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十五章 斗法
    出了食堂,慕容灵儿拉着风云无忌的手,脸上满是担忧之色,眼神中有着无数的关心,嘴中却是说道:“你不该和他们起冲突的,他们都是各个长老的弟子,有的是长老的儿子,有的拜在了我爹门下,个人实力很是强大的。”

    风云无忌没有看到慕容灵儿的担忧之色,而是自顾自的说道:“不用怕他们,以我现在练气八层的修为,加上灵器板砖,练气期没几个能伤我的。”此时的他正处在兴奋之中,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终于可以和别人斗法了,自从出世一来还从来没有和人真正的正面交过手,也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如何,尤其是有了灵器板砖后,老血说他的实力在练气期应该是站在了最高峰,因为他的灵力储备比起练气圆满的修士还要多。

    “我去请我爹主持公道!”说着慕容灵儿脚下加力就转身跑了,让风云无忌想拉住她的手在虚空中停了下来,抓了个空。

    风云无忌和内门二师兄的摩擦顿时引起无数弟子的关心,有的是受过二师兄欺负的,他们希望风云无忌能为他们出一口气,有的是二师兄铁杆的小弟,他们则是幸灾乐祸的准备看风云无忌的笑话,因为基本上每年都有人被二师兄教训,今年又有人被教训,这是他们表现忠心的机会,一定不会放弃给二师兄加油助威的。

    演武场闻讯赶来的弟子和长老很多,一个新进弟子同老弟子的战斗还是有点看头的,其实这不是关键,关键的是二师兄领着的弟子大多是各个长老的亲传弟子或者是儿子,大家都是被他们邀请来的。

    当风云无忌来到了演武场后,发现大概有近百人,估计是后山上的长老和弟子大部分都来了,大家像是看傻瓜一样的看着他,风云无忌一猜就知道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无非就是来看他笑话的。

    演武场是一个足有千丈的大广场,平时是弟子们修炼和活动的地方,今天却是成了风云无忌和二师兄解决私人恩怨的地方了

    执法长老冯毅来到了演武场中央,用眼睛扫视了一下周围的人群,示意大家安静,当整个广场慢慢的变得肃静下来,他才缓缓的开口说道:“今天有弟子纪风云和宗主二弟子郎邪在演武场解决私人恩怨,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琅邪寻找了自己出战的替代人,是练气九层的关饷,由他来对决纪风云,本次争斗有三大规则:一是不得下死手,致对方一死地,否则叛输,并逐出宗门,二是可以使用灵器,但不得使用法宝,三是有一方认输,另一方不能继续进攻。好了规则如此,请两位上台吧!”

    “长老,弟子有个不请之情,望长老恩准!”风云无忌上台后,眼睛狠狠的瞥了一下台下的琅邪,对着冯毅躬身施礼说道。

    “说吧!”冯毅眼都没抬一下,他这种事情一年要处理好几次,所以有些不看好风云无忌,觉得他是自不量力,纯粹是找虐,徒增笑话。

    “我想和二师兄打个赌,至于赌注吗?就是身份令牌内的宗门贡献点,如果谁输了都把对方的宗门贡献点全部给赢的一方!”风云无忌自从板砖炼制成功后,他的宗门贡献点就消耗一空了,急于补充的他想到了这个办法,而且他想既然得罪了,就得罪个狠的,于是开口说道。

    “我和你赌了!”二师兄不等冯毅发话就急忙的说道,他在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风云无忌被虐了。在他看来这是稳赢不输的,而且还可以大大的羞辱一下风云无忌。

    “既然双方都没意见,那么这条生效,双方交上身份令牌,开始吧!”冯毅眼睛微睁的扫视了一下二人,缓缓的说道。

    风云无忌这几年修为不仅达到了练气八层,以他修炼的土灵诀,灵力的深厚程度堪比练气圆满的修士了,而且法术也修炼了不少,尤其是土系的法术更是熟练,其实他也想检验下自己的修炼成果,以及自己的战力,距离报仇有多远。

