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宇破天辰 > 第四十七章 六十年前?
    第四十七章六十年前?

    “啊…………”原本寂静无声的虚空漩涡里,这个时候却是充满了惊恐害怕的尖叫声,而发出这个声音的主人,自然比便是可儿。

    “这是什么鬼地方啊?”可儿这么一声尖叫,自然也是让沈毅听见了。对于可儿的叫声,沈毅一边拍着可儿的肩膀,一边吼叫道:“先冷静一下,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这个时候就连沈毅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现在的这种的情况,因为在这个虚空漩涡里,他们的身体呈现半飘浮状态。四周都是由闪电一样的东西构成的类似隧道一样的东西。

    沈毅之前用手去触碰过,但是一旦触碰到那层由雷电构成的薄膜便是会被闪电击中,不知为何,沈毅的体内是有着雷系本源元素的。但还是会被这些闪电给麻痹。

    当他准备对那空间通道的墙壁进行攻击的时候,可儿却是突然看向前方叫道:“哥哥,有光。”

    “光?”沈毅闻言,抬起头来,看向那有光的地方,只见光源距离他们越来越近,直到他们睁不开眼睛的一刹那,他们感觉身体突然变重了。

    “啊…………”

    噗通一声!

    也不知摔在了那儿,可儿趴在一个软绵绵的东西身上,睁开眼睛开了一眼四周,到处都是草木密林,见到四周的景象,可儿不由惊喜的说道:“出来了,哥哥我们出来了诶。”

    “搞了半天还是昆仑山吗?”。听到这个声音,可儿先是一愣,随后惊慌的转过头去看向身后,因为刚刚那道声音并不是沈毅发出来的,而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看到可儿转过头来,女子突然叫道:“你们也被那怪洞吸进来了?”见到那熟悉的女子,可儿也是无语的说道:“怎么会是你?”眼前的女子正是一小时前遇到的那位身穿碧绿色素裙吹着柔美的玉笛女子。

    “难不成你也是被那黑洞强扯进来的”看向女子,可儿没好气的问道。这个时候,只听见下方突然传出一道抱怨的声音:“我说你俩聊天能不能不坐在我背上聊啊?”

    听到这个声音,可儿和女子都是低头一看,原来沈毅不是不见了,而是被他两当坐垫坐在身下了。见状,女子和可儿立刻站了起来,将沈毅一把扶起来,沈毅一边拍着沈毅的泥土草屑一边呻吟道:“哎呦喂,我的妈呀,劲再大点的话,我这老腰都快折断了。”

    听到沈毅说出的老腰,女子不由噗嗤一笑:“你这家伙,年纪轻轻的,还老腰,你以为你是那些长生不老的老妖怪啊?”

    见到女子开口,沈毅揉着腰杆,对女子问道:“你怎么会被那黑洞吸进来了?”

    “我怎么知道,我当时看到那黑洞很奇怪就想上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谁知道还没靠近,就被吸进来了。”听完女子的话,可儿和沈毅这才对视一眼,无奈的笑了笑。因为他们的情况和女子的几乎差不多一样。

    “对了,还不知道姑娘你的名字了?”沈毅整理着衣裳,对着女子问道。

    女子看了看四周,没好气的答道:“苏止熙。”说完自己的名字,苏止熙一脸茫然的看向四周,喃喃说道:“这里是昆仑山吧?”

    得知了女子的名字,沈毅也是一脸茫然的看向四周,旋即摇了摇头:“不知道,总感觉看起来有些不像。而且…………”

    说到这里,沈毅没有继续说下去,苏止熙偏过头来看向沈毅好奇的问道:“而且什么?你倒是说啊,别吊我胃口。”

    “你们难道没有发现,这附近空气中的源气浓郁了很多吗?”。沈毅的话,立刻引起了可儿和苏止熙的注意,再两人细细的观察了一遍之后,这才发现,还真和沈毅说的那样,空气中的源气比起之前浓郁了不止五倍。

    “等等,难不成我们在那个通道里呆了整整一晚上,可是这也不对啊!”苏止熙的话也是让沈毅和可儿一愣,他们进入那口黑洞的时候,还是傍晚了。怎么现在已经是白天了。刚刚他们在隧道里呆的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但是外界的天怎么就大亮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可儿看着沈毅疑惑的问道,沈毅也是不解的摇了摇头:“总之,我们先去其他地方看看。”

    “嗯”可儿点了点头,立马同意的沈毅的话。而苏止熙在看了看周围陌生的环境后,也是一脸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那就先去看看吧。”

    沈毅见状,缓缓点头一笑,于是乎便是率先向着前方的一条道路上行去。一路下来,三人没有看到任何一人,当他们行走了大概一个小时后,三人终于是走到了一处有着人烟的地方,而且人数还不少。

    在三人来到一个镇上的时候,沈毅被镇上大门口的那块牌匾所吸引了:“你大爷的,太坑了吧?”可儿同样是被那块牌匾上的汉字给吸引了:“怎么会这样,我们又回到凌阳镇了?”

