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十章 夜归
    “难道是风云家的人,没有幸免以难,知道机关密室,回来取东西,这个密室,就是我都不知道啊。”看到黑衣人开密室,风云无忌不禁心中猜想道。

    “还是跟上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吧!”风云无忌艺高人胆大,认为自己是修仙者,黑衣人一看就是连先天武者都没达到的一般高手,于是下定决心跟上去一探究竟。

    他闪身进入书房,朝着密室走去,密室内发出“哈…哈…哈!”的狂笑声,在这个漆黑的夜里,给人一种阴森可怖的感觉。

    密室中,小黑一手拿着火折子,一手在不停的把箱子里的珠宝金银首饰往身前地上的包袱中放,嘴里还不时发出满足的“呵..呵..呵!”声。

    走进密室看到黑衣人正在干的事情,风云无忌当即气不打一处,怒火填膺,从而双目发红,面色微赤,呼吸都有些急促了,只见他双手飞快的掐起了法诀,对着小黑用了个束缚术,顿时一道黄光射向小黑,小黑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于是毫无所觉的就中招了,黄光射中后,小黑身体当即就不能动弹了,如同被使用了定身法,定住了身形,手中还刚刚拿起一把珠宝。

    “好汉爷饶命啊!我就是来偷点财宝,我不是风云家的人,你就绕了我这个贱命吧!”小黑当即是给吓坏了,他没见到人,却突然就不能动了,于是有些惊慌失措的呼喊道。

    “你老实交代,你怎么会知道这有个密室的,而且还知道如何开启,就是常年做贼的也不一定知道,如果你不说实话,有你好受的!”

    风云无忌紧紧的追问道,声调不由自主的拔高了很多。

    “大爷,我确实是个小偷!”小黑可不敢把自己的事情说出来,万一是风云家的仇家的话,性命就不保了。

    “哼!你享受过人皮从身上活活扒下来的滋味吗?你享受过用钢针一点一点从你手指中穿过的滋味吗?你还享受过生生饿死的滋味吗?如果你不想一一享受的话,那么就一五一十的把你知道的说出来。”风云无忌变声为低沉的声音冷冷的道,威胁着黑衣人,他压根就不信黑衣人说的那一套。

    “好的,我说!我说!”小黑被风云无忌说的话吓住了,转念一想,准备老实交代道,在他看来,他只是风云家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估计没有什么性命之忧只要交代出来,而且风云家已经灭门了,大小姐估计自身都难保了,要不也不会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不安葬,就自己逃命而去,这一会儿的功夫他的脑袋里想了很多。

    “说吧,如果属实,我会饶你性命的!”风云无忌又催促道。

    于是小黑把自己的身份,以及大小姐没死等等所有的事情,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的全部说了出来。

    “你是我大姐身边的小黑,我大姐竟然没死,那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吗?”风云无忌听到自己的大姐风云无惜没死,于是禁不住用原声问了出来,想起自己的大姐是众多姐弟中最疼自己的,不由得暗自庆幸。

    “你是……你是大少爷?”小黑记得风云无忌的声音,而且刚才风云无忌叫大小姐为大姐,当天自己检查尸体的时候,那可是独独没有大少爷的,看来大少爷是逃了一难,想到这的小黑,以不确定的口吻道。

    风云无忌知道了小黑的身份后,于是双手掐诀,打出一道灵光,解除了束缚术。

    能够活动的小黑,回头看到一个一米二三的少年,常年地底生活捂得发白的脸上,一双明亮漆黑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自己,坚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冷峻的面容,一身带着数十个补丁的粗糙麻衣,在火折子的照耀下,分外的清晰。

    “少爷,你受苦了,既然少爷回来了,那么这些金银珠宝就归少爷安排吧!”小黑回到了奴仆的角色,低头说道。

    “好吧,这些东西,我给你留下一箱,其他的我都带走了,我要去寻找大姐,有钱好办事,你拿上钱去他乡做点小买卖吧,也不枉你跟了大姐一场!”风云无忌想了一下,觉得也不能亏待了小黑,没有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么多的消息,于是感叹一声道。

