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三十章 蛙怪洞府
    战斗之中,容不得风云无忌分神,看着越来越近的蛙怪巨大的身体,他再次把体内的灵力全部的灌注到板砖之中,如果这一击还不能击杀蛙怪的话,他就会灵力耗尽,等待着他的命运就是成为蛙怪口中之食。

    这次的蛙怪好像是学聪明了,就在身体和板砖即将接触之际,只见它的尾巴猛地从身后甩出,半丈多长的巨尾,如同鞭子一样抽打在了板砖之上。

    “嘭!”的一声,风云无忌就和板砖被蛙怪的尾巴给抽飞了,直接朝着一个水潭落去。

    带着鳞片的尾巴抽打在了风云无忌的身上,使得他的后背顿时皮开肉绽,鲜血直冒,半边身子彻底的失去了知觉,精神陷入了昏迷之中。

    板砖没有了他灵力的操控,一下子就又回到了他的体内,他的身体如同是一枚陨石一般,从天而降,砸入到了水潭之中,在他失去意识的那一刻,他不由的暗叹道:“难道我就要陨落于此,成为这个丑陋不堪的大蛤蟆的果腹之物了吗?”

    水潭溅起一个巨大的水花,水的浮力使得风云无忌沉入的速度慢慢的降低,最后开始朝着水面浮起,此时的他如同一具死尸般,毫无生息。

    阴谋得逞的蛙怪,巨大的嘴角边竟然微微弯起,好像是在讥笑风云无忌的傻,又好像是在为刚才的一击高兴,又好像是在庆祝美食即将到口。

    落在水潭边的蛙怪,静静的等待着风云无忌浮出水面,这样的情形它可是经历过数次,每次战败敌人,它都会如此静静的期待着美食的出现,然后慢慢的享受独属于它的盛宴,这从它嘴角不断留下的口水就可以看出,它对于即将到口的美食是多么的期待,它好像是特别喜欢享受这种期待的感觉,而不是径直进入水中,直接吃掉。

    时间缓慢的过去了,风云无忌被水潭的冷水浸润到了后背的伤口,顿时就疼醒了过来,感觉到自己竟然处在水潭之中,而且正在逐渐浮出水面,整个后背被水刺激的疼痛无比,使得身体不由自主的打颤。

    强忍着身体的疼痛,四肢并用,朝着离他最近的一处山石而去,这些山石就是支撑黑草丛存在的支柱,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上面长满了叫不上名字的藻类,在水底散发出黝黑的光芒。

    当他的身体贴近了山石之后,运作身体内仅存的一点灵力捏出一个法决,发动了土遁术,整个身体就融入到山石之中了。

    处于山石之中的他,关闭了呼吸,双手各自握着一块灵石,运作法决,开始恢复灵力,并且依靠灵力来治疗后背的伤,一股股灵石中的灵气被他引导进入身体,修复着受伤的躯体,恢复着体内的灵力。

    蛙怪转动着它那拳头大小的眼珠,好像是在思考,怎么过了这么久美食还没有出现,眼神中带着一丝的焦躁不安,在以往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能吃到可口美味的食物,今天的反常使得它不由自主的一个纵跃,进入水潭之中,去寻找风云无忌的身影。

    在水潭之中游动了一圈的蛙怪抓狂了,这里的水潭并不是四通八达的,就如同是一个奇形怪状的葫芦,里面盛着水一般,水潭总共不到数十丈深,十几丈宽,几个呼吸蛙怪就把整个水潭给转了一个遍,毕竟这里是它的地盘,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极为的熟悉,到嘴的食物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挥动着半丈多长的尾巴,搅动着水潭之中的水,并不停的抽打在了四周的山石之上,一簇簇的黑色的藻类被它从山石之上击落下来,沉入水底或者是浮出水面,整个山石开始逐渐露出本来的面貌。

    但是任凭它如何的寻找,就是见不到风云无忌的身形,时间一长,蛙怪好像也失去了耐心,一个纵跃就跃出了水面,蹲伏在了黑草丛中,等待着风云无忌的再次出现,这里是它的洞府所在之地,距离它栖身之处不足百丈,里面可是有着它数十年收藏的宝贝。

    那些被它击杀吃掉的修士,储物袋破裂后,从里面掉出来的发光的石块,可是能够使得它的实力大进的宝贝,还有各种奇形怪状的曾经给它造成过伤害的武器,好多的瓶瓶罐罐,里面的褐红色圆珠,能够使得它的伤势恢复的更快。

