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许仙的幸福生活 > 第二三九章 人间界的守护者
    布阵之人被杀,大阵失了指挥,只剩下本能的按照固有轨迹缓缓运行。

    许仙拿着大罗阴阳神盘缓步走进玄阴魔阵之中,向大罗神盘中输入一道法力,上面的指针开始飞快的旋转,良久之后指定一个方向,许仙按照大罗神盘的指示方向慢慢移动,很快来到一杆阵旗旁,此杆阵旗高有十余丈,通体黝黑发亮,闪烁着冰冷的乌光,在旗杆上面则是一面巨大的黑底金边的漆面,无风自动,漆黑无比,好像一个黑洞,要吞噬天地。

    仔细观看,在旗面之中有一个头生双角,青面獠牙,手持一个古怪兵刃的妖魔,此妖魔全身漆黑一片和旗面的颜色极为相似,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在旗面上有两个点尤为光亮,正是妖魔的眼睛,好像活了一般,眼中放射出慑人的魔光。

    “上古冥王?原来旗面上封印的是上古冥王,怪不得此阵的威力不经催动就如此厉害,幸好这杆阵旗才初步祭炼,里面只留下了一丝穿山甲的元神烙印,如果是穿山甲借用的他背后靠山的,那我就危险了。”

    许仙脑子飞快的转动,缓缓伸出手,最后猛地拍在旗杆之上。

    就在许仙的手掌和旗杆接触的一刹那,一股滔天的凶威瞬间扑进的他的识海,许仙感觉突然来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海洋之中,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海峰猛烈的吹动,卷起一个个滔天巨浪,朝着他扑打而来,稍有不慎,他就有被吞食危险。

    “没想到只是一丝上古冥王的残缺烙印就有如此威力,也不知道穿山甲究竟走了什么狗屎运,竟被他降服炼化到旗面上,幸好我也不是没有底牌,不然,就凭这杆旗面上的残存冥王精神烙印我就得死无葬身之地。”

    许仙谨守灵胎,保持一灵不昧,元神意识开始观想玄门,一开始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不能成功,玄门还未观想出来就被滔天巨浪打得粉碎,经过千百次的尝试,终于观想出一尊巨大的石门。

    石门一处,无边无际的大海汪洋和滔天的巨浪瞬间消失不见,在他的面前只有一个眼神痴呆,高有千百丈的巨大魔神,此魔神手持巨大的镰刀,镰刀鲜红如血,透着一股死亡气息。

    良久之后,许仙才平息下来,巨大的石门分理处一道幻影狠狠地印到冥王的眉心处,接着玄门印记开始快速渗透整个冥王全身,当整个冥王都打下玄门印记后,一股血肉相连的感觉出现在许仙的心头。

    “终于炼化了这杆阵旗,不连其他,只是炼化这个阵旗,这次帮助吕洞宾就不算赔本,嘿嘿嘿,有了这杆阵旗,相互感应之下,其他阵旗就好找的多了。”

    接下来许仙催动冥王旗,瞬间感应到五云峰周围还有十七杆阵旗,每一杆阵旗的威力都不在他炼化的这杆之下。

    虽然威力不弱,但许仙有玄门印记,而且已经炼化了一杆,接下来其他的阵旗处置起来就轻松多了。

    “原来是十八杆冥王旗,穿山甲也算聪明,竟然把上古冥王的一丝残存的精神烙印又分成了十八份,练成了十八冥王旗,以此布下九幽玄阴诛仙炼神阵,确实能彻底发挥玄阴魔阵的威力,如果我能把十八杆冥王旗合成一杆,再收集其他的分散在天地间的冥王残存印记,就能得到完整的冥王传承。

    上古冥王啊?那可是传说中无敌的存在,只是凶威太盛,才会被上古无数的大能围攻,最后落得个身陨的下场。”

    许仙感觉一阵欣喜,彻底炼化了十八杆冥王旗,许仙从中得到了不少好处,也知道了如何控制十八杆阵旗,掐动手印,十八杆阵旗迅速缩小,最后全都化成芝麻大小飞入万剑葫芦之中。

    收了冥王旗,就算彻底破了玄阴魔阵,五云峰终年笼罩的黑云突然消散,重新出现青天白日,碧水青山。

    正在外面躺在一块石头上打瞌睡的哪吒突然被剧烈的天地元气波动惊醒,一个鲤鱼打挺从石头上蹦了起来,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大变的五云峰。

    “你竟然真的破了玄阴魔阵?”

