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宇破天辰 > 第九章 坟地木盒
    第九章坟地木盒

    一旁的语诺听到沈毅对村里的群众说的一番话,内心也是不由一颤,三年来,除了他的哥哥孟君曾经帮她说过话,直到今天唯有沈毅挺身而出,帮她解脱。而对于沈毅的话,不少群众的脸色都是微微有些变化的看向一旁表情茫然的可儿。

    沈毅的话并没有停止,再一次说道:“语诺她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而已,她并没有对你们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来,为什么大家都要这般对她了?今天,我以一个外来人的身份,向大家请问一句,语诺到底做错了什么,让的大家这般的瞧不起语诺,并且憎恨她?”

    “哼,就如你一个外来人所说的那样,你都不了解情况,有什么资格盘问我们?”这个时候,一名年轻的男子站了出来,看着沈毅愤怒的说道。刚刚沈毅拖过来的一名男子,便是改名男子的弟弟,对于沈毅刚才的做法,他自然是有些对沈毅的气愤。

    “对,没错,我没有什么资格,我一个外来人,管这些事情的确管的有些多了。但这几天跟语诺和孟君他们兄妹俩生活的过程中我渐渐发现,他们兄妹俩都是那么的商量,那么的乐于助人。相反,在场的各位却是无时无刻不给这对兄妹找麻烦。”

    “那你也不问问,这贱丫头,到底做了什么,才让村民们讨厌她的。”这时,一名抱着小孩子的妇女再一次说出了这般尖酸刻薄的话出来。沈毅无奈的摇了摇头,略微有些生气道:“这位大婶,希望你注意你的说话方式,你再这样叫语诺贱丫头,日后怎么去教导你手中的小宝宝?你这样做,还配得上为人父母吗?”

    “我呸,臭小子,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对我们指手画脚的?”

    “就凭这个!”沈毅说完,便是冲上前去,对着刚刚出言不逊的男子的手腕直接一扭,只听家咔嚓一声,男子的手臂顿时脱臼了。

    看着男子不停的惨叫,沈毅再度对着村里的男人们说道:“脸面我已经给足了,如果在这般出言不逊,我不介意让你们的胳膊再断一只。”

    “你这混蛋,你也不问问这个小贱人的父母还有叔伯是怎么死的?”见到自己男人的手臂被沈毅扳断了。一名妇女也是不顾一切的说了出来。

    沈毅听到这里,好奇的目光看向身后的语诺,看着语诺那一脸忧伤的表情,沈毅的内心有些迷惑了起来。而这个时候,孟君和何宇光也是赶了过来。而在两人赶来的一瞬间,语诺居然留下了伤心的泪水,扑通一声,双膝跪在地上,一边流泪,语诺一边哭着说道:“是我的错,我该死!”

    孟君看到这一幕,眼睛一红,马上跑到语诺跟前,转身跪在乡亲们的面前哭道:“各位乡亲,我求你们不要在逼我妹妹了,她也不想那么做,她也不想那么做啊?”

    一旁的何宇光不由走到沈毅跟前问道:“怎么回事,他们两兄妹怎么都哭起来了?”

    沈毅对于何宇光说的话,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旋即走到孟君身前说道:“孟大哥,站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你没有道理他们下跪。”

    “沈毅,我妹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真的是没办法啊!”说到这里,孟君的泪水再度唰唰而下,而在其身后的语诺见状,也是爬到孟君的跟前哭道:“哥,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不好。”

    “这种祸害,就不应该留在世上。”这时,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话,被沈毅和语诺听进了耳朵里。语诺这一次实在是受不了这种侮辱了,一气之下,居然站起身来,向着不远处的一面墙壁上跑了过去。沈毅见状,立刻对着可儿喝到:“可儿,拦住她。”

    可儿听到沈毅的叫声,单手举起,对着奔向墙壁的语诺,便是一吸,生源之气形成的吸力,瞬间语诺那轻巧的身子,便是被一阵风刮到了可儿的身旁,可儿一边扶着语诺,一边安慰道:“语诺,你这又是何苦了?”

