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十六章 大河剑宗
    其实风云无忌不知道的是,这次土灵珠吞噬各种炼器材料后,反哺给他的各种材料的精华,是修仙界难得一见的金之精,相当于现在风云无忌的身体被各种材料精华重新洗刷了一遍,并留在了身体里慢慢的改造着他,使得他的身体更加的坚固,防御力是大增,同时残留了一大部分,以后随着修为的提高还会继续强化风云无忌的肉身。

    每一次的进化,伴随着灵力反哺,风云无忌都能够上升一个小境界,风云无忌经过半年多的修炼早就快达到炼气期九层了,这次借着土灵珠的进化,一举迈入了炼气期九层,可是他的真实战力绝对远超炼气圆满期的修士,即使碰上筑基期初期的修士也有一战之力。

    因为他的灵力漩涡比起一般的弟子要大个三四倍,这就是土灵珠带给他的好处,而且他的灵根品质也在慢慢的上升,已经接近中品了,不过这些风云无忌不知道,因为进了宗门是不会有第二次测试灵根的。

    “纪师弟,你进入炼气期九层了?”大师兄紫霄一脸惊讶的说道。

    “是的,大师兄,昨日刚刚进阶,还在稳固当中,不知大师兄今日唤我来有什么事?”风云无忌在大师兄的洞府中躬身说道,他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所以丝毫没有生疏之感,毕竟这半年多大师兄数次为他解答了修炼上的困惑,虽然老血也可以,但是现在老血正在努力恢复元神,没有多余的时间教导他,况且他还要装装样子,否则无法瞒过遍地是高手的内门修士。

    “是这样的,昨日大河剑宗差人前来,说是两宗大会提前了,要我们派遣门内精英弟子参加,我思来想去,觉得还是派你和青璇师妹,关饷师弟前去,这样的话,那一粒筑基丹就能够稳拿了,也让大河剑宗知道一下我炼器宗在这片疆域的地位。”紫霄缓缓的说道。

    “既然师兄都决定了,师弟自当从命!”风云无忌听了后,顿时心中一顿,他已经近十年没有离开过炼器宗了,也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怎么样,现在修炼略有小成的他,也想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所以答应道。

    “好!青璇和关饷那里我已经知会过了,三日后你们就由诸葛长老带着前去吧!毕竟他还有些恩怨和大河剑宗的周青解决一下!”紫霄说起诸葛长老来,好像是想起了什么,嘴角不由的微弯。

    三日后,风云无忌告别了依依不舍的小白和满脸幽怨的慕容灵儿,随着诸葛长老踏上了前往大河剑宗之路。

    坐在炼器宗的飞舟之上,看着一声不响的关饷,知道他还在为被自己打败而纠结,虽然已经进入炼气圆满了,但是败在比他低一层的风云无忌手上,是他的心境受到了影响。

    紧挨着诸葛长老的是一个只有十四五岁的红衣少女,正在用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望着他,而诸葛长老则是一脸的笑容,好像是想到即将在周青面前露脸,看到周青黑青着脸不愿见他的模样一样,毕竟当年他可是争到了青璇,并收为了亲传弟子,这些年青璇也没有让他失望,已经炼气九层的修为了,更加难得的是她还有着属于自己的奇遇。

    在他的心中,三人之中要论战力,青璇自认第二,无人敢认第一,毕竟那种奇遇,即便是他到现在都眼馋不已。

    一路无话,四人经过三天时间,就来到了一条穿山而过的大河之畔,这条大河足足有着百丈之宽,湍急的河水发出震天的吼声,一条大河把数座大山一刀切断,仿佛这些河水就是从大山深处产生的一般,站在飞舟之上看着下方,风云无忌顿时觉得心旷神怡,暗叹天地造化的伟大。

    “周青!还不出来迎接!”诸葛长老好像是极为的兴奋,站在飞舟之上,对着大河就是一声大喝。

    顿时,只见河面猛地产生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随着漩涡的增大,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从里面射出一道火红色的剑气来。

    “诸葛老儿,休得张狂!今次大会,有你哭的时候!”随着火红色的剑气停留在半空之中,周青的身影也伴随着出现在了半空,他铁青着脸说道,显然诸葛长老的话揭了他的逆鳞,是他有些恼羞成怒。

    “哈哈!周青小儿!我们就拭目以待吧!大河剑宗不会连待客之道都不会吧!难道让我们在这里等待虚亦谷的开启吗?”诸葛长老呵呵一笑,对着周青冷嘲道。

    “哼!”周青冷哼一声表示不满,嘴上说道:“我大河剑宗岂是你一个小小的炼器宗长老能够妄加评论的,咱们就看虚亦谷试炼的结果,谁能笑到最后吧!”

