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许仙的幸福生活 > 第二三八章 一剑了账
    吕洞宾:“穿山甲出来了。”

    哪吒急忙收起火尖枪,道:“嘿嘿嘿,现在动手吗?”

    许仙:“先等等,反正吕老哥的这道隐身符等级很高,不怕穿山甲发现。”

    哪吒眉头轻皱道:“我感觉神魔结界里好像还有一股强大的气息,我们最好小心些,不要阴沟里翻船。”

    许仙:“呵呵,难道还有三太子害怕的东西?大不了用九龙神火罩连死他们不成就了?”

    哪吒无奈道:“在如此小看我,小心我揍你。”

    哪吒打掉头上许仙的手,脸色怒气隐现,许仙:“好了,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不过,你就不能把你的模样变得成熟一些?每天都跟个瓷娃娃一样,你还怪我?”

    哪吒无语:“你以为我愿意这样?我师父把我弄成这样,我找谁说理去?”

    吕洞宾恼怒道:“你们都住嘴,到这个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情开玩笑打闹?”

    许仙哪吒对视一眼,露出一丝尴尬,道:“好了,我们不是想让你放松一下嘛,等穿山甲走了我们就出手。”

    许仙拍了拍哪吒的肩膀道:“三太子,等下还得由你出手,破阵什么的我可以,但是论到真打实斗,我们三人还要数你最厉害,嘿嘿,等下就让我看看你真正的实力,你也不用藏着掖着,穿山甲的实力可不是刚才那个魔像傀儡能比的,你如果再想玩,就要小心些了。”

    三太子不屑的望了一眼许仙道:“我们的差距太大了,你根本不了解,实力一旦超越天仙,两者之间的实力差一个境界,那就是不可逾越的鸿沟,和天仙之下还有些不同,天仙之下还能越级挑战,一旦超越了天仙,想要越级挑战就非常难了,除非你修炼逆天的功法,就像我,修炼的是道门正宗,普通的比我高上一个等级的修士,都不是我的对手。”

    许仙道:“牛皮不要吹破了,哼,我也可以说我修炼的就是顶级逆天功法,越级杀一个两个人还是小意思呢。”

    哪吒一摊手道:“好吧,这个穿山甲就让给你了。”

    许仙道:“这家伙可是天仙境的强者,也不值得了什么奇遇,竟然能来到人间界,你让我去对付他?还不如让我去死呢。”

    哪吒道:“开玩笑了,如果你真能击败穿山甲,我都要不得不佩服你了。”

    许仙摸着下巴道:“如果真能让你佩服我,也不是没有可能击败这个穿山甲,嘿嘿嘿,得让我准备一番。”

    “说你胖,你还真拽上了?拉倒吧你,你就在一旁看着好了,如果你真出了什么事,我以后的麻烦可就大了去了。”哪吒不屑的白了许仙一眼。

    “走了,现在就出手。”吕洞宾听着许仙两人斗嘴,都快要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想要暴起胖揍两人一顿,但想到哪吒这个童子战神,最后还是忍住了怒气。

    许仙屈指一弹,一道青色玉牌飞到哪吒的手上:“这是我制作的破界符,当然只能短时间破开玄阴魔阵和神魔结界,最长也就是十个呼吸,等下你拿着,以防穿山甲利用大阵困杀你。”

    “我哪里用得着破界符,只需几枪我就能彻底摆平那厮……”

    “那就换给我吧,我制作一道破界符也不容易,花费了我很多东西呢。”说这话,许仙就去抓破界符。

    “开个玩笑,聊胜于无嘛,以防万一,我就先拿着吧。”哪吒一把收起破界符,身形一晃出现在数丈外,小心的探查周围的动静。

    吕洞宾拉住许仙嗖的一声出现在神魔结界近前,许仙不再多说什么,手指连弹,出现了数十个符文,这些符文飞快的穿梭,最后化成一道小小的石门,轻轻融入神魔结界之中,然后结界之上出现了一个拱形石门形状的通道。

