也只有这么一个,而且炼制之法已然失传了,有了它我们就能在这个漫无方向的虚亦谷找到正确的方向,最为关键的是它能帮我们找到蟒兽的踪迹。”青璇侃侃而谈,显然是对于定位罗盘的功能极为的熟悉。

    不愧是诸葛长老的关门弟子,什么好东西都给她,相对而言,自己虽然挂在了宗主门下,是宗主的弟子,可是待遇就差的不是一点半点了,这样的好东西从来没有人给过。

    “这个定位罗盘如何使用?”风云无忌不由的好奇道。

    “我这就为你演示一下!”青璇微微一笑,顿时就如同时一朵盛开的花儿一般美丽。

    只见她手中灵力灌注在手中的罗盘之上,顿时罗盘灵力大放,在半空之中投射出一道足有一米方圆的灵力屏幕,上面有着数个光点在不停的移动着。

    “师兄,你看这个光点,这是我炼器宗的弟子,由于修炼的是我炼器宗的正宗功法,所以才能在定位罗盘之中显现出来,而这个不停闪烁的光点却是蟒兽的位置,因为在每一瓶筑基丹上都有我炼器宗留下的独特印记,这样才能保证我们在这个毫无方向的虚亦谷中快速的找到筑基丹。”青璇解释道。

    原来如此,风云无忌听了后,顿时就明白了过来,显然在这个虚亦谷中炼器宗弟子是有着作弊器的,有了这个定位罗盘,那么定然就能够快速的聚拢炼器宗弟子,然后合力追踪蟒兽,从而击杀蟒兽,获得筑基丹,否则单靠自己的运气,除非有着逆天的运气,才能碰到蟒兽,但是还要有着击杀蟒兽的实力,否则就是蟒兽的腹中之物。

    “不知大河剑宗的弟子知道我们有着定位罗盘这个作弊器,会做如何感想?”风云无忌不由的揶揄道。

    “师兄!你多虑了,其实不光是我炼器宗有着定位罗盘,大河剑宗也有着独到的秘术,可以找到散落在虚亦谷的大河剑宗弟子,更是能够定位到蟒兽的位置,这在两派之中都是秘而不宣的秘密。”青璇笑呵呵的说道,好像对于风云无忌幸灾乐祸极为的不满,打击道。

    “呃!”风云无忌不由得惊愕道,心中不由的对着两派的底蕴充满了敬仰,现在相当于两派都处于同一起跑线上了,只是苦了那些散修和小门派的弟子,估计他们击杀蟒兽获取筑基丹的机会基本等于零了。

    “其实,师父本来想把蛙怪的弱点告诉我们的,但是被我阻止了,我想我炼器宗的弟子有能力找到蛙怪的弱点,并击杀它,这样的炼器宗弟子才是我炼器宗的精英,否则不如死了算了。”青璇语不惊人死不休,接着抛出一枚重磅炸弹。

    “你妹!”风云无忌暗骂一声,心说:“要不是你,小爷岂会被蛙怪追的漫天飞,你也不会被左帅调戏,更不会被蛙怪攻击的毫无还手之力,真是胸大无脑。”

    但是嘴上却是附和道:“师妹高见!”

    青璇收了定位罗盘,然后指着一个方向道:“我们去这里,先汇合我炼器宗弟子再说。”好像她就是这支两人队伍的核心。

    “好吧!”风云无忌也没有别的好办法,只能应声道,谁让人家手中有着作弊器定位罗盘呢,他总不能甩掉青璇自己一个人在这个漫无方向的虚亦谷瞎摸吧!

    有着青璇引路,倒是方便了许多,而且定位罗盘由于青璇的实力缘故,只能定位虚亦谷中身周方圆十里之内的方向和东西。

    十里的距离对于青璇和风云无忌来讲,只是几袋烟的工夫,就到了,映入他们眼帘的是关饷正在和一头蛙怪战斗。

    此时的关饷毫无炼气期圆满修士的风度,一身衣衫破烂不堪,身上更是有着数道伤痕,蓬头垢面,脸上的血块都已经结痂了,显然两者战斗的时间已然不短了,他身上散发的灵力也极为的薄弱,显然已经进入强弩之末,不过还在强自硬撑着罢了。

    反观蛙怪好像也是战斗的极累,身上有着数十道的伤口流着绿色的鲜血,攻击速度也变得慢了很多,两者就看谁先坚持不下去了,就连身体都在不停的颤抖,显然已经体力透支了。

    “关饷!攻击它的心脏!就在两只前肢中间的部位!”风云无忌和青璇都没有出手帮忙的意思,反而是风云无忌出声提醒道。

    “好!”关饷看到风云无忌和青璇到来,顿时知道他性命无忧了,调动了全身最后的灵力,灌注到了手中的上品灵器玄元刀中。

    顿时玄元刀发出一尺多长的刀芒,猛的朝着蛙怪的心脏部位劈去,如同一道闪电般的劈去。

    蛙怪的身体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其他的部位任凭上品灵器如何攻击,最多也只能割破一层皮,但是心脏部位却是不同,刀芒一下子就飞入到心脏部位,从中穿过,露出一个足有碗口大小的洞来,里面的内脏清晰可见。

    “噗通!”一声,蛙怪的尸体应声而倒。

    紧接着关饷也灵力耗尽,跌坐在地,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刚才的一战已然使得他筋疲力尽了。

    “给!”风云无忌掏出一瓶恢复灵力的丹药,和数十块灵石塞到关饷的手中。然后转身去寻找蛙怪的洞府去了。

    关饷有些尴尬的接过风云无忌给他的丹药和灵石,脸上满是愧疚之色,当初在琅邪的威逼下,对着风云无忌出手,虽然败了,但是这个心结仍在,今日对方不计前嫌赠送丹药和灵石,让他情何以堪,有些无言面对,幸好风云无忌好像也知道他的为难之处,转身离开了。

    有着丹药和灵石的辅助,关饷不到半日功夫就恢复了巅峰,而且距离筑基更是近了一步,他仿佛已然看到筑基期的影子了,他敢保证只要有着一粒筑基丹,必然能够稳稳的进入筑基期。

    风云无忌把从蛙怪洞府得到的灵石丹药和灵器装入一个储物袋中,直接扔给了关饷道:“这是你的战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