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十二章 最毒莫过妇人心
    “哈哈!臭小子!也不知道你走的什么逆天大运,在这个危机四伏,妖兽遍地的狄凤谷竟然能够深入到这里而不死,还能得到筑基期修士的储物袋,更是能够杀了牛俊,我不得不对你刮目相看。”

    “实话告诉你们吧!我早就到这里了,你们刚才的一切都被我瞧在眼中,识相的话就把你们身上的储物袋都交出来,我说不准还能留你们一个全尸,当然柳师妹的身子我也是垂涎于久了,能够得到柳师妹也算是这次一个额外的惊喜。”侯明好像胜券在握,极为张狂的笑道。

    “侯师兄,我们把储物袋都交给你,求你放过我们吧!到时我让我爹给你一粒筑基丹,包你筑基成功,怎么样?就是想要得到我,等我爹同意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柳絮不知道心中在想什么,低垂着双目,脸上一片娇红,娇声娇气的说道。

    “哼!”风云无忌一声冷哼,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个柳絮师姐竟然这么没有骨气,刚才面对牛俊的那股劲不知去了哪里,心中不由的对她有些鄙视。

    “哈哈!好!好!好师妹!今天我就满足你的愿望,这个臭小子这么碍眼,我先解决了他,我们再成就好事!”侯明听了后,顿时开怀大笑道。

    “好啊!侯师兄,师妹我都等不及了。”柳絮娇羞的说道。

    “贱人!枉费小爷我刚才出手救你,早知你如此蛇蝎心肠,还不如让牛俊把你祸害了呢!”风云无忌听着他们两人一唱一和,顿时怒从心起,指着瘫倒在地的柳絮怒骂道。

    “主人,现在知道修仙界的残酷了吧!修仙者人人都是自私自利之辈。以后切记不要充好人,届时被反咬一口,那就太不值了。”老血的声音在风云无忌的脑海中响起。

    “老血,此事还需你出手,否则我可真的命丧于此了!”风云无忌暗暗的和老血说道。

    “主人,此事我怕是真的帮不了你了,刚刚不久前,动用元神之力斩杀了三只堪比筑基期的巨狼,已经耗尽了这些时日积攒的元神之力,无力再出手了!”老血有些郁闷的说道。

    风云无忌登时有些傻眼了,这是他始料未及的,本来他以为有着老血在,侯明根本就没有嚣张的可能,随时能够取他性命,可是现在老血无法出手,凭借他练气两层的修为,即便是灵力比起同境界的深厚,那么也不是侯明的对手,心中不免有些忐忑不安,不由的瞄了一眼地下的柳絮。

    顿时他被柳絮的变化惊呆了,只见柳絮不知怎么回事,竟然已然恢复了灵力,正在双手不停的掐着一道道玄奥的法决。

    抬眼望向侯明,发现侯明也是一脸的骇然,伸手指着柳絮,结巴的说道:“你...你竟然不惜燃烧精血,也要和我一战吗?难道你不怕,战斗过后,变成一个毫无灵力的费人吗?”

    “呵呵呵!侯明!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也想染指于我,我就是嫁给猪马牛羊,粉身碎骨,你也别想碰我一根手指头,燃烧精血怎么了,至少我燃烧了全身精血,就能够有能力击杀了你,包住我的清白。”柳絮脸色狰狞的说道,嘴角因为说话,强行燃烧精血,有着一道血丝从嘴角滑下,使得他苍白的脸上更添几分可怖。

    “好!我看你能撑几时,燃烧全身精血,你也不过是和我修为相当,况且你有伤在身,只要我能够坚持一炷香的时间,你就会全身精血尽失而亡,届时我不介意和你的尸体睡一觉!”侯明也是发了狠,阴森的脸上,有着几条肌肉不住的颤抖着,冷厉的说道。

    “千里冰封!”只见柳絮一声娇喝,顿时从她的双手之中发出一道耀眼的白光,冲天而去。

    一片片雪花突然从空中落下,周围的气温骤然下降,地面上已然开始结冰,眨眼之间,就连四周的杂草上也结满了冰凌。

    风云无忌只感到浑身一冷,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反观侯明此刻却是被冲天而起的白光给击了个正着,浑身上下被一块硕大的冰块给包裹着,一动不动,而他的手上还在捏着法决,显然是正准备释放防御的法术。

    “还不动手杀了他!”柳絮一声娇喝,然后仰天喷出一口鲜血,散落在结满冰的地面上,如同雪白的大地上开了数朵红色的花儿一般,然后仰面跌倒在地。

    风云无忌此时才知道,刚才柳絮为什么如此表现,她不过就是为了麻痹侯明,好有空余的时间来激发秘术,燃烧精血,释放出绝招来,从刚才战斗的结果来看,显然由于侯明的应对仓促,导致他被冰封在了柳絮的绝招之下。

