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三十一章 再战
    “嘭!”的一声,蛙怪再次的撞击到了风云无忌的板砖之上了。

    此时的风云无忌灵力处于巅峰,在强大灵力的灌注下,板砖的重量达到了最大,犹如屹立不倒的巨山,在蛙怪的撞击下纹丝不动,就连震颤都没有发出。

    而蛙怪却是惨了,它不知道此时的风云无忌实力已然恢复到了巅峰,本以为这次撞击定然能够把这个阻扰它数次进食的板砖给撞碎,谁知事与愿违,这次的撞击不仅没有撼动板砖分毫,它的脑袋还被砸平了一块,流出了绿色的鲜血,整个脑袋一阵发晕,眼冒金星。

    “吃我一刀!”

    手中的映月刀顺势就朝着蛙怪的肚腹之上划了一刀,顿时一个足有皮球大小的毒囊被划破了,一道绿色的散发着恶臭的毒液就喷溅了出来。

    顿时在这个潮湿的洞穴中就多出了一股恶臭之味,使人难于呼吸,其实蛙怪的这个洞府是水下的一个中空的洞府,否则的话蛙怪也不能长时间的待在这里的,毕竟它也无法在水中保持长时间的不呼吸。

    关闭了呼吸,反手就又是一刀,继续划在了蛙怪的身体之上,顿时又是一道血水飞溅出来,虽然这两道血口在蛙怪足有一丈多高的身体上,显得那么微乎其微,如同是隔靴搔痒一般,无足轻重,甚至是正处于头晕脑胀状态的它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体已经被风云无忌给划了两道伤口。

    一尺多长的映月刀,在风云无忌的右手中上下翻飞着,照着蛙怪的肚腹就是唰唰的数十刀上去了,一道伤口不起眼,更引不起蛙怪的重视,但是数十道的伤口终于引动了它的疼痛神经。

    “呱!”的一声蛙鸣,发泄着蛙怪心中的愤怒,只见它半丈多长的尾巴猛地一个甩动,就朝着风云无忌抽去,尾巴就如同是一条灵活的鞭子在空中打着旋的飞旋着。

    “我遁!”风云无忌暗呼一声,顿时施展出土遁术就消失在了原地,使得蛙怪的尾巴抽了一个空,在空中发出一声抽破空气的爆裂之声。

    “小爷我才不和你这个只会蛮干的大蛤蟆硬干,否则岂不是说也的脑袋也不灵光!”

    “吃我一刀!”风云无忌口喊着就从蛙怪的身后冒出,对着蛙怪的尾部就是一个猛砍,映月刀闪着蓝盈盈的灵光,犹如一道蓝色的火焰突然从半空之中燃烧起来,映照的整个洞穴都是蓝盈盈的。

    “乒!”的一声脆响,映月刀砍在蛙怪的尾巴之上,冒出一串火星,而蛙怪的尾巴丝毫未伤,只是有着一道浅浅的白印。

    “好坚硬!”风云无忌暗呼一声,趁着蛙怪没有转身之际,一个闪身,就转到了蛙怪的左侧,照着它的大腿就刺去,只要它的大腿受伤了,那么弹跳攻击必然下降,本来想先斩断它的尾巴的,毕竟它的尾巴攻击防不胜防,但是一刀下去毫无结果,只好退而求其次,攻击它的大腿。

    蛙怪尾部吃痛,不由的摇动着尾部,在身后来回的抽打着,好像是在驱赶着蚊蝇一般,虽然风云无忌的一刀对它的尾巴毫无伤害,但是其本身带的力道却是使得它尾部一阵疼痛,感觉像是尾巴被斩断了一般。

    大腿上的肉没有那么结实,在风云无忌灵力灌注下的映月刀,不费吹灰之力就刺入到大腿之中,一道绿色的血液随着伤口流了出来。

    “呼!”的一声破空之声,蛙怪大腿吃痛,尾巴直接就照着大腿抽打而来。

    风云无忌连映月刀都来不及拔出,只好一个土遁术来暂避锋芒,从储物袋中再次翻找出一把灵器来,从蛙怪的右侧出现,趁着蛙怪尾部抽在身体左侧之际,灵力灌注在手中的灵器中,照着它的右腿就又是一下。

    两把灵器插在蛙怪的大腿之上,而且是各自都有一个,使得蛙怪疼痛难当,尾部在身体左右两侧扫来扫去,而此时的风云无忌却是以土遁术藏身在蛙怪身下三尺,神识勃发,监视着蛙怪的一举一动,准备再次的偷袭它。

