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许仙的幸福生活 > 第二七一章结仇
    虽然用水凝成的身体巨大,但上面只是附着了一丝巫支祁的神念,实力顶多也就是悟真境,那里是早就成了轮回境的白素贞的对手?只一剑,巨大的化身就被白素贞破去,不止巨大的化身,就连依附在华身上的那丝元神也被白素贞彻底灭去。

    之所以白素贞一出手就有如此威力,主要还是她手中的宝剑厉害,那可是龙泉剑,一代人皇炼制的三把宝剑之一,威力巨大,别说只是一丝元神,就是此时的巫支祁出来,被龙泉宝剑斩上一剑,也要身受重伤。

    “啊……你竟然灭了我的一丝元神?你究竟是谁?你手中的宝剑是什么法宝?我怎么没见过?”巫支祁怪叫连连,好像抓狂了一般,整座桐柏山都好似在微微的震动。

    许仙暗自发笑,这把宝剑巫支祁当然没有见过,他在大禹王的时代就被封印了,而龙泉剑是秦始皇炼制的,中间差着很大一截时间呢,他当然不知道,其实,从大禹治水之后,后面又出了很多厉害的练气士,实力决不在大禹王之下,秦始皇当年一统九州六国,重新重新统一了九州世界,而且他统一的九州世界可要比大禹王时代面积大得多,代表的民意当然要强大得多,于是秦始皇收集天下五金之精,炼制了十二铜人和三把宝剑,这三把宝剑其中一把就是龙泉剑,可以想见,这柄龙泉剑的威力究竟有多强。

    许仙呵呵一笑道:“巫支祁,我看你被封印了千万年,脑子都生锈了吧,你以为如今的天下还如当年一般?如今的天下,能治你的人众多,只要你敢乱来,绝对会被人轰杀的渣都不剩。”

    许仙说这样的话也是有根据的,因为这个世界和他原本想象的仙佛世界并不一样,人间界并没有表面看起来的这么简单,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间界竟然有了守护者,而且每一个守护者的实力绝不会弱于巫支祁,想要轰杀巫支祁,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作为上古被封印的水妖,他当然不会知道,而且人间守护者很少出手,但每次出手,都会直接击败甚至轰杀对方,所以许仙知道,即使巫支祁突破封印,也不可能真的能造成多大的危害,不然的话,绝对会惹得人间守护者出手。

    “小子,你竟然敢如此和我说话?等老子破开封印出去,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你,还有这个小娘子,竟敢斩杀我的一丝元神,让我元神有所亏欠,影响我以后恢复纯阳境的实力,我一定会把你抓起来,好好享用一番,你们给我等着。”巫支祁哇哇怪叫,原本许仙也不想怎么管他,可是他却那白素贞说事,顿时热闹了许仙。

    “嘿嘿嘿,不过一直死猴子罢了,竟然还敢打我家娘子的主意,也用不着你出来了,我一定会在你出来之前,把你直接炼死,你也给我等着。”白素贞的脸色很不好看,不管是谁,让人如此侮辱,都不可能高兴起来,听到许仙如此维护她,她心头的怒气才慢慢散去。

    “小子,不要光说大话,有本事你就过来炼死老子。”巫支祁哇哇怪叫,应该是被许仙气的,此时的许仙不过是人仙境,哪怕是巫支祁站在那里不动,任由许仙施为,也不可能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但有些时候,自身的实力虽然重要,但却有方法把自身的实力放大千百倍,甚至是千万倍,这个方法就是阵法。

    许仙从修道开始就一直研究阵法,不但得到了玄武一族的传承,到现在更是得到了全部四圣兽的传承,四圣兽是什么样的存在,那可是镇压鸿蒙世界的存在,实力强横,四圣兽镇压四方,就隐隐的形成了一座巨阵,四象圣阵,镇压诸天万界,是诸天万界平稳运行。

    此时许仙更是得到了天符宝录,再配合他得到的其他传承,早就是阵法大宗师的水平了。

    “嘿嘿嘿,我当然不会让你失望的,娘子,你帮我布下一些阵旗,我就用阵法活活炼死这只猴子,哼,敢羞辱我家娘子,就是天王老子我也要把他打入九幽地狱。”许仙恶狠狠的道。

    听到许仙如此说,巫支祁一时间没了声音,恐怕他也是害怕许仙真有什么手段收拾他,像他这种活了无数岁月的妖魔,其实是最怕死的,只要不是,那就能享受生活,一旦死了,可就真是灰飞烟灭了。

    可能是觉得失了面子,巫支祁喊道:“小子,老子等着你的手段,你尽管施为就是。”说完这句话,就诊的沉寂了下来。

    白素贞从许仙手里接过七杆三角小旗,正是用来布置阵法用的,许仙道:“娘子,我就用这七杆阵旗布下离火焚天阵,我要用朱雀镇火活活炼死这个死猴子,让他看看我的手段。”

    白素贞急忙拉了许仙一把,劝道:“官人,这只妖魔一时半会根本破不开封印,我们不如先去骊山拜见老母,正好向老母请教一番如何对付这只水妖。”

    “黎山老母?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和黎山老母有关系?”地底之下又传来巫支祁的怪叫声。

    “怎么?你也听说过老母的名声?”许仙讥讽道。

    “嘿嘿嘿,黎山老母?上古之时,我曾前去听道,可惜,那老太婆根本不让我进山门,如果让我脱身出来,少不得要去骊山串串门,嘿嘿嘿,你们尽管给黎山老母带话,说我巫支祁早晚会去骊山游玩的。”巫支祁虽然嘎嘎怪叫,但许仙能听的出来,这只水猴子已经是色厉内荏了。

    许仙看着白素贞笑道:“娘子,看来这只水妖在老母手下吃过亏,所以听了老母的名声才会如此害怕,虽然嘴上怪叫不怕,其实已经是色厉内荏了,嘿嘿嘿,我就听娘子的,先放过这头老妖,等到了骊山,再向老母讨个方法,一定要让这只老妖付出代价,哼。”

    令人不再搭理巫支祁,也不再停留,直接驾云向骊山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