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许仙的幸福生活 > 第二三七章 符文破阵
    许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被人施展了定身术一般,眼睛睁得大大的,双手还保持着翻书的模样,只是他手上的天符宝录不知道去了哪儿,哪里还有踪影?

    而许仙的此时的意识却沉浸在了一片白茫茫的光芒之中。

    这片世界中只有无尽的光明,没有一丝黑暗,除了白茫茫的光芒外什么都没有,就好像是一个纯粹的光明世界。

    而这些光明正在慢慢洗涤许仙的意识,好像要把他的意识彻底同化成光明。

    许仙只感觉自己的意识无比的痛苦,好像在忍受着无穷的酷刑,正在被人千刀万剐,意识中的每一个意识粒子都沉浸在无边的痛苦之中。

    原本无形无色的意识竟然开始带有了一丝白色光芒,而且原本意识中的记忆开始被剥离。

    “啊……”

    许仙发出一声怒吼,她可不想让这种事情发生,如果发生了,那他还是他吗?

    许仙怒欲狂,他没想到竟然会碰到这种事情,有些类似夺舍。

    “轰轰轰……”

    就在许仙快要坚持不住,快要被完全同化的时候,他的意识和他的元神产生了一丝联系,元神化成一尊玄妙莫测的石门破空而来,突兀的出现在这片白茫茫的世界中。

    石门一出,就好像是一座镇压世界鸿蒙的神器,炽白的光芒开始消失,最后化成一粒白色的光点融入到了许仙的意识中。

    “啊……原来是人符和道符,怪不得如此厉害,我差点都要被同化。”许仙差异的看着最后融入到意识中的两枚神符,全身激动的有些发抖。

    “没想到九尾一族的老祖宗竟然的到了这样两枚神符,怪不得能自成一族,而且被称为神兽,原来如此啊。”许仙暗自感叹,终于明白为什么九尾一族能从太古之时就被称作神兽,只是后来经过封神一战,实力大损,这才慢慢掉下了神兽之尊,被人说成了妖兽。

    “你没事吧,官人?”苏小小根本不知道许仙刚才经历了什么,双眼希冀的望着他,眼中带有一丝期待。

    许仙道:“还好,总算没有辜负娘子的小小的苦心,我总算是把里面的所有符文都了解了一遍。”许仙把重新浮现在手中的天符宝录还给苏小小。

    “什么?官人?你竟然接触了里面所有的符文?”苏小小再也顾不上失态,张大嘴巴,吃惊地望着许仙。

    许仙有些迷糊的望着苏小小,呆呆的点了点头道:“是啊,我挨个都接触了一遍,然后那些符文全都融入到了我的意识中,我发现只要是我接触过的符文,我都能了解他的奥妙,就好像我天生就懂一般。”

    “官人……你……你没有骗我?”苏小小有些结巴,伸手指着许仙。

    许仙有些懵圈,不知道苏小小怎么变成这样,有些不明白道:“怎么了?难道有哪里不对吗?”

    苏小小猛地站立到许仙的面前,一下子抱住许仙的脖子,上去就用嘴堵住了许仙的嘴,很长时间才放开。

    “哦,呃,那个小小,我……你没事吧?”许仙回味着被苏小小强吻的感觉,感觉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留在嘴上。

    “没事,我太高兴了,嘻嘻,官人,你太厉害了。”苏小小一改以往小鸟依人的样子,又蹦又跳的围着许仙叽叽喳喳说高兴,除了这些就再也没有别的话了。

    “停,小小,你给我说清楚,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你的变化也太大了吧?”许仙挠了挠头,感觉苏小小绝对不太正常。

    苏小小来到许仙面前站定,仔细的看着许仙良久,认真道:“官人,你知道吗?天符宝录虽然是我九尾一族的镇族之宝,但从古至今,除了我九尾一族的老祖宗,没有一个人能看全所有的符文,我曾听大长老说过,九尾一族从古至今,最厉害的一位前辈最后还剩了百余枚神符没有看完,比如我,看了大约有一半,所以才被奉为圣女,嘿嘿,我厉害吧,如果我强行观看剩下的符文,很有可能被剩余的符文同化,而我最后就会魂飞魄散,就连轮回也不可能。”

    许仙点点头,回想刚才的一幕,还有一些心悸,最后吸收人道符和天道符的时候差点就被同化,如果真被同化,许仙直觉告诉他结果会和苏小小说的差不多。

    苏小小随意的翻看着手中的天符宝录,最后收了起来,道:“官人,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许仙拍了拍苏小小的肩膀:“说吧,如果不是让我杀人放火,我不会拒绝的。”

    “等官人有时间了,我希望官人和我去一趟涂山九尾一族,我想我们九尾一族的大长老非常愿意见到你的,嘻嘻。”

    “好吧,等我把这里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我就跟你回涂山一趟。”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向前走,很快来到西湖边上,此时的西湖碧波荡漾,湖边上杨柳摇摆,到处都是一片绿意。

