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五章 矿洞修炼
    “小姐,小的……都搜遍了,除了家主和老爷子还有大少爷,风云家没有一个活着的了,共三百一十七口。小姐你说……怎么办吧?”回到家主门前的小黑对着坐在堂前的正在发呆的风云无惜,神情有些惊恐的说道。

    风云无惜迅速的整理思路,现在应该怎么办,是赶紧的找到父亲,还是处理家中的尸体啊?还有就是父亲,爷爷和弟弟在哪啊?

    突然,风云无惜想到一个地方,那是风云家的密室,她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见到自己的父亲从那里进出的,想到这的风云无惜立马向书房走去,因为密室就在书房,说不准父亲他们躲在了密室。

    小黑跟着风云无惜来到了书房,风云无惜按照她原来看到的父亲开机关的手法,把靠着墙壁的书架上的花瓶向右拧了一圈,只听“咔…咔…咔…”几声响动,书架向两边分开,露出一个黝黑的一人大小的洞口,小黑把随身的火折子轻轻一摇,顿时一道火光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把火折子举在身前他首先进入,沿着台阶缓缓而下,到了底部看到有两个密室的门是开着的,一股血腥味顿时从内扑面而来。

    用火折子点亮墙壁上的油灯,于是整个密室亮如白昼,只见一个密室内有着两具尸身,从衣着看,应该是家主风云恒和老家主二人,并没有大少爷风云无忌,

    密室内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而另一个密室却是放满了东西,几个大箱子,大开着,在火折子的照亮下,只见里面都是金锭和珍珠玛瑙等值钱的物件,小黑顿时有了一种把风云无惜杀掉,独吞财宝的想法。

    见到父亲和爷爷尸身的风云无惜并没有悲伤,她已经有心理准备,她开始想后路了,想以后怎么生活下去了,她自己一个柔弱女子,毫无半点手段,该怎么办呢?

    “小黑,这些东西都送给你了,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我要你把他们都好好的安葬了,丫鬟和仆役能通知家人的都通知家人,银钱多给点,丧葬完了剩下的都是你的,我要走了!”想到灭自己家族的人,如果知道自己没死,那么一定会来杀自己的,当前之际应该自己先设法逃走,去学本领和找到弟弟,日后查出凶手为风云家报仇雪恨,风云家的后事只能交给小黑了,拿定主意的风云无惜于是对小黑说道。

    “好吧,小姐!趁现在没人发现,你先走吧,风云家的事我会处理的,即使仇家找到我,估计也不会把我怎么样的,毕竟我只是个小斯,没什么价值。”

    能够名正言顺的接受风云家的财富,就没必要造杀孽,再说了大少爷不是没找到啊,万一哪天大少爷回来,就不好收场了,想到这的小黑,立马给风云无惜出主意,并答应会给风云家的人厚葬的。

    风云无惜突逢家族巨变,出了密室回房收拾了些金银细软包成包裹,换下衣服找了个下人穿的衣服换上,从后门偷偷溜走,向着京城的方向而去,在她想来,还是先到贺兰章那里躲躲的好,顺便打听下仇家是谁,再找找弟弟风云无忌,毕竟风云家就剩下他们两个了。

    省去风云无惜暂且不说,小黑在密室里把风云恒和老爷子的尸体抗了出来,放在书房,把密室关掉,然后就朝镇上走去,他准备通知乡邻及官府,一同来处理风云家的事。

    “兄弟,你知道吗?风云家被灭门了,全家三百余口,全部被人割了头颅,那个惨啊!你说风云家在镇上那是出了名的大善人,怎么会被灭门了,真是造孽啊!”

    “就是,就是!不过,兄弟!话不能乱说,以防隔墙有耳,到时你我的项上人头也不保啊!”

    “有理,有理!你我只管做自己的事就好。”

    街上的人得到小黑传的消息,一些胆子大点的人进风云家看了后,在外一传,整个小镇沸腾了,到处是议论声。

    “我那倒霉的孩子啊!不就是在风云家打个工,当个丫鬟吗?怎么把命给搭进去了,而且还得不到个全尸啊!”

