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许仙的幸福生活 > 第二十九章 龙泉传说
    许仙可不管自己做的事情能引发怎么样的动静,回到家神魂回归本体,回到床上,抱着白素贞就呼呼大睡,一觉睡到大天亮。

    如果不是听到白素贞的惊呼,还不醒呢。

    “怎么了娘子,怎么大呼小叫的啊。”许仙睡得有些迷糊了,竟然把昨天把龙泉剑放到床头的事情给忘了,使劲揉着眼睛,迷迷糊糊道。

    白素贞急忙来到床边,拍了拍许仙,道:“没什么官人,你再睡会吧。”

    许仙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道:“不用了,睡不着了,咦?娘子手中怎么拿着一把宝剑?这是什么剑?难道是娘子炼制的法宝?”

    许仙看到白素贞拿着的龙泉剑,顿时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却仍旧装迷糊,故作惊讶道:“我来看看,是不是比我的黑棒槌厉害。”

    许仙故作姿态的仔细打量了一番你,道:“也看不出来有什么神奇的吗?很厉害吗?”

    白素贞温婉一笑,道:“官人,这可不是我炼制的,再说我也没这么大的本事啊,你看这里,这是上古巫文,这两个字叫做龙泉,正是这把剑的名字。”

    “龙泉剑?嗯,我好像在书上看过,据说好像是大秦帝国的开国皇帝始皇帝召集天下能工巧匠,收罗天下天材地宝,最后锤炼了三把宝剑,分别是太阿龙泉布工,太阿剑始皇帝随身佩戴,至于龙泉和布工却没有记载,难道这就是始皇帝打造的三把神剑之一龙泉神剑?”

    “不错正是此剑。”白素贞一手倒背,一手轻抚发丝,来回踱着脚步,最后停下来道:“官人刚才说的都是史书上记载的,而有些神仙绘本上可不是这样说的,这三把剑可不简单,就算是天神遇到这三把剑都要躲着走。”

    “据说始皇帝修为惊天动地,甚至享福了四海龙族,更是从天下龙族的身上抽取龙血,然后提炼出精华,再配合首山赤铜,天河星辰砂,星辰神铁等等无数的珍贵材料,更是着急了天下所有善于炼制法宝的修士,共同祭炼了三把宝剑,就是太阿剑、龙泉剑和布工剑。”

    “太阿剑中祭祀了始皇帝的精血,所以那把剑被始皇帝佩戴在身边,而龙泉剑则祭祀了始皇帝收集的龙血精华,所以名为龙泉,至于布工剑,没有详细记载,也是最不出名的一把剑,究竟有什么公用没有人说得清。”

    “龙泉剑因为其中蕴含着天下所有龙族的精血,所以能够压制龙族,那时候的龙族臣服于始皇帝,所以始皇帝又被称为祖龙,后来始皇帝竟然野心膨胀,想要伐天,和天帝争夺三界至尊的宝座,后来始皇帝被击败,太阿剑随着始皇帝被封印在始皇陵,而龙泉剑和布工剑不知去向,没想到今天龙泉剑竟然出现在这里,真不知是福是祸。”

    白素贞仍旧心有余悸的望着许仙手上的龙泉剑,总感觉心中不安。

    “怕什么,既然出现在我们这里,那就说明和我们有缘,正好娘子也用剑,你就把这把龙泉剑收了,岂不正好?”许仙笑道。

    白素贞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丝担忧,道:“龙泉剑干系太大,我哪怕祭炼了,也不敢用,一旦被人认出来,恐怕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龙族不会让这把剑出现在其他人手里的,这样他们岂不是受制于人?”

    许仙有些无奈,本以为可以送给白素贞使用,没想到却不敢用,牵扯太大。

    “先不管其他,娘子还是滴血认主了再说吧,大不了收着不用,等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再用,再说,那时候娘子的实力也许已经不用再害怕什么了呢。”

    白素贞想了想,感觉也没有其他什么更好的办法,便接过龙泉剑,用手一摸,一滴精血渗入龙泉剑中,接着龙泉剑闪过一道光华,发出一声低沉的龙吟,最后化成一颗微尘没入白素贞的手心,已经被白素贞炼化了。

    “幸好这把剑不知如何身受重伤,剑中元灵极为虚弱,不然,我恐怕炼化不了,还要被此剑斩杀。”白素贞道。

    许仙有些无所谓,心中却极为震惊,原本以为这把剑也就是顶级灵宝,现在听白素贞介绍,这把剑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据传,这把剑出世的时候,便剑气直冲牛斗,天庭震动,惊动了满天神佛,惊动了鬼神,虽是后天所产,却堪比先天灵宝,威力无穷,但现在恐怕也就是顶级灵宝的威能,想要恢复如初,却只要到何年何月了。”白素贞叹了口气,有些满足又有些遗憾。

    “什么?堪比先天灵宝?我擦,早知道我哪里还用这么大方?直接炼化了和万剑葫芦合一,岂不法宝大成?随着时间成长,至少也能达到先天灵宝的级别?我滴个娘嘞,后悔死我了,不过,算了,肥水不流外人田,给娘子用,也算是给自己用,反正不吃亏,就是感觉有些肉疼。”许仙一脸的苦逼,很快又恢复正常,怕被白素贞发现。

    接着又安慰自己道:“既然我手机的那些剑气能把龙泉剑从巅峰打落到如今模样,我收集了那些剑气,却也不吃亏。”

    许仙知道那些剑气是数千柄上古神剑剑意精华,又经过数千年吸收天地灵气,和龙泉宝剑拼杀,其实早就不弱于龙泉宝剑,只要祭炼得当,万剑葫芦以后的成就应该还在龙泉剑之上。

    “老子还有玄门和无极图呢,就连神魂都和先天阴阳二气融合一体,龙泉剑算个鸟啊,就当送给娘子的结婚礼物了,哼。”许仙自我安慰道。

    “对了官人,昨天晚上你有没有感觉到苏州城外有很多地方出现了剧烈的元气波动,特别是虎丘山方向?”白素贞刚问完就知道说错了,问错了。

    许仙抬头,用一双无辜的眼睛望着白素贞道:“啥?你说什么?娘子?”

    白素贞有些结巴道:“哈哈,那个,官人,你现在饿了吗?我去给你做早餐,等下我和小青还要出去置办些布料,正好给你做几套衣服和鞋子。”

    白素贞说完就走了,留下许仙一脸懵逼的模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