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许仙的幸福生活 > 第一六八章 妙手扬名
    九华山,地藏宗。

    一间禅房内,两名僧人盘膝对坐。

    如果许仙在这里定能认出两人,都算得上是熟人,其中一人正是金山和尚,而另外一人则是因为一条鲤鱼精而与许仙交过手的圆觉和尚。

    “圆觉师弟,接下来我还要去洛伽山观音道场和五台山文殊道场一趟,等从五台山下来就去杭州城,我们不如在那里见面,而且,杭州城必定要有一场精彩的好戏上演,我们正好观看一番,如何?”

    “我听金山师兄的安排,这次去主要是为了找许仙再战一场,不然,我道心无法圆满,心魔丛生,要突破到人仙境很难,师兄说的精彩好戏是什么?。”此时的圆觉和尚内敛深沉,眼中不时有金光闪过。

    金山和尚冷冷一笑道:“我看圆觉师弟是该去外面走走了,精彩好戏?当然是净慈寺的主持慧明禅师要举行一次小型的佛门聚会,听说是宣扬佛法,我看是借此机会打压灵隐寺,身为佛门之人,竟然还要内斗,这当然是精彩的好戏了。”

    圆觉和尚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现在佛道之争又显,他们还有心思内斗,果然精彩,难道师兄要出手教训他们一番?”

    金山长身而起,道:“到时再说吧,师弟,我们杭州城再见。”一步踏出,金山整个身体消失在圆觉的禅房内。

    圆觉和尚低眉顺眼,良久念了一声佛号,“南无阿弥陀佛,贫僧管不了其他事,许仙此人我是一定要找到的。”

    许仙吸收完万剑葫芦中的最后一丝地煞气,元神之上正好凝成了十二道地煞禁制,就在地煞禁制凝成的那一刹那,他感觉整个元神好像发生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抬头望向天穹,总感觉天上有什么东西盯着他。

    “难道我刚刚凝成十二道地煞禁制,老天爷就盯上我了?这雷劫也太邪门了吧?”许仙急忙收敛气息,他还没准备好渡雷劫。

    用手一指万剑葫芦,从里面飞出一条魂魄,正是在龙江之上收来的鲤鱼精的生魂,为了这条生魂,还和地藏道场的圆觉和尚结下了因果。

    为了避免地藏道场疯狂报复,许仙并没有立即把鲤鱼精的生魂祭炼万剑葫芦,而是一直镇压在万剑葫芦中,没有动他。

    到现在,终于确定地藏道场不可能因为一条鲤鱼精大肆报复,这才决定处置鲤鱼精。

    鲤鱼精的生魂一被许仙放出来,就指着许仙破口大骂。

    “小子,快快把本大王放了,不然,圆觉小和尚定会前来找你算账的,哼,你难道不怕地藏宗的报复?”

    许仙嘿嘿一笑,狰狞道:“我当然怕了,不然,也不会到现在才处置你,嘿嘿,看起来你并不怎么重要,到现在都没有地藏宗的人前来找我。”

    听到许仙的话,鲤鱼精顿时有些慌乱,仍旧装作镇定道:“小子,你不用骗我,地藏宗的人一定会来找你的,你还是快点把我放了,我会为你求情,让他们饶你一命的。”

    许仙嘿嘿狞笑,道:“你也不用装了,我现在就灭了你,看地藏宗的人来不来。”

    许仙伸手一抓,鲤鱼精的生魂变成一条黑线出现在他的手中,接着从万剑葫芦里又飞出数十个生魂,这都是些小以往杀死的妖怪和练气士的生魂,现在正好一并处置了。

    “正好用这些生魂祭炼一件法器,用来对付法海,省的我推倒雷峰塔的时候出来捣乱。”许仙祭炼的这件法器叫做玄阴定魂咒,以三十六条生魂为基础,施展玄阴秘法,祭炼一个时辰,用的时候,只需叫一声对方的名字,只要对方答应,玄阴定魂咒就会附到对方的身上,让其元神和肉身都无法动弹分毫,只有用自身意念慢慢磨去附身的定魂咒,才能恢复自由。

    只是要破开玄阴定魂咒,就是人仙也要耗费三个时辰,三个时辰的时间,足够许仙推倒雷峰塔,救出白素贞妖身了。

    这一日,许仙心血来潮,轻轻一转,变成了一个脸色稍黑,矮矮胖胖的中年男子,来到杭州城,他顺着一股气息来到西城,这里是杭州城普通人聚集的地方,都是一些平民百姓。

    一处院落外,聚集着数十人,正在小声议论着什么,其中一人许仙认识,正是找他看病的老人。

    “我给你们说,妙手堂的东家虽然年轻,但绝对是神医,再世华佗,更主要的是,人好,心地善良慈悲,你们看,我的病都好了,而且不收任何钱,你们看看,这才多少天,我的病彻底好了。”老头一扫看病时的颓废痴呆模样,口沫横飞的为周边的人介绍。

    “李老头,听你吹的,那人岂不成了神仙?再说了,他真就是神仙,可是离我们这里太远了啊?六十多里呢,走到那儿得多长时间啊?”有人质疑不相信。

    “切,我说你这就不懂了,你见过哪有神仙和我们住一块的?神仙岂不就是选一个人少的地方住?这已经算是近的了,王母娘娘还住在昆仑山呢,你说远不远?”李老头梗着脖子反驳道。

    周围的人顿时哄笑一片,许仙站在一旁听着,忍不住笑了笑,这老头倒是知恩图报的人,没有白免费给他看病。

    “真有你说的这么神,我就让我那个侄儿去看看,本来一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因为得罪了纨绔少爷,双脚都被打残了,连媳妇都娶不上,如果真能治好了,我们一大家子就给他立长生牌位,天天供着他。”又有人喊了一声。

    “他那是被人打残的,算不得病,能不能治好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试一试总没坏处。”李老头一时间也拿不准注意,有些心虚,他可不敢打包票,万一治不好,岂不落人口实,徒惹麻烦?

    被人打残了双腿,对如今的许仙来说并不是什么难题,以他如今的修为,再加上一些丹药,也就是麻烦一点而已。

    正要去别处逛逛,突然感觉有一丝熟悉的气息从远处升起,抬头望去,那股气息却隐藏在东城大富大贵之人居住的地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