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四章 惨祸
    翌日,天边刚刚透出一道亮光,风云无忌就随着家将开始向着灵石矿进发,二人两匹马驰向大山,一路无话,两个时辰后,风云无忌二人来到了风云家的灵石矿洞前,吩咐随身的护卫返家,然后带着一大桶的水和三天的干粮进入了矿洞。

    矿洞负责人在头前领路,背着风云无忌的食物和水,在黑暗的矿洞中,洞顶上镶嵌着随处可见的发光的萤石,使得人能够看到脚下路面及四周,沿着独有的记号行走,不至于迷失方向,矿洞一直斜向下延伸着,足足走了半个时辰,前面都听到了挖矿的声音,风云无忌才知道终于到底了。

    “大黑,老江,你们几个过来,见过大少爷,大少爷要在此修炼,给你们放五天假,都回家和家人团聚吧,银钱不少你们的,出洞后找王管事去领取,顺便再通知下其他几个洞的弟兄!”矿洞的负责人梁博来到洞底对正在干活的十几个人说道。

    听了梁博的话,顿时十几个人都抬起了头,一脸兴奋的互相对望了一眼,撒开脚丫子就朝着洞外飞奔而去,转眼之间,此地就只剩下风云无忌和梁博二人了。

    “少爷,这是咱们矿洞的分布图,你拿着,别迷路,你修炼完,就自己走出来吧,少爷修炼,我们当下人的不能跟着!”梁博给了风云无忌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线,不过静下心来都能看懂的矿洞路线分布图。

    接过地图,还有梁博给他背着的水和食物,风云无忌摆了摆手就打发他走了。

    有过前世经验的风云无忌,并不害怕黑暗和孤独,前世的他被困山洞半月之久,靠着苔藓和雨水愣是等到了救援队的到来。

    收拾心情,风云无忌打算在这里修炼三天,因此带着三天的食物和水,盘膝坐好的风云无忌,又一次进入感应灵气的修炼中。

    吴供奉上午是跟着风云无忌进的灵石矿,他要看看灵石矿还有多少的储量,一路上神识扫过,在神识的感应中已经感应不到灵石的灵力散发了,和五年前想比,这已经是个废矿了。

    “看来风云家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不过这么多年开采风云家里一定还有存货,一定想办法把它搞到手,至于风云无忌就让他自生自灭吧,给他的修炼功法那在大河剑宗也都是大路货,一个块灵石十来本,至于风云无忌本身又不能修炼,将来也不怕他报复。”在矿洞转了一圈的吴供奉这样想到,以他的手段,风云家是发现不了他的行踪的。

    回到风云家的吴供奉,并不知道,在他走后风云无忌因为一个意外,十数年后再见时,修为已经比他高了,他错过了一个修炼天才。使得他终生悔恨不已。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天空下着蒙蒙细雨,远处的闪电偶尔会照亮整个天空,阵阵沉闷的雷声使得整个风云镇的人,都感觉到这场雨将会下上一整夜。

    远方出现了几个身着黑衣的修仙者,身罩黑云,脚踏飞剑飞入了风云家,半个时辰后扬长而去,又过了一个时辰,一道剑光从风云家飞出,向着相反的方向而去。

    雨还在下着,风云家一片黑暗,就是狗吠声都没有,透着一股死寂,深处矿洞底部的风云无忌并不知道,风云家发生了大变故,全家上下三百余口,全部被杀了,期间连一点的打斗声都没有传出来。

    “呼…..吸…..呼…..吸……”一直在按照修仙功法里面记载的练气术进行着吐纳修炼的风云无忌,终于在静坐了几个时辰后,身体一歪躺倒在地,原来是睡着了。

    此时的他并不知道,改变他命运的时刻来临了,一个泛着黄光的花生豆大小的珠子从他的丹田部位漂浮出来,吸收着洞中残留的灵气,一会儿后,像是吃饱了,不再吸收,却放出一道豪光,从上到下的对风云无忌进行扫描,扫了全身后,就又射出一道黄光直奔风云无忌的额头,做完这些的珠子,好像完成了使命,又一次的沉入风云无忌的身体中。

    这时的风云无忌竟然翻了个身,而且还发出微微的鼾声。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太阳像是刚刚睡醒似的,把自己的目光看向自己能够看到的每一个角落,这也包括风云家,但是今天的风云家很是奇怪,以往的风云家,那是镇子里起的最早的,因为即使主人没起,但是奴役和丫鬟却要起很早,院里院外的打扫,准备主人的早餐等等,练武的风云家的人在演武场,也会发出阵阵呼喝声。

    但是,今天的风云家,大门紧闭,里面没有一点的声音传出来,直到街上传来喧闹声,镇子上的人们开始忙活自己的生计的时候,风云家还是哪个样子。

    一辆马车停在了风云家的门口,小斯打扮的一个二十上下的青年,身着黑色麻布衣服,胸口绣着风云二字,头戴奴仆的帽子,让人一看就是风云家的奴仆,从车上轻轻一跃,就跳了下来。

