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许仙的幸福生活 > 第一七三章 眼镜问世
    当许仙和王总管来到茅草屋外,就看到小六子拿着手中的铜色令牌一晃,柳树林中的很多柳树开始扭曲蠕动,好像变成了一条条大蟒蛇。

    刚才要走的两人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景象,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数根柳树枝猛的伸过来,卷住两人便扔了出去。

    许仙呵呵一笑道:“下人太不知礼数了,让王总管见笑了,我们走吧。”

    王总管尴尬的笑了笑,眼中的一丝不屑消失得无踪无影,取而代之的是恭敬,尊敬和敬畏,急忙道:“许先生请,许先生请。”

    许仙呵呵一笑道:“我这人,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反过来说也成立,我们走吧。”

    “外面有马车,先生不要急,坐马车慢慢去就成,我家老爷的眼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急在这一刻的。”王总管擦了一把眉头的汗珠,暗暗庆幸刚才没有口出不逊,因为他走出柳树林的时候,正好看到鼻青脸肿的两人。

    来到目的地,许仙才知道,有眼疾的人是退休的工部侍郎王侍郎,人已经近六十了,双眼昏花,看东西不清楚,这是典型的老花眼啊。

    在宋朝有老花眼的人不少,但却没有有效的医治办法,许仙意念一转,无数关于老花眼的知识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到了这个年纪除非动手术,根本无法根除,但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就是佩戴老花镜。

    “老花镜也不过是弄两个凸透镜片,然后再制造一个镜框,虽然不是很难,但是在这个注重修仙练道的世界里,很少有人研究,对那些名医来说也许真的很难,但在我看来就非常简单了,最主要的是确定眼睛的度数和凸透镜的度数如何才能匹配。”

    “许先生,我的这个眼疾已经有很长时间了,而且越来越严重,现在一到傍晚更是什么都看不清,眼前一片昏暗,我也找了很多名医,但都束手无策,我的一些老友也有这样的眼疾,痛苦得很,想看点书都不成。”王侍郎坐在太师椅上,一脸的无奈。

    许仙道:“呵呵,王侍郎这个眼疾我正好有些研究,不过需要侍郎配合一下,最后能治疗到什么程度,我也不敢保证,但一定会让侍郎比现在好些。”

    王侍郎呵呵一笑道:“有先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们年轻人是感受不到我这个糟老头的心情的,简直就跟瞎子一般,看什么都模糊。”

    许仙心里暗道:“不会还有白内障吧?不管他,先把老花镜弄出来,只要这个王侍郎认可,再介绍给他的朋友,这样慢慢传开了,比让街上的小乞丐宣传效果要好得多。”

    至于材料,倒不难找,水晶和琉璃都可以,琉璃就是所谓的玻璃,以许仙如今的修为,直接把玻璃或水晶高温融化,按照心意化成凸透镜,慢慢调试度数就成。

    而且许仙也没打算弄的多么精确,只要有些效果,让王侍郎能凑活着就成。

    虽然如此,也花费了三天,毕竟没有高科技仪器,全凭许仙一次次尝试,最后才终于弄出了两个镜片,至少让王侍郎能看清了许多倍。

    接着许仙又用竹子加工了个眼镜框,此时的许仙已经可以初步使用传说中的三昧真火,熔炼镜片和改变竹子形状并定型都很简单。

    等看到许仙制作出来的东西,王侍郎脸上满是惊奇,虽然看不清楚,但他知道许仙给他的东西他从来没见过,按照许仙的指点,他双手有些颤抖的拿着眼睛戴上,眼中模糊的世界顿时变得清晰了许多,甚至能直接拿着书看书。

    王侍郎一脸惊奇,不停的把眼睛摘下来再戴上,然后再摘下来再戴上,玩的不亦乐乎。

    最后更是戴上眼镜跑到院子中溜达去了,看了眼扔下许仙不管的王侍郎,王总管一阵尴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那个,许先生,实在抱歉,我家老爷可能是太高兴了,您的医术太神了,果然是神医,我都快把整个杭州城的名医请遍了,没有一个能让我家主人的眼疾好些的,可是您一出手,直接治好了。”

    说到这里,看着仍旧没有回来的王侍郎,王总管眉头的汗珠直冒,小心道:“许神医,您先坐着喝茶,我去喊我家老爷,见谅则个。”

    许仙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吹气,轻啜了一口,道:“王总管请便,王老侍郎也是一时高兴,不碍事的。”

    很快,王总管陪着王侍郎从远处屁颠屁颠的跑了回来,王侍郎脸上的褶子都笑成了一朵菊花,一路小跑,仿佛年轻了十几岁,在他身后则跟着家里的很多人,都是他们家里有些身份的人,就是仆人也跑来了不少,都想见见许仙这个先生,毕竟能治好他们家老爷眼疾的人,绝对是神仙中人,因为最近数年王侍郎因为眼疾,可没少训斥人,闹的全家上下都战战兢兢的。

    “先生真是大才,不止医术高明,还有一身高超手艺,如果你能进入工部,定能制作出很多见所未见的东西,可惜,朝廷奸臣当道,人才想要出头……”王侍郎带着刚刚问世的眼睛,不禁感叹。

    “咳咳咳……”还未等王侍郎说下去,一旁的王总管连连咳嗽,急忙道:“大人,还未请许先生好好休息呢。”

    王侍郎一拍脑袋道:“你看我这记性,一高兴就胡言乱语了,走走走,我们去后花园赏花,你去让厨房的人整治一桌酒肴,我要和许先生好好聊聊,然后就去几个老家伙那里走走,羡慕死他们,哈哈哈,许先生放心,我会帮你宣传的,如果让你藏着这样一门手艺,老夫才是罪人,哈哈哈。”

    王总管一脸吃惊的望着许仙,在他的记忆中,王侍郎还从未如此开怀笑过,以往在朝中也从未如此看重谁,许仙竟然能让他如此看重,看来是真有本事。

    想起在妙手堂被扔出来的两个人,王总管暗自侥幸,幸好他当时还算礼貌,不但请来了名医,还免去了出丑,而且以后再见到那两人,他也有了吹牛的资本,还可以顺便嘲笑一下,不自觉挺了挺腰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