    “凌阳镇?这不是太行山地区吗?”。苏止熙这个时候也是注意到了那块牌匾上的三个大字,他们三个人居然被那黑洞传送到凌阳镇来了。可是,在沈毅看来那凌阳镇的牌匾跟以前比起来似乎又有些不同,看起来要新一点了。

    在知道这是凌阳镇之后,三人又开始向镇上走去,可是一路下来,他们完全蒙住了,因为所有人穿的衣服几乎都是统一的蓝色和黑色还有灰色的中山装。而他们三人的穿着则是让其他人觉得十分的奇怪,一路下来都是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

    “哥,我怎么感觉怪怪的?”可儿靠近沈毅小声的对着沈毅说道,沈毅也是点了点头,无论是周围的环境、人群都让人感觉十分的怪异。当一位身穿白色套装的男子,戴着一顶类似军帽的帽子骑着一辆自行车路过沈毅他们身边的时候,沈毅、可儿、苏止熙眼睛瞪得老大了。他们没想到的是,这里居然还有这么传统的送信的信使。而且,刚刚那辆老爷车,沈毅还是小的时候在乡下看到过。

    “我要疯了,凌阳镇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落后了?”苏止熙看着周围的一切,发狂般的叫道。

    而沈毅也是十分纳闷的掏出手机看了看,顿时惊讶的说道:“奇怪了,怎么没信号了。”

    “喂,小伙子,你拿的是什么东西啊?”就在沈毅掏出手机,想要看时间的时候,附近坐在门槛前正抽着叶子烟的大爷扯起嗓子便是对沈毅叫道。听到老大爷的叫声,沈毅顿时无语,但表面上还是淡淡的笑道:“手机啊!”

    “手机?手机是个什么东西啊?”大爷身旁,一位正用簸箕过滤着玉米的杂物的一位老大妈也是好奇的问道。

    “凌阳镇的人,不可能变得这么没知识了吧?”听到老大妈的问话,苏止熙也是不由好笑的看向可儿问道。可儿摇了摇头,示意她也是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看着四周的一切,沈毅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但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随后,沈毅走到老大爷身旁,蹲下身子笑脸问道:“老大爷,请问这是秦岭山区吧?”虽然知道这是凌阳镇,但是沈毅并明白为什么,此时的凌阳镇跟他之前看到的有很大的不一样。

    老大爷听到沈毅这么一问,吐着烟圈好笑道:“这当然是秦岭了。”听到老大爷的回复,沈毅旋即点了点头,当他的目光微抬看向老大爷屋子里挂着的一块十分老旧的钟表时,定睛看了看,顿时纳闷了起来:“老大爷,没想到你还喜欢收藏旧东西啊。不过,你那钟表上的时间可得改一改。”

    听到沈毅的话,老大爷纳闷的看了一眼屋内,转过头来突然笑道:“这时间是对的,我改什么。再说了,那块钟我前天才拿到的,怎么会是旧东西了?”

    老大爷的话,立刻让沈毅的脸色峻变了起来,苏止熙看着沈毅的表情,纳闷的问道:“你管人家的钟表是新的还是旧的。”这时,可儿也是走了上来,看着沈毅那一脸有些失神的表情,也是纳闷的问道:“哥,你怎么了?”沈毅没有回答可儿的话,低下头来看着老大爷问道:“老大爷,能请问你一下,今天是什么时间吗?”。

    听着沈毅这么一问,老大爷还没开口,旁边的大婶却是笑道:“今天不是三月二十号吗?”。

    “那现在是什么年份?”沈毅继续追问道。大婶一愣,无奈的笑道:“年份?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一九五六年了。”

    轰!

    听到这个年份,沈毅的头脑宛如爆炸了一般,顿时摇头笑道:“大婶,你可别骗我,现在怎么可能是一九五六年?”沈毅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也是十分的澎湃。

    可儿、苏止熙同样是感到意外,随沈毅的目光看向那位大婶,大婶放下手中的东西,认真的说道:“我骗你们干嘛,这是什么时间就是什么时间啊。”

    “飘羽,立刻把当下的时间地点告诉我。”脑海中,沈毅直接对飘羽说道。飘羽在扫描了当前时空后,报出了的时间让沈毅难以接受了起来。

    “主人,当前时间是公元一九五六年秦岭山区太行山地区凌阳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