    “这帮杀才,太阳都晒到屁股了,怎么还不开门啊!等我进去一定教训教训他们,让他们长长规矩!”仗着是风云家大小姐的贴身奴才,小黑自觉得高别的仆役一头,说话也是硬气。

    “小姐,你下车吧,我这就去叫门!”小黑对着车门说道,并转身去推风云家的门。

    “咦!”小黑发出惊疑之声,因为刚才他推了一下,竟然推不开。

    小黑感觉自己很没面子,好歹也跟着老爷练过几年的武功,要不也不会派他保护大小姐,于是暗暗运劲,吸气呐声,双腿微弯,浑身用力,只听“咔”的一声,里面的门栓被他用力给生生弄断了,同时小黑也感觉到风云家中有点不对劲,因为太安静了,于是停在门口不敢进去。

    “小姐,家里好像是有点不对劲,怎么这么的静啊!”感到有点害怕的小黑,目光看向了大小姐,像是在向大小姐求救,希望两个人一起进去,有伴的话,他的胆量也就大点,不会感觉害怕,这是人之常情。

    话说这位大小姐到底是谁啊?他就是风云无忌的同父异母的姐姐,是风云恒的第一个孩子,名叫风云无惜,今年已经十五岁了,平时喜欢四处游玩访友,很少在家,这次是去隔壁镇上找自己的闺中蜜友玩,已经有半月没回家了,今天刚回来。

    来到门前和小黑一起进去风云家的风云无惜,见到了一副修罗场,顿时花容失色,并开始蹲在地上呕吐不已。

    就是见惯了生死的小黑也感到阵阵头皮发麻,根根黑发倒竖,你道为什么,如果你进去看到这个场景也会双腿发软,有被吓尿的可能。

    只见院子里血流成河,丫鬟和仆役每个人都是没了头颅,血在脖子上已经干了,泛着黑光,但是血却流的满地都是,看他们倒下的姿势,就知道他们生前没有进行任何的反抗,整个大院由于昨夜的细雨,使得变成了一个充满血水的池塘。

    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的风云无惜,疯了一样的冲向后院,丝毫不顾血水溅在她那上百两银子做的衣袍上,因为她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亲,小黑也紧紧的跟着她,脚上沾满了已经变得粘稠的鲜血,留下了一个个鲜红泛着黑光的脚印。

    一路之上看到更多的仆役和丫鬟的身体,都是头颅没有了,身前一大片的血迹,顾不得血染到衣服上的风云无惜,装若疯子一样,头也不回,口中低声念着:“父亲…母亲…”

    后院的院子里也有着大量的丫鬟和仆役的尸身,形状和前院的一样。

    风云家主的卧房门被风云无惜一把的推开,跑了进来,房间还是和原来一样,没有太大的变化,卧室内没有父亲的身影,于是风云无惜冲到了床前,这在以前,她是不会这么莽撞的。

    风云无惜看到一个赤身的妇人的身体,照样没有头颅,从身形上看,她知道这是自己的母亲,血流了满床,甚至流到了地下。

    风云无惜当场就傻掉了,如同失了魂魄,双眼流出了眼泪,想大声的哭喊,可如同被人掐住了咽喉,哭不出声来。

    小黑不敢进家主的房间,站在了门外,回想一路上看到的尸体,心想:万幸啊!自己和小姐好像是躲过了一劫,要不地上的尸体就有一个是他自己的啊!

    “小姐,怎么样,看到家主了没有啊?”小黑看到风云无惜站在窗前没有反应,不禁的出声询问。

    听到声音的风云无惜却毫无反应,她已经被眼前发生的事情吓住了。

    “小姐,怎么样……啊?你倒是…说话啊?”见风云无惜没有答话的小黑不禁再次问道,心中却是害怕不已,声音都发颤了。

    “小黑,你四处看看,还有没有幸存着,再找找家主和老爷子,我一会儿就来。”过了一会儿后,从悲伤中恢复过来的风云无惜,终于听到了小黑的声音,于是吩咐道,不愧是风云家的人,神经就是强,恢复过来一点的风云无惜,开始理智的处理起问题,她把自己母亲的衣服给她穿上,不能让人看到她裸着的身体。

    得到命令的小黑开始穿梭在各个后院,见到的都是尸体,没有一个活物,就连看门的几条狗都没能幸免。马厩的马,鸡笼的鸡都死了,不过倒是给留了个全尸。

    小黑在暗暗地盘点着人数,最后发现除了家主和老爷子还有风云无忌的尸体没找到,别的都有,像二小姐,三小姐,五小姐,二少爷,三少爷……,就连家主新纳的几个姨太太都没幸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