    吕洞宾拉住许仙就钻了进去,然后哪吒断后,也跟着钻了进来。

    已进入到神魔结界,周围的环境又是一变,三人发现来到一处鸟语花香的世界,这片世界非常广大,有百里方圆,到处都是盛开的鲜花,在花海中间有一座凉亭,凉亭里坐着一位雍容华贵的女子,正是三人此来要寻找的目标白牡丹。

    “你怎么来了?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在这里静一静。”白牡丹看到吕洞宾三人,眼中先是闪过一丝喜意,接着又恢复原本的冷漠。

    “牡丹,跟我回去吧,这里非常危险,是穿山甲的老巢,穿山甲你知道吧,就是我们联手杀死的那个妖魔。”吕洞宾飞快的说道,因为穿山甲随时都有可能回来。

    “我不想和你回去,你走吧。”白牡丹冷着一张脸。

    吕洞宾知道白牡丹的性子,最好钻牛角尖,一旦认定了,就是打死也不会改变的。

    许仙悄悄地朝哪吒使了个眼色,然后传音道:“三太子,看你的了,给我先敲晕了再说,不然,我们都要被困在这里,如果大无相神魔结界有人主持,我可不敢保证能破开,我的修为毕竟还浅,对阵法结界的参悟也不深。”

    哪吒嘿嘿一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嘿嘿。”

    “你要干什么?”吕洞宾和白牡丹同时一惊,瞪着哪吒。

    哪吒一挥手,一道神光闪过,坐在凉亭中的白牡丹已经晕死过去,看了一眼呆愣在那里的吕洞宾,有些恼怒道:“还不快点抱着她走?难道真要等穿山甲回来?我们可不陪着你在这里谈情说爱。”

    许仙:“是啊,吕老哥,谈情说爱也要找个好点的地方,在这里我总感觉有种游走在钢丝上的危险感觉,也没心情听你们互诉衷肠,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你们……你两个太无耻了,还不快走?”吕洞宾一把抱起晕倒的白牡丹,嗖的一声就来到了结界旁边,许仙急忙在结界上打开一条缝隙,三人一路飞奔,很快出了玄阴魔阵。

    哪吒道:“你们先走吧,我要在这里等着穿山甲,说什么也要战上一场,如果让人知道我们三人不战而逃,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许仙捂着眉头道:“谁敢笑你啊?再说,如果不是因为玄阴魔阵和大无相神魔结界,你以为我会怕一个穿山甲?三太子,不怕告诉你,我还真有办法打败,甚至是截杀穿山甲。”

    哪吒皱眉:“真的?你可不要骗我。”

    许仙道:“我为什么要骗你,我只要把我娘子请来,合我夫妻二人之力,一定能杀死穿山甲。”

    “这也算是你打败穿山甲?”

    “白素贞是我老婆,夫妻一体嘛,当然算我打败穿山甲了,如果你羡慕的话,不如快点找一个老婆,嘿嘿嘿,我和老吕先走了。”

    看着消失在视线中的吕洞宾和许仙,哪吒气的直搓牙花子:“许仙,枉你还是一个读书人,我还以为你是一个正人君子呢,没想到是一个小白脸,还吃软饭,哼。”

    至于吕洞宾和白牡丹究竟会怎么样,就不是许仙要操心的事情了,反正他已经帮着把白牡丹救出来了,情情爱爱的事情,还是要当事人自己解决。

    至于哪吒,只要不进入玄阴魔阵和神魔结界里面,许仙才不会花费脑细胞为他白担心呢,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就是参悟研究符文的奥妙,继续死记硬背的把他已经得到的所有的符文吃透记住,变成自己的,然后再慢慢研究符咒。

    另外一件事就是元魔山上的元魔道人,要想办法去探上一探,毕竟关系着自家姐夫的前程,总不能不管。

    “自身的修为也不能拉下,九转元功需要的天地灵气实在是太多了,勉强修炼到天罡境已经是万幸中的万幸了,想要天罡境大圆满,需要的灵气根本不是地煞境所能相比的,即使能凝练出三十六道天罡禁制,也无法圆满,灵气啊?

