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许仙的幸福生活 > 第二二二章 仙佛神光
    谁也没想到赵达竟然有如此的气势,这股气势在普通人身上根本看不到,就是一些普通的领兵大将身上也非常少见,这种气势要么是天生,要么是经过尸山血海才能拥有。

    赵达身上的气势带着一股屠戮万灵,灭杀一切的气息,除了许仙和法海还能面不改色,静静的品尝着茶水,其他人全都连连后退,老六更是脑袋一歪,吓晕了,接着传来一股尿骚味,竟然有人吓尿了。

    法海一扬手,一股暖融融的气息瞬间充斥整个房间,把赵达那股萧杀的气息冲的一干二净,但到了许仙周身三尺,再也无法得进一寸。

    也不见任何动作,房间中暖融融的气息消失殆尽,许仙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道:“禅师,你我都是赵老邀请来的,如此相争岂不太对不住赵老了?据传佛法无边,能普度众生,救治万灵,如今赵老身体不适,你不如以佛法之能治好赵老如何?”

    许仙看都没看一旁惊吓的如一群惊弓之鸟众人,法海同样叹了一口气,对那些人失望至极。

    赵有德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接着冷哼道:“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显丢人丢得不够吗?快给老子滚?滚的越远越好,最好不要让老子再看到你们,看到一次打一次,哼。”

    十几人顿时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向大厅外跑,还算有两个较为清醒的,抬起已经晕死的老六,晃晃悠悠的跑了。

    “都是不成器的东西,让两位见笑了,法海禅师你佛法高深,以你的佛法修为,定能治好老朽的病患,我都快被折磨死了,如果禅师真能治好老朽的顽疾,我就向金山寺捐上黄金万两,重修寺中的大雄宝殿,如何?”赵有德发狠,他是真的被折磨的不轻,特别是年纪如此大,头晕眼花对他来说更加折磨。

    法海沉吟一阵,暗暗施展佛门神通观察赵有德身体,良久之后道:“我佛慈悲,老衲就施展佛法,为赵施主治愈身上的病患。”

    法海有心想在许仙面前炫耀一番佛法,再加上赵有德年纪太大,不适合剧烈的手段,最后决定以无穷佛光化去赵有德体内的杂质。

    以法海的修为,想要找出赵有德的病因并不难,难就难在如何在不知不觉间化去其体内血脉中的杂质,因为很多杂质都堆积在极其细微的血管中,稍有不注意,就有可能让血管爆裂,那样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赵有德去地府报到。

    “佛光普照,百病不侵。”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

    法海低声诵读《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随着佛经声渐渐充斥整个大厅,法海的身上开始慢慢升起一道朦朦胧胧的佛光,这道佛光好似夕阳之下的金黄色阳光,充满柔和温暖,接触之下,让人不自觉得放松心神,整个人处在一种空灵的状态。

    慢慢的,佛光开始蔓延到赵有德的身上,原本睁大眼睛看着法海的赵有德,一接触佛光,双眼开始迷离,最后慢慢闭上,整个人缓缓躺在椅子上,好像睡着了。

    赵达此时却是另外一种景象,他全身颤抖,眉头上冒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好像在忍受这巨大的痛苦。

    许仙仍旧毫无所觉,就连赵达身上发生的事情都好像不知道。

    他双眼微米,露出一丝冷笑,暗道:“法海,你虽然佛法精深,但对于赵有德的病,也只能治标不治本,你既然有心炫耀佛法,那就让你炫耀一番,我再给你加上一味药,如果三日内停下来,赵有德必死无疑,看你如何收手。”

    “元始洞玄,灵宝本章。上品妙首,十回度人。百魔隐韵,离合自然。混洞赤文,无无上真。元始祖劫,化生诸天。开明三景,是为天根。上无复祖,唯道为身……”许仙盘膝而坐,五心朝天,开始诵读《太上洞玄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这部道经在道家众多典籍中也是数得着的,博大精深,度人无量。

    随着许仙念诵经文,周身青光大盛,最后和法海身上的佛光开始向抗,一时间不相上下。

    在青光触及到赵达的身体是,赵达自然而然的平静下来,变得宁静祥和,最后盘膝修炼,呼吸绵长,竟然进入了极深的入定中。

    此时,许仙和法海比拼的已经不是修为,而是对道的领悟,或者说各自对天地法则的领悟,虽然念诵经文,但是念诵之中自然而然带有了一丝自己对天地的领悟,已经成了斗法之势。

    如果分开两地,各自念各自的还好说,此时法海正在以佛光为赵有德洗涤身心,而许仙却在一旁念诵度人经,这一下,就让法海无法停下来,除非彻底医治好赵有德病或者许仙先停下来,不然,就只能硬着头皮念下去。

    因为一旦法海停下来,许仙的念诵度人经发出的青光会取而代之,赵有德只是一个普通人,这样突然切换两种浩大的神光,即使不死人,他的脑袋也会被神光摧毁,变成一个植物人。

    一旦赵有德变成植物人,许仙可以拍拍屁股走人,法海可不成,因为早就有人宣扬出去,法海要以佛法为赵有德治病,如果赵有德变成了植物人,法海也不用混了,金山寺能不能保住都是一个问题,那时法海的心魔更大,更别说渡劫成佛,飞升极乐世界了。

    法海心中暗怒,却也只能忍着,最后压制住心中的那一口怒气,开始专心念诵佛经。

    法海刚刚平静下来,身旁的金钵突然颤动,他立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本想立即收回佛光,可是一想到收回佛光的后果,大手狠狠的摁在了金钵上,忍着一口怒火,飞快的念经。

    许仙暗自一笑,在他的屁股下面不知何时多了一座巨大的石椅,许仙盘膝坐在上面,双目微闭,嘴唇快速开合,一道道仿佛天地初开时的声音从他的嘴里发出,化成一道道青光融入到周身的光芒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