    为了彻底的解决风云无忌这个随时出现的隐患,蛙怪决定死守到底,一定把这个隐患消灭于无形,况且吃掉风云无忌还能使得它实力大进,这么好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单说此时的风云无忌随着手上灵石中灵力的吸收,身上的伤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伤口处的血肉翻动着,一丝丝的肉芽快速的生长着,很快就结痂脱落,露出如同婴儿一般的肌肤来,丹田中的灵力越来越多,气旋旋转的越来越快。

    一道黄芒包裹住了风云无忌,开始朝着蛙怪的洞府移动,原来是土灵珠感应到了蛙怪的洞府之中灵气比起他手上的灵石散发的灵气浓度高的多,竟然带着风云无忌朝着蛙怪的洞府遁去。

    这是一个足有十丈大小的水下洞府,地上散落着数十块的下品灵石,闪着亮晶晶的光芒,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灵气从灵石之中逸散而出,使得整个洞府的灵气浓度丝毫不比炼器宗内差多少,四周的岩壁被蛙怪的身体蹭的光滑如镜,进入其中的风云无忌顿时感觉到灵气浓郁了很多,丹田中的气旋旋转速度明显加快了几分,身上的伤势在灵力的运作下,已经彻底无碍了。

    三天时间,一晃就过去了,风云无忌的伤势彻底的好了,睁开了双眼,不由得眼前一亮,暗呼一声:“这么多的灵石!”

    地上的数十上百块的灵石在他的眼中犹如一个个闪光的小星星,是那么的引人注目,他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发现地上还散落着几个储物袋,以及几把灵器,十几个盛放丹药的玉瓶。

    当他捏起一颗灵石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地上还有储物袋,灵器和丹药了,此时映入脑海的就是三个字:“发财了!”

    把灵石和丹药收入储物袋,仔细的把地上无主的储物袋都打开,把里面的所有东西一股脑的都收入到自己囊中,他开始清点这次的意外收获,灵石三百多颗,丹药三十多瓶,以疗伤和恢复灵力的丹药居多,灵器七八把,有刀斧剑戟斧钺钩叉各不相同。

    在这个虚亦谷中,没有饮血刀的日子,风云无忌直接从灵器中挑出一把刀来,仔细一看,发现是一把中品的灵器,上面篆刻着“映月!”二字,想必是它的名字,虽然这是一把水属性的灵器,但是起码有它在手的话,估计也能对蛙怪造成一些伤害。

    话说蛙怪左等右等也不见风云无忌的出现,三天后耐心终于没有了,一个纵跃就进入水潭,准备回洞府吸收那些灵石散发的灵气了。

    当它进入洞府,印入他那拳头大小眼睛的是风云无忌正在它的洞府之中搜罗属于它的宝贝,顿时它就蒙了,它不知道风云无忌是如何出现在它的洞府之中的,看着陪伴它良久的宝贝一个个进入风云无忌的腰包,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直到风云无忌拿起一把小刀在那比划的时候,它终于清醒了过来。

    得到映月刀的风云无忌,灵力恢复到巅峰,准备转身出洞去寻找蛙怪报仇雪恨,当他转身的时候,登时吓了一大跳,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了数步。

    原来他看到蛙怪此时距离他不过三丈之远,正准备朝他发动攻击,蛙怪拳头大小的眼珠中仿佛能够看到熊熊燃烧的火焰,他不由的暗骂自己疏忽大意,在这个危机四伏的虚亦谷竟然不知道保持冷静的头脑,随着保持着警惕,竟然被眼前的一点小利益蒙蔽了双眼,以至于危机临身而尤不自知。

    以往在炼器宗的狄凤谷中,有着老血时刻的警惕着,给他预报危险的存在,使得他对于老血依赖过重,现在没有老血提醒他,使得他再次的陷入危机之中,好在蛙怪没有趁他得意忘形的时候发动攻击,否则他必然成为蛙怪的果腹之物了。

    “看来以后,什么都要靠自己,不能太过依赖别人!”风云无忌暗暗的下定决心道。

    抬眼打量了一下蛙怪的洞府,发现这是只有一个出口的洞府,而出口处正蹲伏着蛙怪那巨大的身体,此时如果以土遁术退缩的话,风云无忌也会自己瞧不起自己,面对强大的敌人,要有上前一战的勇气,否则还谈什么修仙,修仙之路艰难异常,如果没有绝强的信心,如何去攀登那最高峰。

    左手把板砖拿在手中,右手握了握新到手的映月刀,虽然映月刀还没有来的及炼化,但是凭借着中品灵器的名头,起码它还是很锋利的,估计能够对眼前的蛙怪造成伤害,不至于像上次的战斗那么被动。

    两者之间的战斗一触即发,各自都在寻找着进攻的最佳时间,此时的风云无忌灵力处于巅峰时期,在蛙怪的眼中就是一个大补之物,散发着荧荧之光的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