    至于元神,还需要再渡过一次天劫才能突破鬼仙,成就人仙,鬼仙第二次雷劫就已经差点要了老子的小命,都是李长庚和玉帝弄的鬼,如果第三次天劫还是如此,非得死在天劫中不可。”

    许仙不停的思索着今后的道路,发现有很多事情要做,除了刚才所想,还要参悟玄武传承,修炼各种法术神通,根本没时间做其他的事情。

    “嗯,对了,还要抽时间陪着小小去一趟涂山,见一见九尾一族涂山一脉的高层,也不知道究竟是福是祸,唉。”

    许仙瘫坐在椅子上,脑子里飞快地旋转,思考着很多事情,一时间纷乱如麻,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理清。

    “管他呢,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总有办法的,如今最最要紧的是提升实力,既然九转元功无法快速提升,那就提升元神,争取元神修炼提升上去,毕竟元神修炼对灵气的要求没有那么夸张,主要考验的是对天地大道的参悟理解,只要道行提升上去了,法修境界自然而然的会提升上去。”

    许仙大手一挥,好像要斩断纷乱的思绪,抓住一条主要的慢慢来。

    “官人,该吃饭了。”苏小小轻轻敲了敲门,在外面喊了一声。

    “哦,知道了,这就来。”许仙收拾了一番心情去了餐厅。

    白素贞仍旧在闭关,小青也跟着闭关,现在剩下的只有桃夭夭、铃铛和敖雪了。

    敖雪这条远古龙族公主被解救出来后并没有离开,而是赖在了许仙的家里,蹭吃蹭喝,还住的非常开心。

    而且还学会了打麻将,平时除了修炼恢复实力就是陪着其他人打麻将,特别是三缺一的时候,这条母暴龙非常喜欢补上去。

    餐桌上,许仙看着四个女孩,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让其他人看到四个如花似玉,貌如天仙的女子配着吃饭,一定羡慕得不得了,但只有许仙知道,这四个女子没有一个简单的,可不是普通的女孩子。

    刚吃过饭,许仙正要喊上苏小小出去逛逛,毕竟这段时间很少时间陪她,如今白素贞正好闭关,能抽出时间,收拾完碗筷,还没等许仙说话,四个女孩就已经走到院中的一张四方桌旁坐下,哗啦哗啦的开始运动了。

    “……”许仙直接一手扶额,终于感觉到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改变的。

    麻将桌上,苏小小一改往日的娇羞可爱的形象,和其他三人咋咋呼呼的玩,甚至还不停的和其他三女争执,寸步不让。

    许仙摇了摇头,直接去密室闭关去了,他要抓紧时间记忆符文,争取把搜集到的近十万的符文全部记下来,还要彻底参悟透,这样才能为以后的符箓之道打下坚实的基础。

    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这就是对修道者最好的阐释。

    等许仙从闭关中清醒过来,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经过这一个月的闭关苦修,许仙已经彻底掌握了近三万个符文,而且利用掌握的三万个符文能够随意施展很多符咒,威力要比以前大得多。

    当他从闭关的密室出来,听到的第一个声音就是“胡啦”。

    来到后院中,就看到四个女孩仍旧玩的不亦乐乎,根本没有一丝玩腻的神色。

    “看来这种游戏更是和修炼者,因为修炼者可以不吃饭,可以一玩就是一个月。”许仙有些无语,却又不能说什么,毕竟这还是他发明的东西。

    耳朵一动,听到大门外有人说话,正是吕洞宾和白牡丹,也不知道吕洞宾究竟使用了什么的手段,总算是把白牡丹搞定了,现在正卿卿我我呢。

    “你们不用这么亲密吧?光天化日的,真是……”许仙一把拉开大门,就看到吕洞宾和白牡丹紧挨着说着悄悄话。

    吕洞宾尴尬的笑了笑,白牡丹则直接躲到了吕洞宾的身后。

    “咦?一个月不见,你身上的气息好像变了很多,嗯,变得更加深沉了,愈发的让人看不透了,看来你对大道的理解愈发的精深了,以你如今的元神修为,渡过第三次天劫应该是轻而易举,就是接连度过两次天劫都应该不成问题。”吕洞宾奇怪的看着许仙。

