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许仙的幸福生活 > 第二四一章 定身术小成
    “噬心蛊和散魂咒?这不是北方大草原上的一些萨满喜欢的巫术吗?”茅衷眉头一皱道。

    李纲眉毛一挑,眼中闪过一丝怒火,怒吼道:“定是金国的那些蛮夷干的好事,他们想要逼我放松抵抗,甚至投靠他们,哼,他们也太小看我李纲了,如果我真这么做了,那我还是我吗?”

    茅衷道:“这位姑娘,我看你对蛊术和巫术比较熟悉,不知姑娘可能找到施术者的位置?”

    铃铛一脸的不高兴,冷哼道:“对方的修为很高,我要找出来至少也要一天的时间,就是找出来了,你们也不一定能能在剩下的两天中杀死施术者。”

    许仙道:“事在人为,铃铛,你就尽力施法,尽快找到施术者,老夫人的为人我很佩服。”

    铃铛:“那好吧,既然许大哥这么说,我定会尽全力,尽快找到施术者的。”

    许仙和铃铛沟通一下,知道对方果然是一个高手,就是铃铛也要是显摆下一些巫阵,还要准备一些巫门法器,才敢施法寻找施术者。

    铃铛在李纲老母居住的小院中以数十种生灵的血布下一个血阵,在血阵中还有很多诡异的符号,当数十种生灵的血液淌满整个巫阵的时候,诡异莫测的巫阵开始散出一阵阵诡异的血光,里面那些诡异的符号也漂浮起来。

    在巫阵的一旁摆放着一张桌子,上面有铃铛,有不知什么神灵的骨骼还有其他一些奇怪的东西。

    当巫阵开始光,缓缓运转的时候,铃铛开始念动咒语,一开始声音非常轻,度非常快,到了后来,声音越来越响,但度却越来越慢,明明听得很清晰,但就是记不住。

    茅衷神色凝重,侧耳仔细倾听,好像在努力记忆,但最后还是长叹一口气,放弃了倾听,开始观察铃铛布置的巫阵。

    铃铛端起桌子上的一个瓷碗,碗里盛着一些血液,正是从李刚老母身上取得一些血液,因为里面蕴含着一丝施术者的气息,铃铛正要借助那一丝气息寻找施术者的位置。

    当巫阵所有的血光最终绽放,化成一朵血莲的时候,铃铛伸手把碗中的血液倒在他的右手之上,猛地一挥,所有的血液化成万点血光落到血莲上。

    巨大的血莲好像得了大补之物,猛然一涨,最后化成了实体,接着砰地一声化成了无数的流光向四面八方飞去。

    等到血莲化成无数流光向四面八方飞去的时候,铃铛跌坐在地,双膝盘坐,双手结一个奇怪的手印,嘴里念念有词,他的身上开始散出一丝丝奇异的气息,好像和血莲化成的万点血光有些相似。

    这一坐就是两个时辰,到了最后,铃铛脸色苍白,眉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就在他全身摇晃,好像快要坚持不住的事后,猛然张开双眼,双手飞快的结印。

    最后双手结成宛如一朵莲花的的莲花印,轻声道:“疾。”

    话音一落,从西北方向百里之外的地方隐隐的升起一朵虚幻的血莲,那多血莲非常不真实,就好像幻觉一般一闪而逝。

    “那人就藏在距离杭州城西北方向百里处,你们现在快去,那人的修为比我要高的多,恐怕已经感应到我在窥视他,如果再不去,那人很有可能转移地方。”

    “小小,照顾好铃铛,我去去就回。”完,纵身一跃,化成一道流光向西北方向飞而去,在他的身后则是一道金光,正是茅衷老道。

    “没想到许施主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修为,老道佩服。”茅衷不紧不慢的跟在许仙身后,脸上没有一丝着急的神色,就好像根本不怕那人逃跑似的。

    许仙:“原来道长也心怀国事?”

    茅衷:“呵呵,人道历史白云苍狗,瞬息万变,在我的眼里谁来统治九州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我只是对施术者感兴趣,我茅山道术擅长的就是符箓咒术,借此机会能早多见识一番北方萨满修炼的体系也是好的。”

    许仙道:“不知道长可是三茅君中的三茅真君?”

    茅衷脸上闪过一丝讶色,惊异的看了许仙一眼,道:“原来许道友早就知道老道我的身份?”

    许仙:“我早就听说过三茅真君的大名,只是传说中你们早就得到飞升天界,怎么今日又来了人间界?”

