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许仙的幸福生活 > 第六十八章传说中的神器
    白素贞也是惊讶的看着许仙,因为她为了寻找一千多年前的小牧童,推算过许仙的前世,可是,许仙从小牧童那一世就一直没有走上过修炼之路。

    此时听许仙所讲,应该是觉醒前世修炼的记忆,难道一千八百年前再往前,许仙曾经是一位修士?如今轮回无数次,终于开始觉醒以往的和修炼有关的记忆?

    白素贞从许仙怀里挣脱出来,一脸欣喜的看着许仙,“官人,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这一世之前可能有一世是练气士,现在又重新踏上修炼之路,所以开始觉醒那一世的记忆,这对于你以后的修炼有很大的帮助,就是修炼资质也会提升很多。

    你那一世的修炼经验甚至一些道术神通都可能会慢慢觉醒,一旦全部觉醒,即使记不起那一世的具体事情,修炼速度也会增快十几数十倍,恐怕很快就能超过我和小青了,呵呵,真是恭喜官人了。”

    许仙配合的从椅子上一下子站起来,挺胸抬头,自信满满道:“那是当然,我早就说了,我不是一般人,一旦我开始发飙,你们都赶不上我的,嘿嘿。

    想来正如娘子说的一样,我从闭关中出来,好像冥冥中有一股指引,我竟然从一个山洞中进入了妖界,妖界啊,娘子,你知道吗?我进入妖界了,我现在都怀疑当日为什么给你要龙泉剑和玄武神甲,也许那时候我就已经开始觉醒了?”

    白素贞听到许仙说进入到了妖界,顿时来了精神,许仙除去和苏小小有关的事情,其他的全都一丝不差的告诉了白素贞。

    白素贞本有些怀疑,但一想到许仙觉醒前世记忆,修为突飞猛进,又有龙泉剑和玄武神甲在身,机缘巧合之下,能取得这样的战果也不是不可能。

    也只能说情之一字,谁能堪破?陷入其中,就是有数千年道行的白素贞也脱身不出来,原本不应该相信的,可是因为一颗心全都放在了许仙的身上,这才没有怀疑其中疑点。

    “怪不得,我说这几天怎么那股心性胆战的心悸感觉消失不见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官人做的,没想到原本需要我来保护的官人,现在反过来保护我了,嘻嘻。”白素贞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

    许仙看的春心荡漾,一把抱住白素贞,不管什么时间,也不管白素贞怎么挣扎,走向卧房。

    经过一番云雨,白素贞愈发的娇艳,脸色微红,看了许仙一眼,便躺在许仙的怀中,枕着胳膊睡着了。

    望着在自己怀中安心熟睡的白素贞,许仙心中更不是滋味,苏小小的容貌在他的脑海里冒出来,但是在古代这种社会环境下,不管是什么妖族,习俗都和人类相似,特别是一些女妖,一旦真的钟情于一个人类,那可比人类女子还要忠心。

    许仙虽然不认为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但要彻底把苏小小仍在妖界不管不问,他还真有些做不出来。

    一时间,他的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一会儿感觉对不住苏小小,让他一个人在妖界待着等待,他还许下了诺言,一定要接小狐狸回来。

    一会儿他感觉更对不起白素贞,白素贞对他真是没说的,把一个作为人妻能做的事情都做了,他却还在欺骗,而且编谎言欺骗,白素贞却毫不怀疑的就相信了他所说的一切,无条件的相信,而且毫无心机的躺在他的怀中。

    虽然白素贞也有欺骗他,但那时为了他好,把它作为一个普通人才那样做的,而他欺骗白素贞,却是因为自己,而不是因为对方。

    许仙躺在床上,虽然抱着赤裸裸的白素贞,心中却再也没有一丝****,感觉烦躁的要发狂。

    最后轻轻把白素贞放到床上,来到院子中,找到洗衣服的地方,从那儿找来一件被后世称为夫妻之间认错神器的东西,悄悄的来到卧室。

    许仙来到床边,看着仍旧带着一丝笑意,沉睡不醒的白素贞,心中变的更加内疚,但他也是一个有担当的人,既然做了就要认,如果翻脸不认人,恐怕白素贞以后知道了也不一定赞同他的做法。

    悄悄的把神器搓衣板放到床前,撩起衣服,跪倒上面,静静的等待白素贞从睡梦中醒来。

    “就看这传说中的神器有没有化腐朽为神奇,化悲痛为力量,化坏事为好事的力量了,希望我能安全的度过这一关。”

    这一等就是一个时辰,白素贞这才从睡梦中醒来,轻轻伸了个懒腰,突然看到床边趴着的许仙,急忙拉过一件衣服披在身上。

    许仙急忙跪好,一脸小学生做错事的认错模样,低着脑袋,一句话也不说。

    白素贞被许仙的举动给震惊的不轻,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愣在了那里,很快清醒过来,急忙穿上衣服。

    “官人,你这是做什么啊?跪在这里干什么?”

    放在宋朝这个大环境,男人只能跪天跪地跪君王,跪老师跪父母,却从来没有说跪妻子的,如果要被外人知道了,非得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现在是男权社会,男人才是老大,虽然说夫妻举案齐眉,其实妻子在丈夫面前地位也不高,如果丈夫让妻子做事没办成,甚至可以休掉,但从来没见过丈夫竟然给妻子下跪的事情。

    白素贞虽然是白蛇妖,但却深受人族礼仪的影响,急忙就要给许仙跪下,他可不敢承受许仙这一跪,但却被许仙挡住了。

    “官人,你这是做什么,是不是素贞做错了什么?”白素贞脸色巨变,眼中甚至有一丝绝望,“官人,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只管说,为何要如此?”

    许仙低着头,喃喃道:“不是娘子做错了什么,是我做错事了,对不起娘子,所以想请求娘子原谅,如果娘子不原谅,我就一直跪着不起来。”

    “官人,你这说的是哪里话?不管你做过什么事情,让我白白承受你这一跪都不值得,没有什过错能打得过你这一跪的,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能随意跪的,快起来。”白素贞脸色有些苍白,急忙要把许仙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