    许仙沉声道:“好了,先别说我了,都过去一个月了,哪吒怎么还没回来?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吕洞宾一瞪眼道:“还用得着为他担心?我现在只担心,希望穿山甲不要死的太惨就好了,我也好再见他一面,怀怀旧。”

    “好了,不和你扯了,我去五云山看看,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再说了,我正好再次参悟一番玄阴魔阵和神魔结界,如果能彻底参悟透,那就完美了。”许仙心念一动,脚下升起一道青光,包裹住他的全身化成一道青虹消失在天际。

    刚刚临近五云山,一阵剧烈的天地元气波动传来,遥遥望去,就看到哪吒脚踏风火轮,手持火尖枪正在攻打一直该有十余丈,长有数十丈的巨大穿山甲。

    巨大的穿山甲身上覆盖着一层黑黝黝的鳞甲,那些鳞甲散发着黑黝黝的冷光,好像是万年寒冰铁铸造而成,火尖枪刺在上面发出一阵阵金铁交击之声,火星四溅。

    “你是何人?为什么要和我作对?”巨大的穿山甲发出一阵嗡嗡的声音。

    “我嘛,就是想活动活动筋骨,顺便帮我朋友教训教训你。”童子哪吒奶声奶气的说道。

    “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竟敢如此羞辱我?不要以为我没有杀手锏,如果你再不知进退,可不要怪我下杀手了。”穿山甲左右四顾,以为哪吒背后还有其他人,因为在他眼里,哪吒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

    “你进敢如此骂我?真是找死,看枪。”被人说成是乳臭未干的娃娃,哪吒终于怒了,怒吼一声,手中的火尖枪嗖的一声破空飞去。

    “噗”

    火尖枪直接击穿了穿山甲的一只爪子,把那只爪子牢牢地钉在地面上,任由穿山甲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火尖枪。

    “看我怎么打死你,哼,一个小小的穿山甲,还真以为是魔族大圣啊?”哪吒一把从肩上拿下乾坤圈,说这话就要扔出去。

    “三太子,杀鸡焉用牛刀?看我的吧。”许仙从天而降,落到哪吒的身旁,屈指一弹,一道璀璨的青色剑光从指间射出。

    见光的速度非常快,只是一眨眼,就已经来到穿山甲的眼前,毫不停留,直接刺向穿山甲的眼睛,如果被刺中,穿山甲只有死路一条。

    “锵……”

    穿山甲急忙闭上眼睛,青色剑光击打在穿山甲的眼皮上竟然撞出一片火星,没能刺穿穿山甲的眼皮。

    “嘿嘿,我都说了,你和穿山甲的修为差距太多,而且这只穿山甲虽然被天神斩杀过,却得到高人指点,重新祭炼了一番自身身上的鳞甲,此时他的鳞甲堪比仙器,那里是你那柄灵宝飞剑能破开的,还是我来结束他的性命吧……”

    “噗……”

    “啊……你……卑鄙……”

    哪吒的话还未说完,就听到一声惨呼传来,然后穿山甲巨大的身体轰然倒塌,从他的双眼和鼻孔中飞出数道剑光。

    “怎样?一剑了账,我都说了我能杀死穿山甲的。”许仙对着飞来的剑光吹了吹,不屑的看了哪吒一眼。

    “你太无耻了,太肮脏了,竟然指挥飞剑从穿山甲的后门进入,你也不嫌恶心……唔唔……”哪吒捂着嘴巴,一副就要吐的样子。

    许仙潇洒的一甩头发道:“只要能取胜就成,不要管过程,好了,你在这里歇着吧,我要参悟一番玄阴魔阵和神魔结界,希望能彻底参悟透,那时候,我们也能布下这两座大阵,来对付其他人。”

    哪吒使劲挥手在脸上挥了挥,好像要扇走晦气:“好,那你快点,我还要回去歇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