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许仙的幸福生活 > 第十六章 真的有岳飞秦桧?
    收拾好了一切,张员外名人端来上好的茶水,又拿了一些点心伺候着,焦急的看着沉睡不醒的张玉堂和许仙,却又不敢轻易说话。

    许仙收了锦鸡精,从他的身上拿出一根银针,这也是一件法宝,应该说是一件灵器,算不得法宝。

    许仙审视了一番,仔细感应了一下,抹去了上面锦鸡精的精神烙印,发现里面有一千多滴精血,而且每一滴精血之上都有一丝魂魄,其中一滴正是张玉堂的。

    “这只锦鸡精也不知要练什么邪术,竟然要收集这么多普通人的精血,实在是太犯天合了,早晚要遭报应。”

    出了这根银针,许仙没有在她的身上找到其他什么法宝,太穷了,特别是这种独自修行的妖族,更是穷得叮当响。

    “张员外,令郎不是什么病,而是被这只锦鸡精取了一滴心头精血和一丝魂魄,又被施了邪术,所以才会昏睡不醒,即使我解了邪术,令郎醒了也会失去一纪的寿元。”

    许仙却不想让人以为自己骗他们,得把所有的事情说明白,万一张员外心中不平,到处乱说,万一碰到一个修行中人,有的起一番风波,烦的紧。

    “啊?真的?竟然少一纪的寿元?那岂不是折寿十二年啊?”张员外夫妇大惊,十二年啊,古代人平均寿命本来也就五六十年,如果再少十二年,那就是短命了。

    “我没有必要骗你们,不过还好的是,妖精的宝贝没有被损害,而且妖精取令郎精血的时间也没有超过一个时辰,不然就补不回来了。”许仙暗叹一口气,其他的精血都至少被取出来了十二个时辰以上,就是被送回去,也于事无补了。

    “嗯,我这就施法为令郎续命,你们站到三尺开外,不要打搅我,否则出了事情我不负责。”许仙拿出银针,看了张员外夫妇一眼。

    张员外使劲点头,喝退仆从,夫妇俩站到远处,一声不吭。

    许仙施法逼出银针中张玉堂的那滴精血,轻轻一点,精血飞入张玉堂的胸口,二一个虚幻的人影飞入张玉堂的眉心,正是那丝魂魄。

    长须一口气,总算是搞定,然后又施法让张玉堂清醒了过来。

    只见张玉堂有些虚弱,脸色苍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很快又昏睡了过去。

    “张员外,虽然令郎没事了,但身子还是有些虚弱,需要养上十天,这才能彻底恢复过来,我也不客气,这把剑我就拿走了,我们修炼之人最怕欠人因果,现在正好了解因果,你们也不必谢我。”

    许仙拿过追星剑,仔细打量了一番,讲清了其中的一切。

    “上仙说笑了,别说是这把剑,就是我这条老命,只要能救儿子我也认了,而且这把剑已经传了数百年,在我们张家也就是一柄普通的剑,顶多算是装饰品,而且还要担心惹来灾祸,现在上仙拿去,正好去了我的心病,还要谢谢上仙。”

    张员外此时已经看出许仙绝对是正道之人,再说用一把没什么用的剑换儿子十二年寿命,说什么都是自己赚了,哪里还有什么不满。

    很快仆从从外面进来,端着一个盘子,上面全是十两的纹银,一共五十块,“上仙,这是小民的一点心意,还请笑纳。”

    “呵呵呵,张员外,我刚才已经说了,我们之间的因果已经了结,这银子我是不能取的,好了,有缘我们再相见吧,如果再见面,员外就当我们不认识好了,忘记这里发生的一切。”

    说完,身形一晃,已经消失在房中,不知去向。

    “上仙放心,小老儿定当谨记,定当谨记。”

    许仙可不敢保证以后彻底不会和张玉堂一家有什么联系,谁知道小青那一出又会以什么形式上演,据说张玉堂下凡还是因为小青呢,如果不见上一面,岂不是白下凡一遭?

    “就让我看看老天会以什么形式弥补这一环节。”

    看着眼前通体五金之精炼制的追星剑,许仙从万剑葫芦中取出无名神铁打造的剑胎,然后与追星剑合一继续祭炼。

    “万剑葫芦的材质应该是一种不低于星辰神铁的金属,看着很像传说中的混沌神铁,可惜从来没有人见过,混沌神铁可是天地未开只是就存在的神铁,比五金之精和星辰神铁不知高了多少个档次,最大的好处就是修为再低的人也能祭炼这也是混沌神铁的一种特性,和五金之精、天河星辰砂一块祭炼的神剑,绝对厉害非凡。”

    打了几道符箓,混沌神铁就慢慢渗透到追星剑中,而追星剑也开始慢慢变形,最后气化成烟在凝结在最外层,只留下一柄宛如韭菜叶,没有柄的飞剑,通体晶莹如玉,最后飞入万剑葫芦悬浮在葫芦中心,滴溜溜的乱转,散发出一道道剑气,这些剑气不停的淬炼万剑葫芦的葫芦体,在上面刻画出不知名的符文。

    随着符文增多,万剑葫芦变得愈发的古朴,最后竟然变成了一个通体青色的葫芦,葫芦上面布满了无数的符文,好似一种大道符号,最后符号一闪而逝,万剑葫芦也化成了巴掌大小,飞到许仙的手心。

    “嘿嘿嘿,成了,总算是初步祭炼成功了,这万剑葫芦的将来恐怕要比我想象的厉害,就是黑棒槌都不一定比得上,哈哈哈,发达了,发达了。”

    许仙喷出一口元气,在上面刻画下自己的精神烙印,万剑葫芦瞬间有缩小了无数倍,化成米粒大小飞入许仙的眉心,最后出现在许仙的紫府中,悬浮在无极图和玄门的中间。

    “汉文,汉文,出大事了,出大事了。”还未来得及好好庆祝一番,门外又传来了李公甫的声音,听着充满了愤怒。

    许仙急忙开门,一脸疑惑的望着李公甫“又怎么了姐夫?谁招惹你了,以你的本事,好像没人敢把你怎么样吧?”

    “我当人没事,谁敢惹我,早就一圈打过去了,是奸相秦桧,前几日,忠臣岳飞被奸相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给坏了,就连他的家人也受到了牵连,气死我了,打仗没本事,窝里斗却是一把好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