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十八章 蛙怪
    一阵头晕目眩,浑身发软,风云无忌来到了一个阴暗的,潮湿的,到处充满瘴气的树林之中,天空被乌云遮挡住了阳光,四周一片寂静,这就是虚亦谷。

    风云无忌暗暗的打量着这个新奇的环境,看着四周黝黑的散发着点点奇光的树木,很是好奇这是什么样的树木才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存货下来,零星的树叶呈现巴掌大小。

    这是一片不足十丈大小的树林,黝黑的树木有着数十颗之多,四周的瘴气随着树叶的摆动而逐渐扩散着,给这些树木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顺手掏出一颗百草丹塞入口中,百草丹是一种大众解毒丹药,在这个充满瘴气的虚亦谷中,有一颗百草丹打底,起码不用怕中毒,毕竟这都是炼器宗那些进入这里的先辈们用生命做代价换来的宝贵经验。

    “老血!”神识呼唤嗜血老祖,因为在这个未知的险地中,如果有着老血存在,起码安全上能够得到保障。

    然而让风云无忌失望的是任凭他多次呼唤,老血就像是不存在一般,没有丝毫的回应,就连融入到体内的饮血刀也无法召唤出来了,好像是这里的天地规则不允许老血这样的元神存在,更加不允许法宝级别的灵器出现。

    左手一伸,灵器板砖却是能够顺利的出现在手中,风云无忌看着手中的板砖,对着它喃喃自语道:“板砖啊!板砖!接下来的一个月就靠你了,在这个未知之地,也只有你能陪伴我左右了,让我们一起去经历一些事情吧!”

    收回板砖,顺手给自己施加了一个轻灵术,然后缓缓的开始朝着树林外面走去,诸葛长老的话可都是经验,轻灵术又不是很耗费灵力,所以风云无忌第一时间就用了出来,俗话说的好,听人劝吃饱饭,在这一点上,他还是蛮听话的,否则小命因此而丢掉的话,就成为笑话了。

    树林外,到处是一片片的水潭,还有一块块的黑草地,一些不知名的黑花在黑草丛中盛开着,展现着它的美丽身姿,抬眼望去,这样的地方一望无际,好像永无尽头一般,低沉的天空,使得这里倍感压抑。

    轻轻的舒了一口气,风云无忌双脚轻轻的一点地面,身体在轻灵术的作用下,缓缓升起,开始朝着一处最近的黑草地飞去。

    幸好的是这是一处还算安全的黑草地,听诸葛长老说,在这个黑草地中存在着,蛙怪伪装的黑草地,也存在着沼泽,一旦遭遇蛙怪就是一场生死战斗,一旦落入沼泽就是有十条命也去了九条。

    看着四处都一样的环境,风云无忌也不知道如何选择方向,于是直接朝着一个方向纵掠而去。

    一路之上荒芜人烟,上百的修士进入此地,竟然在半日之内没有看到一人,半日的赶路使得风云无忌,灵力都消耗过半了,不得不找到一个黑草地盘膝打坐恢复灵力。

    双手各握着一块灵力,运转法决,开始恢复灵力,一丝丝的灵气从灵石之中散发而出,顺着他的双臂流入丹田之中,加入到旋转的气旋之中,使得气旋变得浓厚起来。

    正在恢复灵力的风云无忌,并不知道危险正在悄悄逼近。

    只见离他三丈之处的水潭上,泛起了一串气泡,然后水面出现一道涟漪,紧接着一个硕大的头颅露出水面,这是一个有着一张巨口,两只拳头大小的暴突眼睛的头颅,上面布满了诡异的花纹,在身体的操纵下,头颅划破水面,缓缓的朝着风云无忌打坐之地游去,没有发出丝毫的声响。

    就在距离风云无忌,不足半丈之处,硕大的头颅停了下来,紧接着它的大口猛然一张,喷出一团褐色的毒雾,顿时足有一米方圆的毒雾团,就朝着风云无忌笼罩而去。

    当风云无忌感觉到吸入体内的不再是毫无味道的空气,而是泛着一股甜腻味道的气体时,不由的睁开了眼睛,登时映入他眼帘的就是一张硕大无比的巨口。

    这是一张足有半丈方圆的巨口,里面鲜红的肉,带着丝丝的粘液显得那么的显眼,一条足有胳膊粗的细长舌头朝着他的身体卷来。甚至能够从巨口之中看到一个足有一米粗的食道口。

    风云无忌面色大骇,此时的他,灵力不过刚刚恢复一成,灵力总共不过是平时的六成,而且正在盘膝而坐,无法立即应变,现在施展什么法术法决,都显得晚了。

    眼看着巨舌就要卷住他的身体,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只见风云无忌猛地召唤出了灵器板砖,顺势朝着巨舌一送,口念法决道:“大!”