    双手紧了紧手中的饮血刀,双脚猛地一跺地面,身体拔高而起,饮血刀高高举过头顶,双目圆睁,盯着冰封的侯明,一个力劈华山就找个侯明劈去。

    只见一道血光划过了半空,带起丝丝风声,无声无息的就把冰块一分两半,而处于两半冰块中的侯明则是从正中给一分为二,鲜血顺着冰块流了一地,红的白的绿的夹杂在一起,使人看了不由的一阵干呕。

    侯明到死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死在了一个毫不起眼的毛头小子的刀下,而且还是被分尸而死,这是对他练气八层修为的侮辱,他毫不放在眼中的风云无忌,竟然能够一刀劈开他费尽灵力都无法破开的由柳絮全身灵力凝结的冰块。

    “扶我离开这里!”柳絮虚弱的声音在风云无忌的背后响起。

    风云无忌转过身,捡起了侯明的储物袋塞入怀中,然后看着虚弱不堪,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的柳絮,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伸手扶起了她道:“我们去哪里?”

    “给我去死吧!”柳絮在风云无忌扶起她的一刹那,右手猛地发出一道巨大的灵力攻击,一道灵力形成的利剑直接穿透了风云无忌的胸膛。

    风云无忌只感觉胸口猛地一痛,不由的低头一看,顿时就见到一节灵力形成的利剑穿透了他的左胸,一股股血水顺着伤口不停的冒了出来,染湿了半边衣襟,脚步不由自主的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小兄弟,不要怨我心狠,只有杀了你,才没有人知道牛俊和侯明都是死在我的手上,我才会平安的在炼器宗修炼下去,否则的话,万一你哪一天走漏了风声,让牛俊的父亲知道了,金丹期长老的怒火是无人能够平息的,届时即便我爹冲击金丹期成功,也无法阻挡住金丹期的长老,我必死无疑,为了我能够活着,只有委屈你了,下了阎王殿,千万不要怨恨姐姐,姐姐也是迫不得已!”柳絮苍白的脸色,加上说话的语气,使人听了不由的毛骨悚然,怀疑是哪一个女鬼从阎王殿中跑出来在兴风作浪了。

    “好毒的心肠!”风云无忌不由的暗叫一声。

    他从来没有想到,柳絮会这样对他,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的身旁有着筑基期的左猛,她的绝世容颜也使得他的心不由的加快了几分,第二次见到的时候,正在奋力反抗牛俊的暴行,她的那种宁死不屈的精神,也震撼了他的内心,就在刚刚还为了拖延时间,不惜牺牲名节对侯明虚与委蛇,最后绝地反击,成为了胜利者,她的美貌和智慧是那么的出众,谁知竟然长了一副蛇蝎心肠。

    要知道,就在刚刚不足一个时辰的时间里,他风云无忌可是连续两次救了她的性命,而她却是背后下手,欲制救命恩人于死地,为的竟然是怕他走漏风声。难道她就不想一想,牛俊和侯明都是死在了他的手中,即便是金丹期长老问罪,也和她没有什么关系。

    “最毒妇人心!主人你可要记住了!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老血的声音在风云无忌的脑海之中响起。

    顿时一道血光从风云无忌的手中飞出,对着身旁的柳絮就是一阵乱舞,一道道带上血丝的血**天飞舞,散落在四周的大地上,给大地抹上了一缕缕的红线。

    眨眼之间,柳絮就被饮血刀给千刀万剐了,没有任何可以看出她本来身份的东西留下。

    从储物袋中找出一颗疗伤的丹药吞服后,风云无忌把柳絮的储物袋也收入怀中,然后手捏法决,一个土遁术,就不见了踪迹。

    三里之外,一处隐秘的地洞中,风云无忌盘膝端坐着,运作鸿蒙决,手中各自握着一块灵石,正在炼化丹药的药力,胸膛的伤口已经结痂,不再渗血。

    足足三日的时间,风云无忌才把伤口治好,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要知道这里疗伤的丹药可是从左猛的储物袋中,由老血帮忙找出来的,效果非凡。

    把三人的储物袋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风云无忌发现这次的收获颇丰,虽然差点丢掉了性命,但是收益却是无比的丰厚,尤其是左猛的储物袋,里面不仅有着练气期弟子需要学习的炼器之术,更有他的炼器心得在里面,而且灵石丹药也为数不少,还有许多的药草和炼器材料。

    牛俊的储物袋中,灵石丹药也不少,更为难得的是里面竟然也有着他父亲留给他的炼器心得,想必是他的父亲对他也寄予厚望。

    最为穷的就是侯明了,也难怪他要追着风云无忌,强抢他的药草和储物袋了,原来他是穷人一个。

    柳絮的储物袋中除了一些女孩用的衣物外,灵石丹药也不少,更是有着许多的药草和炼器材料,甚至还有雪鸡的全身羽毛在里面。

    风云无忌粗略的一算,发现这次收获的下品灵石就要三百多块,其中大多数来着左猛,丹药数瓶,基本都是疗伤的丹药,其他的若干。

    “主人,告诉你一句修仙界发家致富的铁律,那就是杀人放火金腰带!总之一个字-抢!”老血看着眉开眼笑的风云无忌,顺势教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