    两人沿着西湖边慢慢散步,当两人来到一处茂密的灌木丛边,听到灌木丛后面的湖水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咦?什么东西在湖水里?”许仙两三步来到灌木丛后,就看到一个粉雕玉琢的童子正在湖水里扑腾,手里拿着一袭红菱,把整片西湖的谁都映成了红色。

    “哪吒?你怎么在这里洗澡?”许仙有些吃惊的喊道。

    “你……你们怎么来了?快点走开,不要看。”哪吒刚要质问许仙就看到许仙身后的苏小小,顿时小脸通红,粉嫩的小手胡乱挥舞,最后捂住裆部和前胸。

    “切,你不过就是小娃娃,有什么可害羞的?让我看还不看呢,对了,你怎么到这里戏水来了?”许仙不屑的白了哪吒一眼。

    苏小小看到哪吒光着身子,身形一扭消失不见,已经回府去了。

    看到苏小小离去,气息彻底消失,哪吒这才怒气冲冲的瞪了许仙几眼道:“这么大热的天不到水里洗澡干什么去啊?我看你们才傻呢,两个人竟然在湖边散步?还不如在家里睡大觉呢。”

    “你很舒服啊?老吕的事情你想到办法了吗?别怪我没告诉你,老吕现在很烦躁,你都答应人家帮忙了,却在这里偷懒,也不怕老吕急了和你纠缠不休?”许仙乐呵呵道。

    哪吒斜瞥了许仙一眼道:“切,他敢来?我一乾坤圈就把他打跑,再说了,我又不懂阵法结界,也只能帮他重新降服穿山甲,其他的事情我管不了。”

    说这话,哪吒伸手一指,岸上的一副自动传到他的身上,混天绫重新化成一道红绳系在他的腰间,小脚丫一踩,整个人从水中跃出。

    “你确信能打得过穿山甲?老吕当年可是借来了定川神针才镇压住了穿山甲呢。”许仙道。

    哪吒道:“定川神针?很了不起吗?孙猴子的定海神针也不过就那么回事而已,我都不怕害怕他?对了,你参悟阵法和结界有结果了吗?”

    许仙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道“原本还需要很长时间,甚至要数年,现在嘛,再给我几天的时间,我定能让你们也自由穿梭玄阴魔阵和神魔结界。”

    “嗯?怎么回事?得了什么奇遇了?竟然敢夸如此海口?”哪吒道。

    哪吒神秘的笑了笑道:“这个嘛,无可奉告,还有,你不是想要找人打架吗?你去找孙自通,那小子告诉我在元魔山上来了一个大魔头,叫什么元魔道人,非常厉害,应该值得你出手,你不如去看看,我曾到那里附近查看,周围的山神土地都被那个魔头抓去打杂去了,想找一个人问问情况都做不到。”

    五天后,许仙带着吕洞宾和哪吒重新来到五云山的外围,看着眼前的玄阴魔阵,感觉魔阵中传来的威压越来越大。

    “你真的有把握?这才几天?你真的能破解玄阴魔阵和神魔结界?”吕洞宾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许仙说的话是真的。

    因为九幽玄阴诛仙炼神阵和大无相神魔结界在修道界中都是鼎鼎有名的阵法结界,一般人别说破解了,见都没见过。

    这两个阵法结界,吕洞宾还是听玄都**师说到的,他从未见过,至于哪吒,在上古封神大战时曾见识过不比九幽玄阴诛仙炼神阵差的十绝阵,那可真是神入杀神,佛入杀佛的上古绝杀大阵。

    最后还是燃灯古佛以十个人血祭才得以窥破十绝阵的一丝破绽,凭借其对阵法的理解,又加上金仙高手出手这才破了十绝阵。

    九幽玄阴诛仙炼神阵不比十绝阵差,可见其厉害之处,传说中,玄阴魔阵甚至比十绝阵还要厉害一些。

    许仙却说他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破解了玄阴魔阵和神魔结界,别说是吕洞宾,就是哪吒也一个劲的摸脑袋,他根本不相信啊。

    燃灯是谁?没有比哪吒再清楚的了,在上古封神之时就是一等一的绝顶高手,就是道门的十二金仙都称之为老师的存在。

    哪吒在封神之时的实力却对不可小觑,经过无数年的修炼,到现在实力更强,可是仍旧脱不开燃灯随意赐给李靖的一做黄金玲宝塔,受李靖管束,让他无法自由自在。

    哪吒现在恨燃灯恨得要死,却无可奈何,可见燃灯的厉害之处,能炼制出黄金玲珑宝塔这样的法宝,也可见燃灯在阵法上的造诣。

    即使有如此厉害的阵法造诣,修为有如此之高,却仍旧要借助血祭和十位金仙才能破去十绝阵,可见魔阵的厉害。

    而玄阴魔阵比十绝阵更加厉害一等,哪怕不是破阵,只是在里面自由穿梭,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如今的许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鬼仙,却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就能找到方法,说出去恐怕没有一个人相信的。