    顿时灵器板砖由巴掌大小变得足有门板大小,挡在了他的身前,而巨舌更是把板砖给卷住了,在板砖的半腰出缠绕了几圈,猛地往回一收,就要把板砖给收入巨口之中。

    而此时的风云无忌却是趁着板砖阻挡住巨舌之际,猛地一个纵掠就和巨口拉开了距离。

    灵器板砖可是重达千斤之物,别看在风云无忌的手上轻若无物,但是它本身的重量足足有着千斤之中,要不是风云无忌已经炼化了它,估计拿起它都有些费劲,巨舌单凭缠绕之力,根本无法动摇它分毫,它就像是在那里屹立的擎天柱石一般,稳如泰山。

    “呱!”的一声巨响,巨口见一击无效,发出一声鸣叫,然后猛地从水潭之中跃出,落在了刚才风云无忌打坐的黑草丛中。

    “这不就是一只放大了十倍的蛤蟆吗!难道这就是蛙怪!”风云无忌看着露出全部身形的蛙怪,不由得嘀咕道。

    只不过这只蛙怪和蛤蟆的不同之处在于,它的身后有着一条足有半丈长的长满鳞片的尾巴,两条粗壮的后腿加上一条尾巴,使得它能够站立起来,而不像蛤蟆那样蹲伏在地上,满身诡异的花纹和蛤蟆一身癞皮疙瘩截然不同,暴突的眼睛中发出阵阵诡异的紫光,其腹部更是长满了拳头大小的毒囊疙瘩,不像蛤蟆是白色的平坦皮肤,而毒囊疙瘩长在背部。

    蛙怪好像很是吃惊风云无忌能够躲过它这致命的一击,正在用它那紫色的眼睛,上下打量着三丈外的风云无忌,要知道自从它占领了这一片水域,死在它这一击之下的修士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靠着吞噬这些修士的血肉,它成长的极快,控制的水域也由一里大小变成了现在的十里大小,这也是风云无忌一路行来毫无危险的缘由所在,因为这里只存在着它这么一只蛙怪。

    蛙怪看着风云无忌好像是在看着一份极为美味的美食,眼神中流露出极为兴奋的光芒,就连巨大的嘴角都情不自禁的流出了筷子粗细的口水,顺着嘴角流向了腹部,使得腹部的毒囊疙瘩更显怪异。

    已经有多年没有进食的蛙怪,好像在想着上次吞噬修士血肉时的那种美妙的滋味,那种实力提升的快感。

    “收!”风云无忌伸手打出一道法决,把远在三丈外的板砖召唤回来。

    顿时板砖化为巴掌大小,一个闪光就飞到了风云无忌的左手之中,其实这就是当初老血为什么让他血炼板砖的缘由所在,只需要花费极少的灵力,使用一个驱物术就能够在三丈范围内自如的控制板砖,这是其他炼化灵器方式所不具备的。

    例如大河剑宗的炼化飞剑的方式,虽然独特,但是也只能够在身周一丈范围内自如的控制飞剑攻击。

    有了板砖在手,虽然风云无忌此时的灵力只有平时的六成,但是却是信心备足,起码比起手无寸铁的和蛙怪战斗要好的多。

    “呱!”蛙怪腹部一个鼓胀,发出一声鸣叫,再次拉开了攻击的序幕。

    只见蛙怪粗壮的后腿猛地一蹬地面,足有一丈多高的身躯,猛然从地上跃起,足足有着三丈多高,目标就是三丈外的风云无忌。它身上还在滴落着水珠,这些都是刚刚从水中钻出来粘连在身上的,这些水珠如同雨点一般溅落在半空之中,让人看了煞是美丽。

    “我挡!”风云无忌灵力催动板砖,顿时板砖化为门板大小一下子就当在了他的身前,上面灵光大放,形成了一个防御。

    “嘭!”的一声,蛙怪一下子就撞击在了门板之上,发出了惊天巨响,这是属于蛙怪自己的战斗方式,曾几何时,它就是靠着撞击和周围水域的那些同类争夺地盘,一个同类在它的撞击下不死即伤,这也是蛙怪之间独有的战斗方式。

    而喷吐毒雾,舌头攻击却是蛙怪捕食的方式,一般是不用在战斗之中的,这些风云无忌都是从诸葛长老的口中得知的,这也是他为什么首先用板砖做出一个防御的缘由所在。

    “噗!”的一声,风云无忌口喷鲜血,身体被蛙怪的这一撞,就给震伤了內腑,不由的血气上涌,喉头发甜,一口鲜血没有憋住,从口中飞喷而出,直接喷在了身前的板砖之上。

    身体更是被撞出了三丈多远,“噗通!”一声,跌落在水潭之中,板砖的重量带着风云无忌飞速的在水潭之中下降。

    “好厉害!”风云无忌不由的暗呼一声,运转法决,安抚受伤的內腑,发麻的双臂,以及半截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