    风云无忌打量着四周的河水,发现河水被阵法的力量排斥在外,能够看到里面游动的鱼群,穿过河水形成的幽深水洞,一行人来到了一个由数座大山组成的充满灵气的世外桃源,只见数十道的飞剑在半空之中飞翔,上面站立这摇摆不定的大河剑宗的弟子,这些都是正在练习御剑之术的大河剑宗弟子。

    各种亭台楼阁在山峰中若隐若现,透着一股缥缈之气,飞瀑流泉在半山腰上倾泻而下,溅起腾腾水雾,使得山峰更显神秘,在这里向外看去,就发现一条大河围绕着整个大河剑宗奔流不息,甚至还能看到水中的鱼儿清晰的游动。

    “好美的地方!”青璇的脸上扬起了神往的表情,情不自禁的感叹道。

    “青璇,后悔去炼器宗了吧!没关系,想来我大河剑宗,就离开炼器宗,毕竟一个女孩子总是跟一帮打铁的在一起,也不是长久之计,时间长了,都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女子了!”周青听了青璇的话,登时双目发光,开始撬墙角道。

    “呃!”青璇顿时发出惊愕之声,她没有想到自己无心的一句话,竟然引来大河剑宗周青的拉拢,要知道当年在挑选宗派的时候,他可是败在了师傅诸葛长老手下,含恨而去,现在时隔数年,再次相见,就急不可耐的挖墙脚,使得她有点难以接受,在她的心目中,修仙宗派的长老那个不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什么时候和一个炼气期的弟子这么和颜悦色了。

    “周青!不要太过分!虽然这里是大河剑宗的地盘,但是我诸葛老儿也不怕你,如果你敢撬墙角,我誓不罢休!非要大闹你大河剑宗不可!”诸葛长老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瞪着周青喝道,脸上的肌肉一阵抽动,显然是气的不轻。

    “怎么?青璇当年被你夺走,一直是我多年的憾事,看看现在她不足炼气圆满的修为,再看看她现在的衣着打扮,简直就像是烧火的少妇,那里有一点我仙家仙女的出尘脱俗,让世人膜拜的形象,要是当年跟着我走了,加入了大河剑宗,现在一个筑基期的女剑侠。”周青继续说道,同时用手一指正在半空中学习御剑之术的一位大河剑宗的女弟子说道:“你看我大河剑宗的女弟子,那种出尘脱俗,翩翩起舞,衣着艳丽,脚踏飞剑,御空而行的样子,岂是你炼器宗能够培养出来的,所以我觉得青璇还是在我大河剑宗更加的适合她,要不我们再次比过,胜者得到青璇如何?”

    “周青,你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我就知道你没憋着好屁,原来上次得到的教训不够,准备在这里找场子啊!好!我答应你!”诸葛长老好像是早就知道周青的想法似的,嘲讽道。

    “我们一言为定!”周青听了后大喜,顿时伸出手掌就要和诸葛长老击掌为誓。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诸葛长老并没有伸出手掌,而是老神在在的晃了一下头道。

    “什么条件?”

    “你我出手,难免会引起两宗的关系,不如我们就以这次虚亦谷试炼做为赌局如何?如果这次试炼,我炼器宗得胜,那么你大河剑宗就把御剑之术无偿送给我们这次参加试炼的弟子,如果你大河剑宗得胜,那么青璇就加入你大河剑宗,我诸葛老儿再免费为青璇炼制一件极品飞剑,如何?”诸葛长老好像是成竹在胸的说道。

    “好!”随着周青一声答应,两人击掌为誓。

    一道剑光从天空之中直冲而行,眨眼之间就来到了众人面前,只见一道火红色的飞剑之中,站立这一个面貌清奇,星目剑眉,薄唇方口的约十七八岁的青年,此人眼神之中自始至终带着一丝傲慢,好像天底下的人就属他最强大,甚至有着鹤立鸡群的感觉在身似的,根本就没有看风云无忌一眼,只是在青璇的身上停留了一下,就有挪移开了。

    “师傅!这就是炼器宗来参加试炼的弟子,我看炼器宗也不怎么样,就一个炼气圆满的弟子,而且还是中品灵根的资质,今年的试炼我大河剑宗岂不是又能独占鳌头了,我左帅想不出风头都不行了,论筑基之下第一人,我左帅敢当第二,谁敢当第一!”左帅对着周青躬身施礼道。

    “小帅!不得如此小看天下修士,炼器宗毕竟也曾经是一流的修仙宗门,虽然现在没落了,但是也是有着强大的底蕴的,你看这个小姑娘就是我和你常说的青璇,和你一样都是上品的火灵根,只是在炼器宗门,修为给耽误了,否则也是炼气圆满的修士了!”周青脸上一沉,训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