    “从今天开始,如果谁再敢说出一些侮辱语诺的话,我沈毅绝不饶恕。”沈毅说着,血红的眼睛带着一丝愤恨的幽怨看向在场的所有人。看着沈毅那赤裸裸威胁他们的眼神,村人都是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而就在这时,人群的后面却是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够了,大家别围在这里,该干嘛干嘛去吧。”

    紧接着,人群之中立刻让出了一跳通道,对于突然出现的白发老者,孟君却是抽泣的叫道:“村庄爷爷。”

    “村长?”沈毅和何宇光听到孟君的这声叫法,都是不由惊讶的抬起头来,看向白发老者。

    “年轻人,意气用事,并不是解决这件事情的办法。”对于村长的话,沈毅摇头笑道:“难道村长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村长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语诺和孟君,顿时叹气说道:“语诺、孟君,今天我在这里替乡亲们给你们道歉,这三年来,他们的确是对你们太过了一点。”

    “村长,您别这么说,毕竟这让您也太为难了。”孟君立刻站起身来,对着村长说道。

    “既然村长您老人家都这般说了,为何三年来,都不曾出面阻止了?”可儿的一番话,直接让村长沉默了起来。

    “哥,我想去看看爸爸妈妈。”这时,被可儿拉着的语诺,红着眼睛,对着孟君说道。孟君听到这句话,缓缓点了点头道:“好,我这就陪你去。”

    “可儿,你陪孟大哥和语诺一起去吧。”沈毅对着可儿说道。可儿点了点头:“嗯。”

    在语诺和孟君离开之后,村民们也是渐渐散去了,看着离开的孟君和语诺,沈毅好奇的看向村长颇为客气的说道:“老人家,能给我们说说,语诺他们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村长点了点头,一边走一边说道:“他们家的事情在村里也算不得什么秘密,告诉你们也无妨。这件事情还得从三年前说起。”

    一路走着,沈毅和何宇光伴随村长左右,村长也是一直讲着:“三年前,语诺一家六口人过得也挺幸福的,但是那段美好的时光没有持续多久,便是被语诺身上出现的奇怪现象给终止了。我记得,三年前的一个晚上,语诺的身体突然不知为何,皮肤的颜色闪烁变化不断,并且她身体表面的温度也是变幻不断。当时,村里的任何人看到这一幕都是胡乱猜测了起来,妖魔附身、山妖的诅咒等等的话语都是随口而出。”

    “期间找过不少大夫给语诺诊断,但是都没有任何用处,而且凡是接触过语诺的大夫,走出大山之后都是命不久矣。一直到第二年的一个清晨,语诺的身体再度不受控制起来,村里的不少人见到语诺的房顶,奇异的光环闪烁之后,除了她的哥哥,语诺的父母还有叔叔和婶婶都是在那一次纷纷过世。”

    听到这里,沈毅和何宇光的表情也是不由一愣,何宇光立马问道:“村长,难道,就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语诺的父母还有叔叔婶婶死亡的吗?”

    “原因?原因就只有孟君知道,而且孟君也告诉过我的,但是到现在为止,我都是不曾相信过。”村长的这一番话,直接让沈毅和何宇光纳闷了,两人同时问道:“那究竟是什么原因了?”

    根据孟君告诉我的,那天早上,语诺的身体再一次出现的那种不受控制的体温,全身的肤色也是五颜六色的,语诺的父母和叔婶在接触到语诺的一瞬间,皆是被语诺身体所散发出的光柱贯穿身体而亡!

    “光柱?”

    “贯穿身体?”

    这一次,沈毅和何宇光皆是不知道该怎么去想象那一幕,村长看着远处山坡上的坟地,摇了摇头说道:“你们两个小伙子,还是去多关照一下孟君和语诺吧。他们两兄妹,这三年来,过得着实不容易啊!”说完,村长便是无奈的一阵叹息之后,离开了。

    村长离开后,沈毅和何宇光也是来到山坡上的坟地,这座坟场,埋葬了几代百合镇已经去世的老一辈。

    三人陪着语诺和孟君拜祭了父母之后,准备陪孟君和语诺下山的时候,何宇光在转过头的瞬间,却是被一道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反光刺了一下眼睛,好奇心促使何宇光偏过头去,看向坟地深处一个反光的物体。

    “奇怪了,什么东西在反光了?”何宇光一边说着,一边向着反光源行去。沈毅看着何宇光走进坟地里面,不由叫道:“你干什么了?”

    何宇光背对着挥了挥手,径直的向前走去,当他走到反光源的位置,拨开那遮挡的枯草树枝,一根大约长二十五公分的实木盒子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看着实木盒子的正面有着一枚镶嵌在上面的铜片,何宇光便是明白,刚刚反光的东西,就是这枚铜片,可是这坟地里怎么会有一个木盒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