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二十一章 斩杀
    “老血!不帮忙,我就死给你看!”风云无忌见老血老是没有回应,顿时怒了,拖着饮血刀就冲向了一人三兽的战团。

    “这小子是真傻了!”左猛看到风云无忌拿着一把柴刀就冲了过来,心头感动之余,不由的暗暗摇头道。

    他为这个炼器宗弟子不顾生命危险也要尽力营救自己而感动,多少年了,他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这样的弟子,修仙之士,那一个不是自私自利,本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想法行事,偏偏这么个傻小子,竟然不顾三只妖兽的厉害,直愣愣的就冲了过来,要知道这三只妖兽每一只都有不弱于他的战斗力,否则他也不会如此拼命,还没有逃离此地了。

    至于为什么摇头,则是为这个傻小子不动脑筋,直冲冲的就朝着他来而摇头,这不是在送死吗?做事情不动脑子,这不就是一个愣头青吗?同时为这么一个愣头青可惜,为炼器宗即将失去这么一个富有正义感,有爱心的修士而可惜。

    此时的风云无忌可没有想那么多,他不怕暴露老血,因为他已经看出左猛的眼神有些黯淡,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毕竟刚才他可是燃烧了最后的灵力,能拖延这么久,也是尽了最后一份力,丧身狼口只是时间问题。

    “我真是服了你了!”老血久违了的声音响起。

    本来老血不想出面,一是怕暴露他的存在,二是要彻底的锻炼一下风云无忌,他只想在危急风云无忌性命的时候出现,现在被风云无忌逼得不得不现身,否则的话,这个主人必然丧身狼口。

    只见,一道血光从风云无忌的右手之中飞出,在三只巨狼身上转了一圈,就又回到了他的手上。

    闭目等死的左猛,等了好久,都没有感觉到疼痛,不由的睁眼一看,只见风云无忌正双手拄着饮血刀,气喘吁吁的大口喘着粗气,而他的四周却是一片狼藉。

    三只和他实力相当的巨狼,被大卸八块,残肢废肉的散落了一地,到处是横流的鲜血,显然,他已经脱离了危险。

    他不由的用奇怪的目光瞧向了风云无忌,心道:“这个小子不傻啊!看来是真的有实力,难道是扮猪吃老虎的主,否则这三只死的不能再死的巨狼,就连临死都没发出一声声响的巨狼是谁杀死的。”

    “噗通!”一声,左猛跌坐在地,他的伤势彻底的爆发了,他知道现在除非有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否则他必然丧身于此。

    抬起他那重如泰山的眼皮,盯着风云无忌道:“小子!你过来!”

    风云无忌此时感觉不是再继续装下去的时候了,眼前的左猛明显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于是一个箭步,就来到了左猛身前,躬身施礼道:“师叔有什么吩咐!”

    “小子,我不管你是用什么手段杀死这三只巨狼的,我只看到你刚才奋不顾身,不顾生死安危救我的份上,我在修炼路上送你一程。”说着,左猛把腰间的储物袋摘了下来,扔给了风云无忌。

    “以后,你就是我左猛的弟子,在器殿我还有几个师兄,他们会在你以后的修炼中帮助你的,储物袋中有我的身份令牌,等我死了,你就可以继承我的一切,这样将免去你数年的苦工。”

    “还有,柳絮是我大哥柳飞血的独生女儿,我大哥闭关正在突破金丹期,一旦他成功进入金丹期,那么你以后的好日子也就到了。”左猛像是又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

    “把这块玉简交给柳絮,她知道该怎么做。”说着,左猛在怀中摸出一块玉简,贴在额头片刻,就扔给了风云无忌。

    然后不等风云无忌说话,就双目一闭,身子一歪,气绝身亡了。

    “不错,这次不枉我出手一次,能够得到一个筑基期修士的储物袋,主人,你以后的修炼道路平坦了不少,至少在练气十层之前不用为修炼资源发愁了。”老血的声音在风云无忌的脑海之中响起。

    “哼!”风云无忌冷哼一声,对于老血的说法不是很认同,看着气绝身亡的左猛,不由的一阵伤感,这就是一个修士的下场,不知在什么情况下,就会死于非命,这个名义上的师父,根本就没有给他拜师的机会,也没有在他的修炼之路上为他保驾护航就驾鹤西去了。

    拿起饮血刀在地上一人三兽战斗过的地方,挑了一个比较大的坑,挖了一个人形的坑,扛起左猛就放入大坑之中,然后用土掩埋了,用大石刻了一个墓碑,树立在墓前,上书“左猛之墓,弟子纪风云立!”

    对着左猛的坟墓结结实实的磕了三个响头,心中默默的说道:“师父在上,弟子风云无忌以后定然会让炼器宗名扬天下,柳絮师姐哪里,我自会把玉简交给她,你尽管放心的去吧!”

