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许仙的幸福生活 > 第一七二章 又一个刁蛮女
    “上次混元剑宗开启之时,我曾见过顾道人,还和此人结下仇怨,把此人的肉身轰成了肉泥,只让他的元神走脱了,这才多长时间,竟然找了一个上好的炉鼎,和我的肉身相比都有过之而无不及,难道青城派的实力这么强?随随便便就能找到这样的上好炉鼎?”许仙看了一眼旁边的白素贞。

    白素贞无奈一笑道:“青城剑派源远流长,从上古之时就已经有了,虽然现在不如以往,但门派中的底蕴不可小觑,至于究竟有多大的底蕴,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不过,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寻到这样一具上好炉鼎,我感觉其中应该还有其他原因。”

    白素贞仔细看了几眼顾道人,接着道:“我从顾道人的身上感应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嗯,怎么说呢,是同类的气息。”

    “熟悉的气息?难道他找了一具蛇妖的肉身当炉鼎?这也不是不可能,只是,这样的话至少要花费他数年的时间才能彻底炼化与元神相合,哪怕是有地仙相助,也至少需要半年的时间,除非是天仙出手,看来此人背后果然不简单啊。”许仙道。

    “官人打算怎么办?”白素贞道。

    许仙道:“我还没想好,不如就困他三天三夜,然后再放他们出去,算是惩罚了。”

    白素贞道:“那样的话,造成梁连失踪三天的,梁太师会坐不住的,如果引来朝廷的注意,麻烦就大了。”

    “嗯,那就先困上一天。”许仙无所谓道:“我的神医之路要提速了,如果我能彻底在杭州城打响神医的名头,和众多官员,甚至是皇帝拉上一丝关系,以后我们在这里就安稳多了。”

    白素贞笑道:“我看官人想得太简单了,那时也只能说我们在杭州城凡人社会里稳住了跟脚,但修炼界的因果可没那么简单就能斩断的,咦?苗寨的铃铛姑娘?她怎么来了?”

    “什么?苗寨的铃铛?”许仙的脑海里顿时出现一个蛮横调皮的小女孩的形象。

    “嗯,他她么来了?先让她进来吧。”白素贞轻轻一招手,众人面前瞬间出现了一位十**岁的少女,一脸懵逼的看着四周,在看到白素贞的时候,顿时一声欢呼。

    “白姐姐,真的是你吗?真的是白姐姐呢。”苗女铃铛一蹦三跳,一下子来到白素贞跟前,抱住白素贞大声喊叫。

    “好了铃铛,这里还有很多人呢,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当介绍到许仙的时候,铃铛的小脸瞬间红了起来,因为他和许仙第一次见面并不怎么愉快,现在又来投靠,很有些说不过去。

    “呵呵,铃铛姑娘,你怎么来杭州了?你父亲知不知道?如果是背着家里人逃出来的,我可是会把你送回去的。”许仙笑道。

    铃铛一听,顿时眉毛一拧,冷哼道:“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又不是来找你的,你管得着吗?”

    小青听了噗嗤笑了出来,看铃铛的眼神顿时放光,好像遇到知音一般,两人都是火爆脾气,而且直来直去,都是直肠子,心中藏不住话,这是同性相吸啊。

    许仙有些不好意的揉了揉鼻子,道:“你们慢慢聊,我还要回去炼法,而且妙手堂那边我也要过去看看,娘子,你们好好陪陪铃铛姑娘吧。”正要转身离开,又停住道:“对了,娘子,你这段日子注意一下佛门那边的情况,我跟和尚结的因果太大了,算算日子,他们应该快来了。”

    “一日后,你就把他们放了吧,算是一个教训。”留下一句话,许仙转眼消失在天青山庄。

    刚来到妙手堂,就看到柳树林外面已经来了十几个人,除了有三个一看就是大富大贵之家的仆人,其他的都是普通百姓。

    施展九转天眼一看,许仙就已经把众人的情况看了个差不多。

    “你去把柳树林外面的三个富人家仆人打扮的请到偏堂,我等会再去找他们,剩下的让他们一个个来。这是进出柳树林的腰牌,千万不要弄丢了,不然,你就要在柳树林里待上几天了。”许仙拿出两块铜牌,上面刻画着一些特殊的符文,随手扔给茅草屋中两个帮忙的下人。

    柳树林已经被许仙施展法力,以柳树为根基,布下了一座九宫**阵,防止普通人乱来,扰乱这里的清静。

    那些穷人的病都很好医治,只花费了半个时辰就把那些人医治好打发了。

    许仙来到偏堂,看着正在茅草屋中饮茶的三人,抱抱拳道:“让各位久等了,见谅见谅。”

    “见过许先生,听说许先生是再世华佗,医术高明,能够妙手回春,因此家里主人派我来请许先生走一趟,不知……”一位胖胖的中年人客气道,只是眼中仍旧有一丝不屑。

    另外两人甚至都有了一些不耐烦,连话都没说,只是看着胖子和许仙打招呼。

    “不知贵主人怎么称呼?”许仙也不在意,随意的坐在一张椅子上道。

    胖子急忙道:“我家主人原本是朝中侍郎,现在已经隐退,最近几年一直说眼疼,看东西时看不清晰,请了很多名医都无法医治好,听说许先生是再世华佗,想请许先生出手相救,我在这里先谢过先生了。”

    许仙无所谓的喝着茶,神色没有什么变化,这让胖子有些心虚,而另外两人看到许仙的表情,脸上的不屑之意更浓,其中一人甚至开始小声嘀咕道:“年纪轻轻,不知道医术如何,谱摆的倒不小,虽说胖子在侍郎家不过是一个管家,但也不是一个郎中能轻视的。”

    此人的声音虽然小,但此时此地非常安静,仍旧被其他人一字不落的听到,许仙轻轻一笑道:“呵呵,这位兄才说的是,小六子,把这位仁兄请出去。”

    听到许仙的话,刚才说话的人冷哼一声,道:“走就走,如果不是主人非让我来试一试,我才懒得来呢,穷乡僻壤的小地方,能有什么名医?不过是故弄玄虚罢了。”

    另外一人急忙道:“李兄,等等我,我们一块走吧。王兄,我们先走了,就不陪你了。”

    许仙等两人走后道:“我就跟你去一趟,看你主人究竟得了什么眼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