    许仙微微一笑,对着哪吒挥了挥手,样子潇洒至极。

    哪吒:“如果你赶上封神之战,定能大放异彩,算得上是一个极厉害的人物。”

    许仙:“好了,我也不过是运气好,机缘巧合之下被我破了这座大阵,要想彻底参悟透玄阴魔阵,甚至是重新布下玄阴魔阵,还要很长时间,行了,不和你扯了,我还要去看看神魔结界。”

    还没等许仙过去,突然一阵天摇地动,五云峰开始剧烈震动,山上滚下一个个巨石,山体开始崩裂,神魔结界所处的山谷处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然后就看到一个巨大的圆球从山谷中飞出,顿了一顿就要飞走。

    “嗯?竟然有魔界的高手插手人间界的事情,人间界的守护者怎么不出手?”就在山摇地动的那一刹那,哪吒眉毛一挑,眉头紧皱,手持火尖枪,脚踏风火轮,作势就要攻击。

    “魔界的高手?很厉害吗?”许仙道。

    哪吒撮了撮牙花子:“当然厉害,此人的修为境界我都远远不如,原来穿山甲竟然投靠了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以后有麻烦了。”

    话音刚落,一个巨大的球体从山谷中飞出,还未等哪吒出手,从极遥远的天际飞来一道细微的赤色光芒。

    这道光芒赤焰焰宛如火烧云,最后化成一道赤色匹炼,好像一条赤红色的丝绸,随风而动,从巨大的球体上一扫而过,然后消失不见。

    “哼,人间界不是你们能随意搅乱的,再有下次,你就是躲在魔界,我也要斩杀你,这次算是小惩,下不为例。”一道细微飘渺的声音回荡在这片天空,了无痕迹。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极为深远的时空深处传来,好像被人强奸了一般,痛不欲生。

    “不愧是人间守护者,竟然如此厉害,我连一招都挡不住。”哪吒看到刚才的那一幕,不但没有胆怯,眼中闪烁的全都是战意。

    “你知道人间界守护者是谁吗?”许仙早就听说过人间守护者,却不知道是谁,早就想找个明白人问个明白了。

    哪吒:“切,你问我,我去问谁?嗯……不过我听说四象圣兽就是人间守护者其一,至于其他人,好像只有那些大能才知道吧。”

    许仙:“难道你不算大能?”

    哪吒一把捂住许仙的嘴巴,恨不得给许仙两巴掌:“这种事不要乱说,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涅槃境修道者而已,哪里称得上大能?”

    许仙:“多厉害的人才能称得上是大能?”

    哪吒摸了摸下巴:“能称得上是大能的修士,至少也得修炼到纯阳境吧?那种境界,一万个涅槃境的修士都不一定能出一个,一般都是从太古之时活下来的老古董才能到达那个境界,才能称得上是大能。”

    许仙:“我们过去看看吧,那个大球应该就是神魔结界的本体,被人间守护者斩落下来,应该有不少好东西。”

    哪吒看傻子一样看着许仙:“你以为还能落下什么?早就被人间守护者一剑击成了齑粉了,不会留下什么的,再说,人间守护者就是要教训教训魔界那人,怎么可能还留下什么东西?”

    果然和哪吒说的一般无二,什么也没留下,而五云山在不知不觉间又恢复了原样,好像没有被动过一般,刚才的山崩地裂好似梦幻一般。

    许仙:“我不是眼花了吧,五云山是什么时候恢复如初的?我竟然没感觉到。”

    哪吒:“不然怎么能被称为大能呢?那些人的手段根本不是我们所能揣测的,走吧。”

    许仙不停的思考着,他如今**修炼已经是天罡境,九转元功也已经修炼到了四转,听哪吒说,天庭另一个战神杨戬的九转玄功也不过修炼到第八转的地步,而且一直无法修炼到圆满,就更别说九转了。

    想到九转元功,许仙就感觉一阵头大,因为此功法需要的天地灵气实在是太多了,别说修炼到九转圆满了,就是修炼到六转七转都难如登天,特别是如今天地灵气比上古之时稀薄了无数倍。

    虽然如今修炼的道路大致分为体修和法修两条,但是要想取得更高的成就,就只能体法双修,别管是道家还是佛门,那些真正核心的弟子走的路子都是体法双修,只是有的注重体修,有的注重法修而已。

    但到了悟真境,想要继续提升修为境界,就要开始体法合一,也就是元神肉身合一,只有如此才能继续参悟天地大道,求得真正的长生。

    悟真悟真就是求一,道唯一,修道就是修真,求道就是求一。

    所以到了悟真境就要元神肉身合一,继续元神和肉身分开修炼就距离大道越来越远了。

    但是悟真境之前的基础越雄厚,以后修炼会越来越顺利,而且走的更远,取得的成就越高,因为到了更高的境界,修道之人就能身化亿万,分身无术,身上每一个细胞都是一个完整的独立体,所以,也没有必要元神肉身分开。

    两人回到钱塘城,哪吒正要独自行动,许仙拉住他:“对了,你虽然不是大能,也是一个了不得战神,你不如稍稍释放一丝气息,省的有不长眼的妖魔鬼怪前来钱塘城闹事,怎么样?”