    茅衷脸上闪过一丝疑惑,道:“不错,我们三兄弟早就飞升天界,但最近天上也不安生,我受不得聒噪,便告假一个人下来散散心,正好寻找我早年手下的一个弟子。”

    许仙心中一突,早年收下的一个弟子,许仙心中不自居的想起一个人的名字,蛤蟆精王道灵。

    茅衷:“难道道友连我徒弟的事情都知道?”看到许仙脸色怪异,茅衷奇怪地问了一句。

    许仙呵呵一笑:“我知道仙长也是听了传说,有听到仙长的名号,再看到仙长的高深修为才会如此猜测,至于仙长的徒弟,那我就不得而知了,我的修为可不会能掐会算,算清上下五百年的事情。”

    “那道友笑什么?”

    “也没什么,听到仙长说徒弟,我就想起了在凡人世界中碰到过很多茅山弟子,降妖除魔,名声非常响。”

    茅衷露出一丝讶色,道:“真的吗?自从飞升天界,我们三兄弟一直潜心修炼,很少关心下界的事情,当初我们也不过是随意收了几个弟子,本没打算能流传下来什么道统,没想到真的让他们扬光大了?”

    许仙道:“难道茅真君真的不知道?现在的茅山派绝对算得上是道教中数一数二的大派。”

    茅衷:“真的不知道,嗯,到了,应该就是前面那座山峰上。”

    两人正说着话,前面出现了一座孤零零的山峰,好像一根擎天柱,直上直下,好像一根铁棍直接插在了地上,山峰周围基本山都是九十度,光滑无比,山壁上没有任何植被,只有山峰的峰顶上面长满了许多茂密的植被,郁郁葱葱。

    一股奇异的气息从山峰之中传来,让他们两人感觉非常不舒服,就好像有人在山中恶毒的看着他们。

    两人对视一眼,全都露出一丝惊讶之色,这种感觉太古怪了,而且以他们的修为竟然没现任何东西,只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看来我们要找的人应该就在这座山上了,走,去看看。”茅衷眼中闪过一丝战意,对许仙招了招手,大袖一挥,脚下升起一朵白云,嗖的一声飞到了山峰附近。

    “这是腾云术?看来三茅君果然都不简单,驾雾腾云之术可是三十六中天罡法中的一门法术,想要修炼成功,确是难之又难。传说中的大猿王就是在圣人的帮助下,还花费了很长时间才学会了驾雾腾云术中的筋斗云,而且直接修炼大成,茅衷的腾云术不过是小成罢了,度太慢了。”

    许仙暗道:“我到现在也不过修炼了七十二地煞术中的定身术,到现在连小成还算不上,要修炼天罡法术,不知道修为要到什么境界了。”

    许仙现在趋势地煞之气虚空飞行,不过是依靠蛮力飞行,最是消耗法力,一旦力不济,在遇到厉害点的妖怪,就只能闭目等死了。

    幸好,杭州城距离此处不过是百余里,而许仙的法力又雄浑无比,根本不怕消耗,就是当年从峨眉山去到混元剑宗遗迹,在途中也不过休息了几次而已。

    “什么人?竟敢擅闯我天咒山?快快报上名来,不然,现在就送你们去就有见阎王去。”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天咒山的一处悬崖峭壁上传来,接着从峭壁的山洞中走出一个满脸皱纹,头乱糟糟的老者,手里拿着一根乌黑亮的乌木拐杖,眼睛绿油油的,好像凶残的饿狼的眼睛,让人看了忍不住打个寒战。

    “你是什么人?为何在我大宋境内暗害我大宋子民?”茅衷有心想要在许仙的跟前显摆一番,大袖飘飘,确实如神仙众人。

    许仙微微一笑,也不上去插嘴,就在一旁看着。

    虽然许仙不害怕眼前的这人,但是总感觉眼前之人让他有一种不熟的感觉,茅衷既然主动要当出头鸟,那就让给他好了,他也好借助茅衷试探一下对方的虚实。

    “嘿嘿嘿……没想到竟然来了一个通玄境的修士?我还以为来了一个悟真境的仙人呢,既然你来送死,我就成全你。”糟头老者桀桀怪笑,茅衷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

    对方既然一眼就认出了他的修为境界,那对方的修为就不会比他低,而且对方修炼的还是诡秘阴狠的巫咒之术,稍不注意就有可能死在这里。

    巫咒之术的厉害,作为茅山派的开派祖师之一的三茅君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你究竟是何人?如此高的修为竟然还敢胡乱插手人间界的纷争?难道就不怕人间守护者彻底击杀你吗?”茅衷说这话,双手飞快的结印,在他的周身形成一道橘黄色的护罩,把他牢牢地护在中间。

    “嘿嘿嘿……人间界守护者?我当然怕了,有谁行走在人间界而不怕人间守护者的?可是,只要我不施展毁天灭地的强**术,只是杀戮一些普通生灵,守护者们是不会管的。至于我是谁?嘿嘿嘿,你可以称呼我为巫九。”自称巫九的头乱糟糟的老者道。