    风云无忌捏了一个法决,把三只巨狼的尸体收入到了乾坤混元一气葫中,然后拿起饮血刀朝着谷口的方向走去。

    “哈哈!柳师妹,我等这一天已经好久了,今天你就成为我的人了,到时我那未来的丈人突破金丹期,也会承认我的存在,那么以后以我的资质,加上老丈人的相助,结丹也不是梦想,届时我们双栖双飞做一段天下人羡慕的神仙眷侣,岂不是美事一桩!”就在风云无忌走出不到三里的时候,在一颗大树旁,牛俊那让人觉得发贱的声音,从大树的后面传了过来。

    “哼!你休想!我就是死也不会从了你的!”柳絮的厉喝之声响起,但是明显带着一丝的颤音,显示内心的恐慌。

    “哈哈哈!”牛俊一阵狂笑,指着瘫倒地上的柳絮道:“柳师妹,你还真是脑袋都长到胸上了,怎么也不动脑子想一想,我牛俊为什么敢这么做,其一我的父亲也是金丹期的长老,只要我不是犯下太大的罪过,宗主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其二在这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狄凤谷,我就是真的把你怎么了,也没有人知道,所以,柳师妹!我劝你还是乖乖的从了我吧!牛师兄还是很温柔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牛俊实在是得意非凡,放松了警惕,还是这个狄凤谷的白雾阻碍了他的探查,当风云无忌欺身到他背后的时候,他还犹自未觉,正在脱去他那长衫,露出如同骨排一样的上身,正准备欺身而上。

    风云无忌平生最为痛恨的就是欺男霸女的纨绔子弟,这个牛俊实在是符合这个条件了,在炼器宗,他的父亲是高高在上的金丹期长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有着这个保护伞,他在炼器宗可谓是可以为所欲为,加上现在他的举动,还让风云无忌碰到了恰好,不由的握紧了手中的饮血刀,准备一刀结果这个炼器宗的祸害。

    “啊!不要!”瘫倒在地的柳絮正好能够看到风云无忌那把散发着血光的饮血刀,砍向牛俊的脖颈,于是本能的发出一声尖叫。

    “女人说不要,就是要的意思,这个我懂!”牛俊的气焰被柳絮的一声惊呼撩拨到了极点,竟然不知道危险已经临身,一个纵越就扑向了地上的柳絮。

    “噗!”的一声,一颗硕大的人头就从牛俊的肩膀之上掉落,被饮血刀带出了一米多远,一道血泉从他的胸腔之中喷出,足足有着一米多远。

    而牛俊到死也不知道死在了谁的手中,脸上还犹自挂着得意的笑容,剩下的半截身体落在了柳絮的身上,把她那身鹅黄色的衣裳给弄的血迹斑斑。

    看着风云无忌一脸淡定的面容,以及已经脑袋搬家的牛俊,柳絮不由的惊恐的说道:“你竟然真的把他给杀了,你可知道他的父亲是谁?”

    风云无忌心中暗自对这个未来的师姐腹诽不已,都变成人家案板上的肉了,竟然还瞻前顾后,犹豫不决,怪不得牛俊能够得逞,看来和她的性格有着太大的关系。

    “师姐,套用牛俊的一句话,在这个狄凤谷,牛俊如何死的,只有你我知道,只要你我不说,谁能知道他是死在我的手中,况且即便有人说是我杀的,以我现在的修为,怎么能够杀死练气圆满的牛俊呢?所以,师姐你不用担心,反倒是你现在的状况不好,我们还是抓紧时间找地疗伤吧!”风云无忌看着地上瘫软的柳絮,一眼就看出她是灵力使用过度,导致无力反抗牛俊的暴行。说着就走到牛俊的身旁,把他的储物袋收入怀中,这也是一笔财富,想必金丹期长老的儿子,身家定然不菲,这个不能放过。

    “好大胆!柳师妹,你竟然牺牲色相,和这位炼器宗弟子合力谋害二师兄,我这就杀了你们,为二师兄报仇!”侯明突然从一片草丛之中跳了出来,大喝道。

    “完了!这下全完了!”柳絮看到侯明现身,顿时就知道这次的事情不可能隐瞒的住了,她一个灵力耗尽之人,根本就无法对抗练气八层的侯明,而眼前的这个少年不过是仗着手中的刀子锋利,趁人不备才杀了练气圆满的牛俊,人家侯明一个手就能干翻他这样的十几个,于是不由的娇呼道。

    也不知道这个侯明到底躲在这里多久了,风云无忌不由的把手中的刀握了握,盯着侯明道:“我们还真是冤家路窄,上次你想抢我的药草,这次不知道你要抢什么?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是不是太对不起你的本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