    哪吒摇了摇头:“不行,如果不是天庭旨意或者和我有莫大的关系,我是不能随意施展道术,特别是这种装逼的道术,虽然有天庭天职的护身符,也会让人间界的守护者不喜的,除非那些妖魔鬼怪大肆屠杀普通百姓,亦或者他们撞到我手上了我才能出手。”

    “这又是为什么?这岂不是让人间界的百姓受苦受难吗?”许仙不解。

    哪吒:“这是想让人间界的人自主成长,你总不能时时刻刻护着他们,俗话说得好,温室中的花朵是经历不得风雨的,只有在暴风雨中幸存下来的树苗才能茁壮成长。”

    许仙:“没见你躲过书,懂得到不少。”

    许仙送走哪吒,一个人回到书房打算继续参悟符箓之道,顺便参悟玄阴魔阵,好早日得到全部的冥王记忆。

    “老爷,门外有一个自称是李碧琪的女子要见老爷,您……”下人在门外轻声问道。

    许仙皱了皱眉,暗道:“李碧琪?不就是李纲的孙女吗?他来这里见我做什么?”

    “知道了,你去把他请到这里来。”

    李碧琪一身男装打扮,整个人充满了一股英气,显得飒爽英姿。

    “徒儿见过师傅。”李碧琪有些别扭的对着许仙抱了抱拳。

    许仙摆了摆手:“好了,你我差不多大,随意就好,不要当真,说吧,你这次来有什么事?看你的样子,应该出了什么大事吧?”

    李碧琪脸色一暗:“我祖奶奶突然昏迷不醒,找了很多大夫都束手无策,老管家说您也许有办法,就让人来请您,我是您的记名弟子嘛,当然自动请缨前来。”

    “突然昏迷不醒?”许仙暗皱眉头。

    她离开李府的时候,李纲的母亲身体虽然有些不太舒服,却也没有什么大碍,怎么说昏迷就昏迷了。

    “应该不是得了什么病,加上北方大金朝要用老太太胁迫李纲,很有可能是有人捣鬼。”许仙暗自琢磨。

    “好吧,我就跟你回去一趟。”许仙让人叫来苏小小,让她跟着一块去,算是补偿一下。

    一路上还算平静,就在快到了杭州城的时候,碰到了一个熟人,正是金山和尚,金钟和尚的世兄,整个人风尘仆仆的,却更加显得精神抖擞。

    “许施主,我们又见面了。”金山和尚见到许仙并没有疾言厉色的要报仇,仍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许仙抱了抱拳:“见过金山大和尚。”

    金山和尚:“我这次还有事要办,等我忙完了,定要找许施主讨教一二。”

    许仙笑道:“好说,好说。”

    望着离去的金山和尚,许仙双眼微米,一丝杀意从眼中一闪而过,只是被他很好的掩饰起来,没被任何人发现。

    来到李府,许仙就直接去了李老夫人的房间,伸手把了把脉,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根本不是病,而是被人施了法。

    “许先生?我母亲怎么样了?”一头花白头发的李纲焦急的询问,虽然上了一些年纪,但是因为练武的原因,仍旧气血旺盛,行走之间虎虎生风。

    但是因为只修炼肉身不修炼元神,也只能拥有一身超绝的战力,无法永生,如果只修炼元神而不修炼肉身,那就是一些游方道士了,大多都是一些野道士野和尚,会一些法术道法,却也无法求得仙道,只有体法双修,才能真正的步入大道,修道成仙。

    “有些碍难,老夫人应该是被人下了诅咒,不太容易对付啊,只有找到施术之人,杀死施术之人才能破了这道咒术。”许仙微微皱眉。

    李纲:“先生有办法吗?或者先生可知道施术者在哪个方向,我派人挨个找,就不信找不到。”李纲一说话就带着一股铁血的味道,一股血腥味随之而来。

    “说到诅咒之术,我虽然也学过,却是学了一些皮毛罢了,如果早知道就让叮当也来了。”许仙暗自思考,沉思再三道:“李相爷,麻烦你派人去一趟钱塘,到我家把一位叫叮当的姑娘请来,叮当姑娘应该能有办法找到施术者。”

    李纲双眼一瞪:“许先生,你不要骗我,你说的叮当姑娘我听碧儿说过,不过是一个二八年华的小姑娘,连你都束手无策,她怎么能有办法?如果不成,我就去寻另外的先生了。”

    李管家急忙走到李纲身旁,轻生说了几句话,这才让李纲忍住没有发火,只是看样子是不相信许仙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