    关饷是一个练气九层的修士,距离练气圆满也是一步之遥,因为拜在了大长老的门下,整日的被琅邪吆来喝去的,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的干了。

    台上,风云无忌首先给自己使用了个风灵术,加快自己的速度,然后一个土盾术挡在自己身前,他早就知道关饷是个木灵根的修士,他的法术都偏向于木系,按照五行相克,木系是克制土系的,而且木系以灵力生生不息见长。

    而关饷也是先打了个土盾术,防御住身前,然后风灵术加快自己的行动速度。

    只见两人双手疯狂的在掐诀,一个个灵诀打入身前的地面,土刺术,在地面生成土刺,刺伤站在上面的人,缠绕术,破土而出的灵力用于缠绕敌人,使人无法动弹,巨石术,在身前形成巨石,砸向敌人,藤蔓术,身前生长出大量的藤蔓,用来拦截敌人的攻击,种种法术在两人手上施放出来,攻击着对方,并互相的抵消着,暂时谁也无法奈何的了对方。

    灵光翻动,巨响不断,两人的法术在互相的抵消着,前期两个人都在试探着对方,比拼着法术的释放速度,灵力的精纯程度,以及反应速度等。

    下面看着的人,发现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了,两个人斗了个旗鼓相当,你来我往的,打的是好不热闹。

    “师兄,我看说不准这个纪风云会赢,你看他现在毫无疲态,一切都游刃有余的样子,而且释放法术的速度在加快啊!”一个弟子和身边的师兄说道。

    “你知道什么啊!关饷是咱们这些内门弟子里面练气期第一人,灵力深厚,而且还有上品灵器没用出来,放心,那个新进来的弟子肯定赢不了。”

    下面到处都是弟子的议论声。

    而台上的风云无忌,却是在磨练着自己的法术,心中想着这个法术应该这么着用,这个掐诀的时候还能更快一点,他毫不担心自己会输,不说自己的神识监控着两人的所有法术释放,如果关饷想搞小动作,也逃不出他的神识,因为他的神识能够监控身周三丈范围,两人的距离才一丈多点。

    两人开始不停的游走,关饷发现对手的法术释放的越来越是熟练,越来越难把握方向,而且速度还在加快,自己都有些应付不过来了。

    半个时辰过去了,两个人还在法术对轰,这是在门内斗法,所以都用的是自己能控制的法术,如果是在外和敌人争斗,那么时间是宝贵的,一般都是最强手段用出来,不是你死就我亡,宗门内的斗法都距离实战是有一定差距的,而且为了表现出自己法术掌握的熟练,灵力深厚,一般都是这个打法,风云无忌观看过别的弟子之间的斗法,所以没用出大威力的法术来。

    就这样,你来我往,两人游走在演武场,尽情的展示着平生所学,看台上的长老们频频的点着头,好像是对于他们实力的认可。

    “关饷,你到底在干什么,快点解决他!”琅邪的声音从看台上传来,显然他是等不急了,黑痣上的毛因为有些着急已经竖了起来。

    听到催促自己的声音的关饷,突然向后退出几步,开始准备大威力的法术,随着一声大喝:“接我的大招-滚木术!”只见在他的法诀下,一根根直径有一米多粗由灵力形成的长条巨木,排着队的向风云无忌辗压而去。

    “哼,有本事就来吧!”风云无忌冷哼一声,冷冷的喝道,他双手飞快的掐诀,一个个的土墙术不停的释放着,在身前竖起了一道道的灵力土墙,用来阻挡滚滚而来的巨木。

    “轰”的一声,巨木碰到了土墙,在惯性和后续巨木的大力撞击下,灵力土墙光芒闪烁了几下就灵力消散,第一根的巨木灵力也开始暗淡起来,不过还是冲向了下一道灵力土墙,然后就是一阵轰轰的声音。

