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十九章 战蛙怪
    “噗通!”一声,蛙怪一个鱼跃入水,也进入水潭之中,追着水中残留的血水而追向了风云无忌,这样的事情它可是不是干过一次两次了,在它的记忆中,凡是战败受伤的对手,都会跌入水潭,被它追上吃掉,化为它实力强大的一分本钱。

    此时的风云无忌灵力在体内游走了一圈,就把身体的不适给消除掉了,抬头看到一个黑影正在迅速的朝着他而来,不由的怒从心头起,他好歹也是练气九层的修士,竟然被一只小小的蛙怪弄得这么狼狈,那么以后出去了,岂不是颜面扫地,让老血知道了,还不絮叨上个十天半月的。

    板砖收入体内,双手捏了一个避水诀,顿时身体一轻,开始朝着上方迅速的浮起,看着越来越近的蛙怪硕大的头颅,风云无忌双臂连摆,操纵着身体向着一侧移去,在水中战斗可不是他的强项,而从小就生活在这里的蛙怪绝对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他可不会傻的以己之短攻其所长。

    在水中移动的风云无忌,看在蛙怪的眼中就是一条即将到口的肥鱼,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大嘴,舌头一伸,就卷向了风云无忌的身体,这是它的本能,无数次的捕食记忆告诉它,美味即将到口。

    “土盾!”风云无忌随手在身前凝结出一面土盾,土盾在灵力的灌注下在水下发出淡黄色的光芒,这是目前最好的防御方式,因为一旦释放板砖的话,那么由于板砖的重量,必然导致他继续下沉,只有土盾术是消耗灵力的法术,不会影响他在水中的动作和速度。

    脑中灵机一闪,控制着土盾呈三十度斜角去抵挡蛙怪的长舌攻击,他要借助长舌的攻击力量,使得身体尽快的从水潭之中出来,这这个不利于他战斗的环境之中,一旦时间长了,必然成为蛙怪的口中之物。

    “嘭!”的一声闷响,土盾在长舌的攻击下,闪了几下光芒,就土崩瓦解了,而风云无忌的身体也如同他所料想的那样,借助蛙怪的长舌,一下子就从水潭之中飞出了,如同水潭之中发出的一发炮弹,径直飞向天空。

    土盾的瓦解,使得风云无忌的灵力一下有些运转不灵,而且长舌上的巨力还是震伤了他的內腑,喉头堵着一口鲜血,不过比起上一次的撞击,这力量还是要小的多,但是长舌的攻击速度却是快的多,使得他反应的时间少的多,否则的话土盾也不会一触即碎。

    蛙怪见一下子,到嘴的美食不见了踪迹,顿时两只拳头大的眼珠子骨碌碌一阵乱转,终于发现了美食的存在,顿时后腿猛地一用力,在水中一个滑动,顿时水潭一个翻动,蛙怪就如同出膛的炮弹从水潭之中跃起,直朝还处在半空之中的风云无忌而来。

    随手从储物袋中摸出一颗恢复灵力的丹药,直接吞服进口中,这是数年来在炼器宗积攒下来的丹药,能够快速恢复体内的灵力,这么多年也不过只有十颗而已,一直是他珍藏的宝贝,舍不得动用,毕竟丹药这个东西在炼器宗可是金贵的很,就是有灵石都不一定能够买到,都是用贡献点兑换,可是兑换的价码之高,也使得好多炼器宗弟子望洋兴叹。

    现在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保持强大的战斗力是最为主要的,否则的话,小命丢在这里,有着再多的丹药也无用,况且刚才的战斗虽然只是交锋了两下,但是他体内的灵力却是消耗了一成,依照这样的战斗,只需交手十次,他必然灵力耗尽,成为蛙怪腹中之物。

    眼看着蛙怪的身体在眼中越来越近,身处半空之中的风云无忌暂时没有好的办法制敌,土系的法术,威力一般,而且释放速度根本就无法使得法术准确的攻击到蛙怪,毕竟这是在半空之中,蛙怪的身体在不停的移动着。

    “土墙术!”风云无忌暴喝一声,双手飞快的掐诀,一道道足有半尺厚的灵力土墙在半空中形成,挡在了身前,用来减缓蛙怪近身的速度。

    释放完土墙术,他左手一伸,板砖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只见他双腿在虚空之中连蹬数下,已经处在上升最高点的他,身体板正了,然后灵力注入到左手的板砖之中。