    “巫九?你是天巫宗的人?”听到这个名字,茅衷脸色瞬间大变,比死还要难看。

    “天巫宗?很厉害吗?”玄武传承中并没有关于天巫宗的记载,只有关于巫族及巫族秘法的记载,相比天巫宗应该和巫族有些关系。

    “厉害?当然厉害,天巫宗巫族衰落后形成的两大宗门之一,另外一个就是神魔宗,实力非常强横,道门中也只有寥寥的几个门派能抗衡。”茅衷道。

    巫九只是嘿嘿冷笑,双手食指轻轻弹动,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突然笼罩住许仙的心头,他知道绝对是巫九搞的鬼,急忙催动身上穿的玄武神甲,这是白素贞闭关前交给许仙的让他一定穿上。

    看到此时终于派上用场,许仙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暖意,而他的眼中则升起一股杀意,此人不只是陷害大宋朝的忠良,对于其他人更是动不动就要杀人,许仙最恨这样的人。

    “许道友,你快些离开,此人的巫术非常厉害,已经到了无形无相的地步,施展巫术根本不着痕迹,我如果不是已经位列仙班,经历过天界仙灵之气洗涤,恐怕也无法抵挡此人的巫术,咦?你竟然不怕此人的巫术?”茅衷原本还担心许仙会被巫九的巫术暗害,可是一转头就看到许仙身上同样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蓝光,跟没有一点受到巫术诅咒的样子。

    “你竟然经历过天界的仙灵之气的洗涤?虽然还未踏入悟真境,却早就成了真仙之体?”巫九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但看到许仙时,他脸上的惊讶之色更浓。

    “你一个小小的天罡境修士,竟然也能抵抗我的巫术?”巫九脸色极为难看,原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情,竟然连连出现意外,一个小小的天罡境修士都能不在乎他的巫术,这让他很没面子。

    “你的巫术好像不怎么厉害啊?现在该轮到我们攻击了吧?”许仙根本不和巫九客气,话音还未落,整个人就已经化成一道蓝光出现在巫九的身前,他的手指连点,一道道青色剑光从指尖射出,切割着一切。

    “啊……天巫血光遁法。”

    一道剑光从巫九的手指上闪过,顿时削掉他的三根手指,原本还自信满满的巫九顿时尖叫一声,好像被人强奸了一般,三根断指处不停的喷出鲜血。

    他张口一喷,喷出的鲜血陡然化成漫天血雾,巫九急忙施展遁法,化成一道血虹飞向远处遁去。

    “我们快去追,如果让他跑了,李相爷的母亲就危险了。”茅衷毕竟是通玄境的地仙真人,看到巫九逃跑,抓起许仙施展仙法,两人瞬间化成一道流光追向血光。

    许仙传音道:“等距离那人百丈之内,我就能施展定身术,但对方修为比我高出太多,我只能定住他一个呼吸的时间,到时候就全靠你了。”

    茅衷惊讶的看了许仙一眼,没有说话,狠狠的点点头。

    “五雷遁法,加。”两人周身突然出现一道水桶粗细的银白色闪电,好像一艘银白色的宇宙飞船,轰隆一声,携裹着两人嗖的一声从原地消失,再出现已经到了巫九百丈之内。

    “定定定。”

    许仙连喊三声定,就见飞遁逃的巫九好像变成了一块石头,砰地一声从半空中朝地面栽落。

    “五雷天罡刀,斩妖除魔,给我斩斩斩。”

    茅衷看到巫九被定住,脸上闪过一丝兴奋之色,双手一撮,一道长有十丈,宽有两三丈,通体银白色雷霆缭绕的长刀出现在他的手中,轻轻举过头顶,然后猛然向下一挥,巨大的五雷天罡刀带着一股至刚至阳,破灭时间一切邪魔外道的无上威严从巫九的身上一斩而过。

    “嘭……”

    巫九的身体被一刀斩成了血雾,死得不能再死了。

    许仙脸色苍白,严重则带着一丝笑意,因为他刚才现自己的定身术又精进了一丝,他心中只觉告诉他,这次施展的定身术能定住巫九三个呼吸,比原本的预计延长了三倍的时间。

    他已经从茅衷那里得知,巫九是通玄境的地仙真人,而且要比一般的地仙真人强横很多倍,就是茅衷这个已经位列仙班的三茅君和巫九相比,都相差一大截。

    一般的悟真境天仙真人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但是,堪比天仙真人的巫九,他却能施展定身术定住三个呼吸的时间,足可见他的进步了。

    “此人的修为不容小觑,也许只有娘子是地仙真人时可以稳压此人一头。”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