    无论蛙怪的尾巴如何的摆动与抽打,都无法把插入大腿上的两把灵器给弄下来,反而使得尾巴在扫到灵器的时候,灵器插入的更深,越发的疼痛难当。

    不过以蛙怪强大的肉身,只是片刻之后,伤口就不再流血,灵器好像就是本身就镶嵌在它的大腿之上的一般,被肌肉紧紧的夹住了。

    风云无忌见自己的两次攻击,以毫无实质性伤害而结束,顿时手捏法决,发动了土刺术。

    一道道灵力打入到身前的山石之中,顿时身前的山石在灵力的灌注下,变得柔软无比,好像可是随意的变化着形状,一个个大腿粗的尖刺慢慢的形成,足有一丈方圆,数个之多。

    “去!”风云无忌口喊道,数个土刺如同出膛的炮弹,从身前消失,而在蛙怪的身下显现。

    “噗噗!”的几声插入肉中的声音响彻在洞穴之中,有的土刺直接刺入在蛙怪的身体之中,有的土刺直接刺入在了它蹲伏的大腿之中,更有一个土刺最是奇葩,竟然好巧不巧的刺入了它的粪门之中。

    “呱!”的一声惨鸣,蛙怪一蹦三尺多高,一道道绿色的鲜血散落在身下。

    数丈高的洞穴一下子就阻挡住了蛙怪的弹跳,它的脑袋撞击在洞顶之上,发出一声闷响,而此处的洞穴也是在它的巨力之下一阵摇晃。

    见土刺术取得战果后,风云无忌顿时兴奋无比,终于找到一个对付眼前蛙怪的方法了,看了蛙怪老是蹲伏在地上,它的弱点应该就在身下,否则的话,何必老是蹲伏着,不把身下暴露出来。

    先前的数次交锋,都没有对它造成实质性伤害,每一次的交手都处于被动中,现在终于知道如何攻击它最为有效了。

    手中的灵力继续灌注在山石之中,等待着蛙怪身体落下的那一刻,再次的发动土刺术,来攻击它的身体。

    蛙怪虽然撞击在洞顶上,使得脑袋有些发蒙,但是身下的疼痛却是的它一下就恢复了清醒,转到眼珠,发现身下并无一样,只是感觉到身下多出了几个洞,血像是不要钱一般的流着,地面上一片绿色,根本看不到攻击它的武器。

    当它再次的落在地面上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再次发出一声惨鸣“呱!”

    一道道土刺再次顺着原来的伤口插入了进去,甚至还开辟出了新的伤口,鲜血顺着伤口奔流而出。甚至还有一道排泄之物从它的粪门喷涌而出,使得整个洞穴臭味漫天飞。

    这次的蛙怪好像是学聪明了,即便是身体惨痛,也没有照着洞顶撞去,而是一个纵跃,钻入到了水中,回到了水潭之中,不敢在洞穴之中滞留半刻。

    “好臭!”当风云无忌出现在洞穴之中,顿时一股混合了蛙怪毒液的恶臭和它的排泄之物的恶臭之味的臭气钻入到了他的鼻孔之中。

    一个闪身,就以土遁术朝着地面之上钻去,他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停留。

    大口的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把吸入肺中的恶臭之味排出,顺便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终于感觉舒服了许多。

    蛙怪硕大的头颅浮在水面之上,两只拳头大的眼珠咕噜噜的直转,看着眼前的美味毫无顾忌的动作,它强忍着腹中的饥饿之感,就是不敢跃出水面,它怕一旦再次落在地上,就又会遭到来自地面的攻击,在水中起码是安全的。

    看着水中的蛙怪,风云无忌一时之间也没有好的办法,在炼器宗学习的攻击法术,没有一个可以攻击到水中的蛙怪的,更没有凌空攻击的法术,况且他熟练的都是土系的法术。在他的修为不到筑基期,根本无法依靠灵力本身进行攻击,所以他也只能是和蛙怪大眼瞪小眼,束手无策。

    掂量了一下手中的板砖,目测了一下蛙怪和他的距离,以他现在的神识和灵力的控制之力,最远的攻击范围也就是身前三丈,如果投掷板砖的话,不超出身体三丈之外的话,他还能够收回板砖,否则就无法以心神联系到留在板砖中的烙印了,无法控制板砖了。

    看了无法击杀蛙怪了,那么也只有离开这里了,可惜了插在蛙怪身上的那两把灵器了,要是拿到外面,回到宗门之中起码还能换点灵石或者是宗门贡献点什么的。风云无忌不由的想到。

    迈开脚步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而蛙怪好像并不想到口的美味就这么在眼皮子底下消失,划动水下的大腿,紧紧的跟着风云无忌的脚步,不过它都是在一个水潭跃入另一个水潭,从来不在黑草丛中停留半刻,它是太害怕来自地下的攻击了,现在想起来还浑身发冷,粪门发紧。

    “既然你想跟着,那就跟着吧!”风云无忌也拿处在水潭中的蛙怪没有办法,见它紧追不舍,不由的对着它说道,然后开始朝着一个方向纵掠而去。

    不过这次他不敢太过的消耗灵力,手中紧紧的握着一块灵石,在赶路的同时,时刻运转着功法,保持体内的灵力始终处于巅峰状态。刚开始运转功法的他还有些不适应,但是时间一长,也就能够运转自如了,这主要要归功于他修炼的功法鸿蒙决的变态,其他的功法照着他这么做,早就走火入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