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许仙的幸福生活 > 第一九一章 老吕被甩了
    许仙把玩着赵天豪送来利刃,经过研究,发现竟然是一件法宝,可惜不知怎么回事破损得非常严重,如果没有破损,这柄利刃的等级应该不低,至少也是一件顶级灵宝,甚至是渡劫灵宝,算得上是一件仙器了,但此时却只能算是一件法宝,除了锋利无匹,没有其它任何功能。

    许仙给赵达了一张诛邪破妖符,能破除妖气,定住妖精真身,让其无所遁形。

    许仙已经考虑清楚,这只妖怪修为不会太高,不然,不会寻一个老太太胡闹,传出去还怎么在妖界混下去,因此才敢出手降妖。

    “你小子不跟着师傅好好学武,怎么回来了?”赵达刚进家门,正好碰到要出门的赵天豪,被他老子劈头盖脸的训斥了一顿。

    赵达眼珠子一转,道:“哼,我师父已经教给我一门厉害的法术,现在正好在奶奶身上试一试。”

    “啪”赵天豪直接给了赵达一巴掌,怒道:“你学了本事就为了对付你奶奶?”

    赵达不满道:“你不问清楚就胡乱打人?我师父只看了你一眼就猜到我奶奶的情况了,这才教给我一些本事,哼,我是去救奶奶的,他被妖精附身了,你什么都不懂,还乱打人。”赵达一脸鄙视的看着自家老子,让赵天豪很不爽,但听到许仙从他身上就猜出自家老娘的情况,心中还是非常震惊的。

    “你师父让你怎么办?给为父说说。”赵天豪道。

    赵达一脸的高傲,道:“不能说,说了就不灵了。”

    “怎么?找了个师傅,连老子都不认了?”赵天豪顿时要发怒,举手就要打。

    赵达一溜烟跑开道:“我师傅说不能说的,一说就不灵了,妖精的耳朵灵着呢,万一听到了,不就防备着了?父亲大人,你还真是死脑筋,嘿嘿嘿。”

    赵达来到内宅,伸头伸脑的探看里面的情况,他的父亲则悄悄的跟在后面,他也怕出了什么差错,许仙施展隐身符,追在两人后面,他更怕出现什么差错,那乐子就大了,恐怕再也不能在杭州城混了。

    “你们都给我滚,给我滚出去,还不去给我买肉,好好伺候我的这些小狐狸?”一阵怒骂从后堂传来,接着就是一阵瓷器被摔碎的声音。

    赵达深吸了几口气,一溜小跑进入了后堂,刚进去,就发出一声惨呼。

    “奶奶,我是您孙子啊,你怎么打我?哎吆,哎吆,疼死我了。”

    话音一落,赵达就被扔了出来,一下子摔倒在地,来了个狗啃食。

    “你来做什么?这些日子就属你躲我躲得厉害,你是不是怕奶奶?”一个中气十足却又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

    赵达嘿嘿一笑道:“奶奶,你说哪里话啊,我怎么躲着您了?我是给您养的小狐狸找肉去了,你看,我带来的不是最上等的嫩肉吗?”

    “还算你有良心,快去喂喂它们吧,都一天没吃东西了,那些下人也太笨了,把他们全给我换了。”

    “奶奶,我这里还有个好东西,您看。”

    “啊……你这是……啊……”

    一声惨叫传来,接着就听赵达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

    赵天豪飞身窜进后堂,眼前的景象让他毛骨悚然,虽然学了一些武艺,但是眼前的景象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刚一进屋就看到自家老娘晕死在地上,在一旁还有一个巨大的黄毛狐狸,眉心贴着一张朱砂画的符咒,而他的儿子赵达,则有些虚弱的跪倒在一旁,得意的看着不能动弹的狐狸精。

    “老爹,我现在没力气了,你快去找一些铁链,穿了这狐狸精的琵琶骨,免得他变化走了,我们以后的麻烦就大了。”

    赵天豪此时可没心思和赵达扯淡,先把自家老娘扶到床上,然后很快拿来两根拇指粗细铁链和尖刀,几刀下去,就穿透了琵琶骨,然后用锁链穿了起来,命人用黑布罩上,抬到一个独立小院中锁到铁笼子里。

    “儿子,这真是你师父教你的?如果是真的,你以后可要听师父的话,多学些本事,我就是死了,也不用担心你了,我这辈子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赵天豪语重心长道。

    “嘿嘿,父亲,你放心就是,我这人就认死理,既然拜了师,当然要好好学本事,总不能坠了师父的名头,自家也没面子不是?”赵达嘿嘿一笑,接着道:“接下来父亲只需找一些桃木,把此妖烧死就成了,以后也不会有麻烦了”。

    许仙看到狐狸精被烧成飞灰,转身离开了赵府,直接回了自己家。

    “经过这件事,我算是为姐夫将来来杭州作了铺垫了,在杭州名正言顺的谋个职位应该不难。”

    刚进门,就看到吕洞宾愁眉苦脸的独自叹气,精神也有些萎靡。

    “怎么了,吕老哥?”许仙笑道,能让八仙之一的吕洞宾愁眉苦脸的事情,一定很有趣,许仙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呵呵,没事,没事。”吕洞宾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了,就要回自己的小院子。

    许仙嘿嘿一笑道:“好了,吕老哥,如果真的没事,你也不会在这里唉声叹气了,如意让我知道,以你的修为,应该不是和人打架的事情,说吧,也许我真的能帮你呢?”

    “我……我,唉,你自己看吧。”吕洞宾随手递给许仙一张纸条。

    “当年我苦恋你,你为了成仙,强渡三千情劫,决绝而去,今日你又来寻我,我也要出去散散心,你且请便。”

    “这是……”许仙目瞪口呆的看着纸条上字,低声自语道:“你这是被人家甩了啊?”

    “什么被甩了?我怎么被甩了?”所谓关心则乱,吕洞宾妄称风流潇洒,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搁到自己身上,就跟个傻子一样,什么都想不明白。

    “就像当年的你,人家白牡丹拿热脸贴你冷屁股,你直接升仙而去,现在你又来找人家,人家也给你个冷屁股,先晾晾你,唉,你的麻烦大喽,不知道白牡丹还回不回来找你。嗯,用流行时尚的话说,你被甩了,你失恋了,哈哈。”许仙一脸笑意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