    说完,右手一挥,只见地上的箱子就不见了,只留下最外面的一箱,现在的风云无忌对于土灵珠储物空间的应用已经得心应手,只要心念一动就行了。

    见到少爷的这种从未见过的神仙手段,小黑是惊讶不已,心脏砰砰巨跳,他早就听说少爷有修仙的潜质,能够修仙,没想到仙家的手段如此的高明,看不到少爷身上有任何能够装下一间屋子大小的宝贝。

    “少爷,我估计大小姐会去京城,到贺老爷家里,因为她走的时候说过,你可以去那里看看”。小黑抬头看了风云无忌一眼,发现他双目呆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于是出声提醒道

    “恩,我去给父母上柱香就走,你也早点离开吧,免得夜长梦多!”回过神来的风云无忌随口说道,脸上不由的有些落寞,他回想起自己在这个院子生活的点点滴滴。

    站在大坟前的风云无忌,想哭,可是喉咙就像是被人用力的掐着,哭不出声来,眼泪在眼圈里打着转,却是一滴也掉不下来,心如被人用刀子不停的捅来捅去般的难受。

    “父亲,母亲,爷爷,姐姐,弟弟,姨娘,我风云无忌回来看你们了,分别仅仅一年,我们就人世相隔,也不知道你们在那边过的好不好,我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大姐风云无惜,她没死,不过下落不明,下次我再来的时候一定把她给你们带来,到时我们姐弟俩一起来看你们,如果你们泉下有知,就预祝我早点找到灭门的仇人,给你们报仇,到时我一定带着他们的人头来祭奠你们,但是今天,恕孩儿不孝,没有准备祭品和香烛,因为怕还有仇家逗留,发现火光追踪过来,从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等我学好本事,我一定重新给你们风光大葬!”风云无忌在心里默默的说着话,双拳紧攥,身体僵直,体内的灵力都有些控制不住,数次想要冒出,都被他压了回去。

    这时小黑已经收拾妥当,身后背了一个巨大的包裹,步履蹒跚的缓缓来到了大坟前。

    “老爷,请恕小黑不能再伺候风云家了,我走了,可能这辈子也不会回来了,就让我在这给你们磕三个响头吧!”说完,小黑放下包袱,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小黑,就这样吧,咱们走吧!”风云无忌有些落寞道,刚刚返回人世,就遭到了如此巨大的心灵创伤。

    “是,少爷!”

    于是风云无忌和小黑趁夜离开了风云家,离开了风云镇。

    在镇外的一个岔路口。

    “少爷,保重啊!”小黑都流下了眼泪,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

    “你也珍重吧!”风云无忌也硬了硬心肠说道。

    于是两道身影向着各自的方向慢慢的消失了。

    独自踏上征程的风云无忌,其实也没有什么计划,不过还是要到京城一探究竟的。

    路上是寂寞的,尤其是独自赶路的时候,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虽然可以和老血交流,可是老血的知识都是几千年前的了,谁知道在现在还好用不。

    手里有钱就是好办事,在路经一小镇的时候,风云无忌买了一辆马车,又换了身衣服,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穿上新衣服的风云无忌,浑身上下洋溢着一股钟灵清秀之气,像是一个出门游玩的大家少爷,就是缺少一个赶车的奴仆。

    三天后,风云无忌来到了京城,到了京城,风云无忌才知道原来风云镇离着京城仅仅只有五百里,如果骑着快马半天就到了。

    见过前世的繁华,对于京城的繁华,风云无忌并不感到新奇,找人打问了柱国将军贺兰章的住址,就赶着马车找了客栈休息,准备晚上行动。

    二更天刚过,只见从这家客栈的后院一间房子里,冲出一道黑影,转眼之见就不见了踪影,不用说这就是风云无忌,黑衣是在路上买的,有好几套,都在空间放着。

    按照白天路人的指点,一路潜行,很快就到了一座占地有近百亩的府邸门前,门上匾上书写着“贺府”二字,想来这就是柱国将军贺兰章的将军府了。

    转到侧边,飞身上了高墙。

    “老血,暗哨什么的交给你了。”

    “放心吧,主人,以我的神识区区一个将军府,都在我的监视之下!”嗜血老祖感觉自己被大材小用了,有些自傲的回应道。

    “老血,赶紧找出贺兰章的位置,咱们直接找他,问问他知不道大姐的下落。”进入贺府的风云无忌如同睁眼瞎,被上千间的房子迷花了眼,不知如何下手,幸好有着老血在,于是赶紧的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