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许仙的幸福生活 > 第一三三章 凡人斗法,神仙帮忙
    金黄色钵盂瞬间放出一道佛光,佛光挥洒,把白素贞笼罩其中。

    白素贞微微一笑,并没有出现惊慌的神色,因为她早在修炼天妖转生秘典的时候,就彻底斩去了妖身,可以说他已经抛弃了妖身,转生成了人,真正的人。

    这正是天妖转生秘典最大的奥秘,人类修炼能够转生成天妖真身,成为妖族中都极为罕见的天妖之身,而妖族修炼则能修成天妖真身,然后再把妖身斩去,就好似脱胎换骨,更贴切的说,转化成的天妖真身更像是一个胎盘,运转天妖转生秘典中的法门,在天妖真身中孕育出一具真正的人身,这具人身就好像妖族极尽升华,脱去妖身,不再属于妖族范畴。

    “法海,我早就知道你一心想要报复于我,可是,你也不想想,如果当年不是官人出手,我已经丧命你手,你不过是丢了几颗金丹,竟然念念不忘,我看你这辈子也不要想着荣登极乐了,哼。”说完,白素贞身上散发出一股强的气息,手中的龙泉剑****而出,刺向半空的金钵。

    两者在半空中不停的碰撞,强大的撞击,把半空的雷霆都轰散了一些。

    法海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他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白素贞竟然修炼了传说中的无上秘法,斩去妖身,成就人身,这种事情只在数千年前的妖族中发生过一次,谁也不知道其中的秘密,没想到一条小小的白蛇妖竟然有这么大的机缘。

    法海猛地喷出一口老血,怒吼道:“白素贞,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接着又哈哈大笑,露出一丝喜色,狂笑道:“哈哈哈,白素贞,你还是太过贪婪,如果你彻底舍弃妖身,我也拿你没办法,但是你却把斩去的天妖真身练成了身外化身,哈哈哈,这样,我们之间的因果虽然没有了,但是这具天妖真身却跑不掉,所有因果只有她来承担,我看你如何渡天劫,如何成就天仙业位?哈哈哈。”

    法海突然一指半空的金钵,无穷的佛光瞬间把无尽的毒雾一扫而光,玲珑塔从天而降,狠狠地砸在天妖真身之上。

    “法海,你敢伤我娘子天妖化身,我必定杀上金山寺,毁你肉身,灭你元神,让你彻底消失在天地间。”

    许仙原本以为这次雷劫即使不死,也要元气大损,甚至会有数年的虚弱期,虽能成就元神,元神也会被雷霆劈得四肢不全。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当雷霆临体,他的元神竟然散发出黑白二气,轻轻旋转,便把所有的雷霆绞成粉末,然后化成一股极为精纯的造化生气,融入到他的元神之中。

    他的元神不但没有衰弱,反而愈发的强横。

    阴阳合,雷电生,春雷一响,万物复苏,所以说,雷霆中不但有毁灭气息,也有生生造化之气,只要经受雷霆而不死,就能得到其中的造化生气。

    到了最后,阴阳二气化成一道黑洞,瞬间把天上的雷霆,甚至是劫云都吞噬一空,提取出其中的造化生气,融入到许仙元神中。

    一渡过雷劫,就看到法海正要施展金钵斩杀白素贞的天妖真身。

    如果天妖真身被斩杀,白素贞想要渡劫成就天仙业位就会变得极为困难,就好像法海被白素贞盗取六颗金丹,到现在都不敢突破到地仙境,因为那是一件他永远抹不去的心魔。

    白素贞的天妖化身被斩,因果纠缠之下,也会变成白素贞的心魔,只要心魔不除,就永远别想度过劫数成就天仙业位。

    随着许仙话音落下,他的元神化成一流光回到了肉身之中,双眼张开,两道丈许长的精光冒出,双眼一黑一白,甚是吓人。

    “许仙,你虽然成就了元神,但仍旧不是我的对手,嘿嘿,今日,我无论如何都要收了白素贞的天妖化身,以报当年之仇,以解我心头只恨,只有这样我才能突破现在的境界,甚至飞升极乐,哈哈哈。”

    法海双眼一眯,随手一指,半空的玲珑宝塔化成黄光撞向许仙,白素贞怒斥一声,手中的龙泉剑飞快劈出数剑,原本就被白素贞劈的有些溃散的玲珑宝塔,在白素贞这次的全力攻击下,彻底崩散,变成了一片金光。

    无穷金光变幻不定,最后又凝成了一尊三寸高下的黄金宝塔,轻轻一震,在虚空中震裂出一道裂缝,宝塔钻进虚空裂缝中消失不见。

    “多谢师兄相助,哈哈哈,白素贞,如想要回天妖真身,就来金山寺找老衲吧,哈哈哈。”

    刚才玲珑宝塔在消失的时候,又射出一道金线,帮助法海收了白素贞的天妖化身,白素贞和许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天妖化身被法海收进金钵中,因为刚才那尊小小的宝塔上散发出一股强横的气息,让他们两人根本动弹不得。

    法海刚刚飞到半空,他身旁的虚空突然破裂,从中露出一截剑尖,那剑尖正好点在法海手中的金钵上,金钵直接从他的手中掉落,而且好似失去了神通一般,白素贞的天妖化身从中掉落。

    见此,白素贞大喜,那里还顾得上客气,急忙收回天妖化身,有些感激的看着虚空中突兀出现的半截剑尖。

    法海气得老脸通红,却不敢怒骂,能够破裂虚空的人,至少也是天仙人物,哪里是他敢招惹的?

    “前辈何人?为何向我出手?难道就不怕传出去被满天神佛笑话吗?”法海虽然不敢怒骂,却也没有忍气吞声。

    “呵呵,我是谁?你还不配知道,你这小和尚真好笑,你怎么不想想在七子山出手破我封印的事情?嗯?还有,玲珑宝塔的来历我也清楚,嘿嘿,五十步笑百步,你好自为之,呵呵,走了……”半截剑尖突兀的消失,时空裂缝瞬间闭合,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法海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双手不停地颤抖,眉头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吕祖……吕祖……是他出手……”法海失魂落魄的向山下走去,看都没看早就愣在一旁的宋喆宋吉两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