    现在的他只能依靠板砖来抗击蛙怪了,顿时板砖在他灵力的倾注之下,开始飞速的变大,变重,闪发着耀眼的灵光,如同天空之中出现了一个小太阳一般,使人不敢直视。

    借助着板砖的超级重量,加上身体的重量,风云无忌身体一个翻转,头下脚上的就御使着板砖朝着正在撞击一道道土墙的蛙怪砸去。

    三道土墙在蛙怪的巨力下,根本就毫无抵抗之力,就土崩瓦解了,只是对它造成了一点干扰,给风云无忌释放板砖攻击提供了一点时间而已。

    在蛙怪的眼中,一块足有门板大小的东西从天而降,口中的美食却是不见了踪迹,顿时怒从心起,双腿用力的在空中一蹬,速度陡然的加快了几分,朝着门板就撞击而去,他要把阻挡它食用美食的讨厌之物给撞飞掉。

    “嘭!”的一声巨响,风云无忌只感到浑身巨颤,就全身直接贴在了板砖形成的门板之上,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而门板却是在蛙怪的巨力之下,直接朝着天空飞去,速度之快,竟然让他感觉到风的存在了。

    而蛙怪也是不好受,这一下撞击,使得它硕大的头颅一阵发蒙,身体更是在力量的交击下,猛地朝着地面砸去。

    要知道板砖本身的重量就足有千斤之重,在风云无忌不惜灵力的灌注下,加上自由落体的速度,其力量足有万斤之多,蛙怪的撞击之力也不过数千斤,要是在地面之上,它定然能够占据优势,但是在半空之中,它就吃亏多了。

    落在地面上的蛙怪却是不会计算这些,它只知道这块阻挡它享受美食的讨厌的板砖,居然令它受伤了,虽然只是一点点的小伤,但是这已经彻底的激怒了它,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受伤了,它记不清楚了,自从它成为这片水域的霸主,它就再也没有受过伤,已经把受伤是什么滋味都给忘记了。

    恼羞成怒的蛙怪,一落在黑草丛中,就猛地双腿一用力,再次的飞离地面,朝着半空之中落下的板砖撞去,它要把这块讨厌的板砖给撞碎了。

    身处板砖之上的风云无忌并不知道刚才的交锋,他已经占到了便宜,毕竟板砖的存在影响了他的视线,没有看到蛙怪被撞击之力反弹到地面的情形。

    当他晃动脑袋,恢复清醒再次从板砖之后探出头颅来的时候,映入他眼帘的是蛙怪巨大的身影,它竟然再次的朝着板砖撞击而来,在他的眼中,蛙怪身上的一丝一毫都在不断的放大着。

    双手再次的把灵力灌注在板砖之中,顿时黯淡无光的板砖再次的发出耀眼的光芒,变得奇重无比,带着滔天威势,呼啸着就朝着蛙怪迎面砸去。

    两者的速度是那么快,也不知道蛙怪那硕大的头颅是怎么长得,上一次的撞击竟然没有给弄得头破血流,大脑晕眩,反而是斗志更盛,就在眨眼之间,两者再次的撞击在一起。

    如同上次一样,蛙怪直接就被奇重无比的板砖给砸落在地面之上,在黑草丛之上造成了一个一丈大小的深坑,而风云无忌也被撞的再次升空。

    不过这一次的撞击,使得蛙怪受了一点小伤,硕大的头颅上被板砖砸平了一块,咕嘟咕嘟的冒着血花,绿色的鲜血顺着硕大的头颅流在了脊背和腹部之上,给充满诡异的身体上再次添加了几分诡异之气。

    晃动了几下发蒙的脑袋,蛙怪拳头大小的眼珠咕噜噜的直转,蹲伏在被身体砸的一个小坑中,然后猛地后腿再次用力,朝着风云无忌的板砖又撞击了过去。

    此时的风云无忌刚刚从撞击之中清醒过来,力量的交集,使得他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了,浑身酸软,灵力运作不是那么顺畅,脑袋一阵阵的发蒙,头疼欲裂,一口口的鲜血不停的从嘴中喷出,刚才的撞击显然使得他伤上加伤。

    当他看到蛙怪继续执着的朝着板砖撞击而来,不由的暗骂一声道:“怎么就碰到一个傻货,就知道碰撞,难道不会别的。”

    可是此时的他除了御使着板砖迎面碰撞外,再也没有什么好的手段和蛙怪战斗,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什么法术都是纸老虎,中看不中用,刚刚的土墙术就是最好的例子,灵力形成的土墙在蛙怪的力量面前,只是一点点的阻扰效果,而且法术的释放还特别的耗费灵力。

    他开始怀念饮血刀了,想当初在炼器宗的狄凤谷中,左手板砖防御,右手饮血刀无坚不摧,什么炼气期圆满的妖兽,只是三下五除二就会被饮血刀给收割了性命,哪里有现在这么战斗的艰难,板砖的攻击根本对蛙怪造成不了致命的伤害。

    这要是有着饮血刀在的话,唰唰几刀,蛙怪不死也得重伤,也不知道这个虚亦谷是怎么回事,自从进入后,老血就像是彻底消失了一般,几番联系都联系不上,饮血刀好像是也不能召唤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