    几家欢喜几家愁,自己孩子在风云家打工的人家,哭天喊地的来到风云家认领尸体,自有乡绅官府组织认领,小黑在报完信也失了踪影,小黑也怕仇家还没走,自己被发现小命不保,等风声过了,再来把金银财宝弄走,至于风云家的尸体,估计自有官家进行处理,毕竟老爷子那是曾经的柱国将军。

    风云家门口挤满了人,不是看热闹的就是闻讯来认领尸体的。

    “兄弟,你看风云家这才多少年,就被灭了,也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真是惨啊!一个也没逃出来,我看还是赶紧的给贺将军报信吧。想当初风云家对我家那是没得说,你家的马借我,我去京城贺府报信,怎么样,给句痛快话!”有受过风云家恩惠的人向好友说道。

    “你我兄弟客气什么,马上去骑吧,在哪你也知道,我一会儿进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另一个汉子回答道。

    处在矿洞中的风云无忌对外面发生的事情却是毫不知情,一觉醒来的他,对于自己在修炼中睡着了,是暗恨不已,吃了点食物,继续盘膝坐好,双手掐诀,开始吐纳。

    随着他的吐纳,身体中的珠子又一次的从丹田位置浮出,这次它悬停在丹田处,好像终于积攒够了能量,猛地发出一道黄光,把风云无忌笼罩在内,黄光随着风云无忌的呼吸在一明一暗,好像这个珠子也在呼吸当中。

    空气中的灵气随着珠子的一明一暗,都朝着风云无忌汇集而来,如果能看的到的话,就会发现灵气不光从空气中向风云无忌集聚,地下的岩石中也透出阵阵灵气,汇聚向正在的散发光芒的珠子。

    而风云无忌也开始感觉到自己四周的变化,他感觉自己像是开了天眼,身周一尺之内,充满了闪烁着点点亮光的光点,这些光点不停的飞舞着朝着自己的身体汇聚而来,在自己的丹田部位有一个花生豆大的黄色光斑,异常的显眼,光点在黄斑处产生了一个光点组成的漩涡,那些朝自己涌来的光点都被漩涡所吞噬,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进入了自己的身体。

    其实风云无忌能够看到这些,全是珠子的功劳,昨晚珠子扫描完他的身体,发出的黄光彻底的对他的身体进行了改造,使得他具有了修仙的潜质灵根,并帮他开启了神识,这是要达到筑基期才会产生的能力,风云无忌因为有这个珠子,在刚接触修炼就产生了,这对他以后的修炼有着深远的影响,而这些风云无忌并不知道,他只是觉得自己开窍了,而且自己好像是天赋异禀,才修炼了三次就感应到灵气了,而且灵气还能进入身体之中,被身体吸收。

    矿洞内的灵石早已经枯竭了,这些灵气只是残留的,如果再过一段时间就会自动的消散掉,那时风云无忌如果再来这里修炼的话,是不会有效果的,可谓是风云无忌赶上了灵石矿破灭灵气消散前的末班车。

    珠子在疯狂的吸收着空气中以及岩石的中的灵气,可是就仿佛是吃不饱的饕餮,一个时辰过去了,风云无忌的神识中空气中的灵气光点都被那个珠子的漩涡给吸食了个干净,他再也感觉不到闪闪的光点,他也看清了丹田处那个泛着黄光的是个花生豆大小的珠子,因为原本朝上旋转的的漩涡,现在朝下了,把珠子显露出来了,地下的光点还在持续的涌出,并被珠子吸食。

    而被黄光所包围的风云无忌并不知道,他的身体在一点一点的下沉,身体融入了岩石中,就像是他们本身就是一体的一样,岩石对他没有半点的阻碍,身体不断的下沉,风云无忌没有感觉到半点的不适,照样在吐纳着,神识在看着珠子把大量的灵气吸入,自己只能得到可怜的一点。灵气形成的光点进入身体就不见了,再也扑捉不到了。

    时间慢慢的过去了,终于在一个散发着明亮光芒的空间顶部,有一个尖尖的裹着华丽衣服的屁股露了出来,接着是身体,然后是头,当风云无忌的全身都暴露在这个空间的时候,在风云无忌的神识中,他发现了更多的灵气光点,争前恐后的向他涌来,而且珠子上的漩涡还在不停的旋转着,而且越来越大。风云无忌的身体在做着自由落体运动,但是这一切他并不知道。

    “哎呦!”风云无忌发出一声惨叫,并从修炼状态中疼醒过来,珠子停止旋转又一次的进入了风云无忌的身体。

    揉揉自己的屁股,风云无忌睁开眼睛,他被亮光刺得睁不开眼睛,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看到自己的周围变了模样,饶是有着前世的经历,风云无忌也傻了,这是哪儿?这是怎么一会儿事?心中想到:我不就是打个坐,修炼下吐纳术,顺便感应下灵气,至于跟我这么玩啊!

    不过前世的经历磨练还是有效果的,既然改变不了什么,那么就试着去享受它吧,调整好心情的风云无忌,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