    许仙嘿嘿一笑道:“既然你们不信,我说再多都没用,等下你们自己看,能不能破开一丝缝隙,让我们自由出入,你们自然知晓。”

    许仙来到大阵近前,伸手一抖,在他的手掌上漂浮着数十个符文,这些符文全都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许仙向上一抛,然后缓缓伸出手指,按照一定的顺序在数十个符文上不停的点击,每点一下,符文就会发生一丝变化,许仙点击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数十个符文轻轻颤抖,猛然一顿,迅速的向中间聚拢,最后全部链接到一起,化成了一道符咒。

    许仙张口向着符咒喷出一口元气,巨大的符咒开始变化,最后化成一尊拱形石门。

    这尊拱形石门和许仙得到的玄门有五六分相似,一出现就散发出一丝丝镇压一切的威严,好像一尊神器。

    轻轻一送,石门慢慢的没入玄阴魔阵中,玄阴魔阵形成的结界带起一丝涟漪,然后慢慢的出现一道缝隙,一直通到大阵里面。

    “走吧,不要愣着了,我的修为有限,顶多支持十个呼吸。”说完,许仙化成一道青光消失在大阵外,一个呼吸后出现在大阵里面,刚刚站定,吕洞宾和哪吒就出现在他的身旁。

    “你……你竟然真的能在玄阴魔阵中开辟出一条通道?你……”吕洞宾有些结巴,满眼都是不可置信。

    哪吒同样震惊,他虽然是战神,见识过的阵法却对不少,比吕洞宾要多得多,而且都是一些上古大阵,因此对玄阴魔阵的威力了解的更多。

    “你厉害,你牛瓣,我服你。”哪吒说出九个字后就不再说话,只是眼中的震惊神色怎么也无法掩饰。

    “好了,我们去大无相神魔结界那里看看,争取把牡丹就出来,这样你们俩就能放开手脚对付穿山甲了。”许仙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看的其他两人很想把许仙摁到地上胖揍一顿,一个小小的鬼仙竟然在他们两个真正的神仙面前装高人,欠揍。

    三人很快来到神魔结界面前,仔细审视了一番,许仙伸出右手的,轻轻按在结界上,正要施展符道神通,脸色突然大变,一把拉住哪吒和吕洞宾就像远处飞去,低声道:“穿山甲就在结界里面,幸好我反应快,不然,定要被穿山甲发现。”

    “你能让我门自由穿行于结界之间,没必要这么怕他吧?”哪吒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恨不得现在就去和穿山甲大战一百回合。

    许仙苦笑一声道:“当然有必要,因为我感应到白牡丹也在里面,恐怕我们还没进去杀死穿山甲,白牡丹已经被穿山甲杀死了,我们是来救人的,不是来杀穿山甲的,穿山甲可以晚死,但白牡丹不能有任何差池。”

    哪吒尴尬的一笑,道:“呵呵,我把这茬忘了,对不起了,老吕,我会注意的,现在我们怎办?”

    哪吒只管战斗,吕洞宾整颗心都扑在了白牡丹身上,早就乱了心神,哪里还有什么主意,所以,最后又落在了许仙的身上。

    许仙道:“等,我们就和他比一比耐性,我想穿山甲既然想要把老吕引出来报仇,必定不会长时间待在这里的,他一定会出去散播消息,让老吕快点前来。”

    吕洞宾咬了咬牙,道:“我现在心神乱得很,一切都听你的。”

    哪吒更简单,嘿嘿一笑道:“我更懒得动脑袋,一切你说了算,我只管和穿山甲战上一场,等下一定要截住穿山甲,你们负责去把白牡丹救出来。”

    三人隐身在一处隐蔽的地方,许仙盘膝而坐,一点也不着急,他的心神全都沉浸到了推算之中,演化各种符文组成各种组合,试验符文重新组合后形成的新的符咒的威力。

    吕洞宾蹲坐在一旁,不停的喝着带来的酒,眼中充满了忧色,哪吒则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不停地擦拭着手中的火尖枪。

    许仙现在的元神已经能够一心数百用,不停的推算模拟各种符文组成玄门后自带的功能。

    许仙的元神分化成数百份,组成一个个符文,最后又组成一个个符咒,再化成一座座拱形石门。

    每一个符文变动一丝一毫形成新的符咒化成的石门都会有不同的威力,有的威力变大了,有的威力变小了,有的没有任何威力,有的带有了不同的功能。

    许仙一时间沉浸到了里面,玩的不亦乐乎,暗道:“这就是计算机模拟了,嘿嘿,我这叫做元神模拟,等我能够以符文组成真正的玄门,也许就能镇压天地之间的一切事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