    释放完滚木术的关饷,一拍腰间的储物袋,顿时从里面掏出了自己的上品灵器玄元刀,飞身朝着风云无忌劈来,玄元刀散发着一米多长的灵光,带起一阵灵气旋风。

    关饷的一个斜劈,刀向着风云无忌的胳膊而去,但是关饷的一切动作都在风云无忌的神识监控之下,他大叫一声:“来的好,我等的就是你!”。

    其实风云无忌早就做了准备,右手掐诀释放着土墙术来阻挡滚来的巨木,左手在腰间一拍,拿出了自己的上品灵器板砖。

    当轰隆之声结束的时候,滚木终于被土墙给挡住了,这时的关饷的玄元刀已经来到了风云无忌的身前,距离他不足三尺,向着他的脖子而来,只见风云无忌把板砖微微举起,口中喊道“大!”,板砖变成了门板大小,挡在了身前,遮住了他整个身体。

    “嘭”的一声巨响,玄元刀砍在了门板大小的板砖上,一阵灵光闪耀,玄元刀高高弹起,带着关饷向后飞去。

    “关饷竟然被板砖弹飞了!”下面的人惊异的喊道,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见到初次建功的板砖,风云无忌立马乘胜追击,只见他把板砖猛地抛起砸向关饷,并且双手掐诀,向着关饷打出一道道的束缚术,板砖在空中越变越大,最后有一丈大小,直接朝着关饷的头顶压来,而关饷则是用刀向着板砖连着劈了十来刀。

    在看到关饷数次劈向板砖后,每一次的碰撞都会把板砖再次的击向空中,于是风云无忌又是一声大喝:“给我-重!”板砖下落的速度顿时加快。

    由于板砖是万年的玄铁心熔炼了上百种材料,坚固无比,而且被风云无忌固定了阵法,能大能小,能轻能重,所以关饷的劈砍变的基本无效。

    当巨大的门板临近关饷的头部的时候,他只能用双手托着板砖,可是激烈颤抖的双臂和双腿,告诉别人,他坚持不了多久了,于是他的眼神看向了执法长老。

    “好,斗法到此结束,纪风云胜!”执法长老在收到关饷的信号后发出了判决,如果他再不说话,关饷就会被压爬在地上,到时受的伤就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好的了。

    “这是什么灵器,这么厉害啊!”下面传来了阵阵议论声。

    “没想到,竟然是这个新入内门的弟子赢了,你我修炼的这些年都修炼到狗身上去了啊!”有弟子开始自怨自艾的说道。

    当风云无忌准备好好的羞辱一番琅邪的时候,发现整个演武场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就连他手下的小弟都不见了踪迹,估计是没脸待着这里了。

    原来是琅邪见到关饷输了后,顿时很是气愤的一甩手转身走了,他已经没有脸面在这里呆下去了。

    在斗法中取胜的风云无忌,通过赌斗赢了琅邪一万多宗门贡献点,而且隐隐成为内门练气期第一人,别的弟子对他充满了敬仰,无数受过琅邪欺负的弟子都跑来和他套近乎。

    在慕容灵儿的运作下风云无忌成为了宗主的最后一个弟子,这也使得他的地位大增,琅邪不好意思出现在内门,于是闭关去冲击金丹境了,大师兄闭关的时间比出关的日子多的多,他才刚进入金丹期不久,还需要稳固境界,于是风云无忌的日子顿时过的惬意无比。

    在内门修炼的日子除了和慕容灵儿聊天,就是修炼,外加用宗门贡献点换取在藏经阁里看书的机会,来自地球的他知道,知识是一切的基础,所以这半年来风云无忌很是忙碌,去垃圾山的惩罚没有了,可是每隔一段时间风云无忌都会去垃圾山给土灵珠装满废品的,垃圾山经过这八年多被风云无忌的拿取,已经少了三分之二。

    终于在三天前,风云无忌发现土灵珠开始了第二次进化,废品不在被进食。

    这次土灵珠的进化,倒是很快短短三天就进化完毕,然后就吐出了一股灵气,这股泛着黄光的灵气游走了正在修炼中的风云无忌全身,强化着经脉,使得经脉更加有弹性,身体更加适合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