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许仙的幸福生活 > 第二一八章 金星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了看天色,许仙没有去保和堂,直接回家了。

    刚到家,就见吕洞宾正坐在假山上的凉亭里一个人饮酒。

    “吕老哥,又想嫂子了?”许仙嘿嘿一笑,此时,他和吕洞宾算得上比较熟的朋友了,而且吕洞宾为人洒脱,不拘小节,再加上其他一些原因,吕洞宾都是和许仙平辈论交。

    “好了,你就不要再撩拨我的痛处了,有这功夫还不如想想办法帮老哥一把呢。”吕洞宾随手扔给许仙一杯酒道。

    许仙无奈道:“不是我不帮你,我教给你的东西都是经过很多实践证明的,虽然有些无底线,但是为了爱情,你可以无底线一次吧。”

    看到吕洞宾耷拉着脑袋,许仙急忙道:“好了,我抽时间帮你去找找牡丹仙子,不行的话,我再找青莲仙子,让她也帮帮忙,我想牡丹仙子和她待了那么久,应该会听一些劝告吧,唉,不是我说你,都是你当年太过决绝了。”

    吕洞宾皱了皱眉头道:“所以我现在后悔了。”

    “好了说正事,你们准备的怎么样,刚才我徒弟说了,他祖父让他三日后请法海去念经呢,如果你们还没准备好,可要抓紧了。”许仙脸色凝重道。

    吕洞宾眉头皱的更紧,道:“小子,你知道这件事牵连有多大吗?还有,我发现你小子好像对法海动了杀机,你这是在玩火,虽然灵鹫山那位顾忌佛道之争开启,不会对你怎么样,但你以后可要小心了,如果你不能把法海彻底杀死,以后的麻烦会更多,你知道我说的灵鹫山那位是谁吗?”

    许仙讪讪一笑道:“没想到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好吧,我承认,我早就想杀死法海了,当我知道他和我家娘子有仇的那一刻起,无时不刻不想杀死他,只是因为顾忌灵鹫山那位,所以才一直忍让,灵鹫山那位?如果不是他后来去了西方,你还得称呼那位一声老师呢。”

    “你知道的不少啊?好吧,我不追究你的秘密,总算你小子还有些分寸。”吕洞宾微微皱眉,沉吟道:“雷峰塔不简单,那是天上四大天王之一手中宝塔的投影,那宝塔也是灵鹫山那位赐给天王的,一旦施展偷天换日神通,必然会惊动他,还有灵鹫山之人,你诛杀法海,也必然惊动他师父,虽然那位不会亲自出手杀你,也会给你一个教训的。

    我专门推算了一番,发现梁王府中的人也会插手,这是一个变数,也许会阻碍你杀死法海,另外一个就是烛龙,烛龙逃出来的那丝元神也不会安生的,你要小心一些,还有就是佛门召开佛门聚会已经近了,杭州城聚集了不少的佛门高僧,这也是一个变数,你要杀法海,可要考虑清楚。

    你把这些事情告诉你家娘子,让他帮你把把关,我话不多说。”

    “这些人就没有什么敌人吗?难道那些敌人就如此看着他们顺利阻碍我们?”许仙有些不解道。

    吕洞宾道:“他们当然也有自己的对头,但你最好不要指望,还是做好万一的准备,还有,你说的秦桧也有可能暴起发难,他的伤势必须要一颗上古青龙的龙珠才能治好,他决不会放弃这次机会的,嘿嘿,小子,我发现你玩的挺大的,我都有些兴奋了。”

    “哼,你作为老哥哥,怎么不去天界搬一些救兵啊?就看我的笑话?”许仙埋怨道。

    吕洞宾一摊手,无奈道:“我也想啊,可是你不想想,这件事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我搬救兵,别人就不能吗?一旦那样,就有可能开启佛道之争大战,我可不想做这个引头人,成为罪人,除非他们先搬来救兵,我才会行动。

    小子,你也不用如此悲观,我说的虽然严重,却是为你好,不希望你依靠其他人,其实,这件事有六成的把握成功的,嘿嘿。”

    许仙一把抓过吕洞宾手中的酒瓶,猛灌一气,道:“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反正我只对付法海,哼。”

    吕洞宾听到许仙的话,把刚喝下去的一口酒全都喷了出来:“你小子怪洒脱,我服了你了。”

    来到后院,发现白素贞已经去仙府做最后的准备,只剩下苏小小留下来等着伺候许仙。

    “白姐姐他们都去了仙府,说是再祭炼一件法宝,以防出现意外。”苏小小低声道。

    许仙笑了笑道:“好了,和我说话怎么如此紧张?走,我教你做菜。”

    还没走到厨房,吕洞宾从外面走了过来,拉住许仙道:“你等会再教小小做菜,先和我出去一趟。”

    来到门外,吕洞宾施了个法术,两人突然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经到了杭州城外。

    “吕老哥,你要做什么?怎么神神秘秘的?”许仙有些疑惑,他还从来没见过吕洞宾这般小心呢。

    “你给我说实话,是不是招惹天庭的什么人了?”吕洞宾有些头大,因为他刚才收到消息,天庭好像有些人要对付许仙。

    “招惹天庭的人?没有啊?”许仙变得更加疑惑,良久才恍然道:“哦,我记得前些日子碰到了两个自称是天界巡察使的人,但我只是施展法术定住了他们,并没有杀他们,难道因为这事,天庭的人要杀我?”

    “你确信没有杀他们?”吕洞宾上下打量了一番许仙。

    许仙有些不悦道:“这事我有必要骗你吗?而且有你在,如果真杀了承认就是了,我还怕天庭不成?”

    吕洞宾被许仙的话噎的一怔,笑骂道:“你小子,我……好好好,真拿你没办法,只要你没有杀死那两个天界巡察使就好办。”

    话音一落,一道白光闪过,两人面前出现一道人,此人一头白发,眉心处有一个金黄色的五角星印记,手里拿着一柄拂尘,身穿八卦紫绶仙衣,眼睛精光闪闪,面如婴儿,一股超凡脱俗的气息从它的身上散发出来。

    “见过帝君。”道人上前见礼。

    吕洞宾急忙避开,还礼道:“见过李真人,不知真人前来有何见教?”

    道人微微一笑,捋了捋胡须,仔细打量了一番许仙,笑道:“帝君,贫道前来主要是因为这位小友,究竟是什么事情,想必帝君应该清楚。”

    吕洞宾急忙道:“李真人,我说了你相信吗?此人没有杀死那两人,凶手另有其人。”自从数年前天机混乱,如果不是太过密切的联系,根本算不清楚,吕洞宾此时也只能算出许仙不是凶手,但是真正的凶手是谁,他却推算不出。(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