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宇破天辰 > 第八章 看不下去了
    第八章看不下去了

    今天,已经是沈毅三人来到百合镇的第五天了,五天的时间里,沈毅三人也是逐渐跟村庄里的一些容易相处的人熟悉了起来。但是在这五天里,沈毅也是不得不对有些事情感到厌恶。

    那便是语诺的事情,他不明白的是,语诺为什么不受村里的人欢迎,也许就是因为这种排斥,导致语诺的个性孤僻内向。特别是有一次,晚上吃饭的时候,语诺捂着脸从门外走进来,也不理会沈毅和孟君他们,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等晚饭过后,沈毅在房子的背后发现,语诺正在用温毛巾擦拭着脸上一条肉眼可见细长的伤痕。

    沈毅好心上前询问,语诺却是毫无感觉的说道:“没事,习惯了!”

    当晚,沈毅也是找孟君问了一下,谁知道孟君也是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说道:“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都习惯了。”

    “难道你这个当哥哥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受伤,就无动于衷吗?”对于沈毅的话,孟君先是一愣,旋即叹气道:“沈毅兄弟,有些事情,我就算给你说了,也无济于事。三年前的语诺并不是这样的,但是也从那时候开始,语诺便是遭受村里的人的排挤,平时对我还好些,但是对语诺…………唉!”

    深夜,沈毅躺在床上,回想着之前孟君给他说的那些话,在联系到村里人对语诺的称呼,扫把星、死货、贱丫头…………。沈毅也是长长的舒了口气。难道就这样坐视不理吗?何宇光跟沈毅睡在同一张床上,听着沈毅的叹气声,不由偏过头问道:“喂,那个雷影确定要来吗?都已经过了五天了,还是没什么消息。”

    “等吧,应该快了,他既然让我们来了这里,就一定有他的用意。”沈毅说完这句话,便是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沈毅早早的起了床,看着还沉在睡梦中的何宇光,也会没有将他叫醒。来到后院的时候,看着语诺正在抽井水,沈毅缓步的走上前去,当他打算帮语诺将水桶提上来的时候,却是注意到了语诺的脸上,让她奇怪的是,语诺脸上的那道疤痕居然消失不见了。这才两天不到啊!这康复速度也太快了点吧。更何况,还没留下什么印记。

    语诺转过身来,见到看着自己的沈毅,淡淡的说道:“这么早就起来了,不多睡会。”

    “没有睡懒觉的习惯,来,我帮你提水。”

    “不用,你玩你的。”当语诺的目光看向那两手都提着水桶的沈毅,顿时有些惊讶了起来:“没想到你们城里人还干过这些。”

    “你这说的,现在的城里人哪一家的爷爷那代不是从农村走出去的,而且我小的时候也在农村带过,这些事情自然会做啊!”沈毅一边笑着对语诺说道,一边将水桶的水往一口大缸里倒。

    “诶,沈毅兄弟,你起来这么早啊。这些事情我来就是了,你来干什么。”孟君从前屋进来,看见沈毅在帮忙往水缸里倒水,顿时走上前去说道。沈毅微微一笑:“没事,就当锻炼!”

    一上午的时间,沈毅都在帮语诺和孟君收拾家里的一切,别看他们都是住在乡村低矮的平房里,但在沈毅看来,住在这种环境优美,空气清新的平房里,比住在成华别墅区都要舒服的多。

    中午吃过午饭,孟君看了一眼外面的天气,感觉挺不错的,便是对着语诺说道:“小妹,你待会出去采点蕨菜回来,让沈毅他们尝尝鲜。”

    “孟哥,不用那么麻烦的,我们随便吃什么都行。”这次,何宇光倒是十分积极的说道。孟君却是笑道:“你们就别跟我见外了,这大山里啊,没什么大鱼大肉招待你们,但是那些野菜绝对是城里吃不着的。”

    听着孟君的笑声,沈毅、何宇光、可儿也只能微笑着点了点头,偏过头去,沈毅看向可儿说道:“可儿,要不待会我们和语诺一起去采蕨菜怎么样?”

    “好啊!”可儿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看向沈毅回复道。语诺听着两人的话,顿了顿说道:“那边的路很湿的,你们还是别去的好。”

    “哎呀,没事,就当游山玩水。”沈毅对着语诺笑道。

    下午两点左右,沈毅和可儿便是跟在语诺身后走出了房子,一路上沈毅再度见到了那周围邻居对着语诺露出的一丝不屑和厌恶的眼神,而看语诺,却是面无表情的一直向前走,丝毫不理会那些乡亲的厌恶眼神。

    来到语诺所说的那段山坡之后,沈毅他们也是看到了那沼泽地里的蕨菜时,可儿好奇的问道:“这些就是蕨菜吗?”

    沈毅看向可儿说道:“对啊,蕨菜又叫拳头菜、猫爪、龙头菜,喜生于浅山区向阳地块,多分布于稀疏针阔混交林;其食用部分是未展开的幼嫩叶芽,经处理的蕨菜口感清香滑润,再拌以佐料,清凉爽口,是难得的上乘酒菜,还可以炒吃,加工成干菜,做馅、腌渍成罐头。”

    听着沈毅一口气说出了这么多关于蕨菜的相关信息,语诺不由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初中的时候,我父亲因为工作原因经常下乡,所以也搞到了很多土特产和一些地区特有的野菜,所以就吃过蕨菜的,味道还蛮不错的。”沈毅对着可儿和语诺淡淡的笑道。

    当沈毅和语诺交谈之后,目光随意一瞟,便是看到了远处的一座雪峰,语诺看向沈毅看向的方向,淡淡的说道:“怎么,你要去太白山?”

    “太白山?原来那就是太白山,秦岭山脉的主峰。”看着远处雪白的山峰,沈毅的眼神中充满了迷茫和疑惑,不知道雷影他们还与多久才会来这里!

    采完了蕨菜,一行三人便是按着原路返回。回到村里的时候,语诺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着沈毅和可儿说道:“你们等我一下,我去那边弄一些食材过来。”

    “好!”沈毅和可儿同时回应道。两人便是站在远处一边聊天,看着四周,因为两人的穿着还是比较显眼,所以时不时有那么一些干完农活回来的人在他们身上停顿几秒钟。

    等了将近十分钟,也不见语诺回来,沈毅好奇的看向语诺刚刚离去的那个方向:“怎么回事,那个地方应该不是太远,怎么会去这么久了?”

    “哥哥,要不我们一起过去找语诺吧。”

    “嗯,也好。”沈毅听了可儿的话,便是点点头答应道,两人便一同向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一丛篱笆围栏外面,四名颇为年轻的男子拦住想要过去的语诺,不停的嘲笑:“我说你这个贱女人,都这么不受村里的人欢迎了,居然还不离开。真是脸皮比猪皮还厚啊!”

    “如果你说够了,就让我过去。”语诺看着面前的四名男子,皱眉说道。

    “哟嚯,我倒是看看,你今天想怎么样,难道还想害死我们四个啊!骚娘们。”

    “还别说,这女人前两年没长大还看不出来什么,现在倒是要身材有身材了,可惜就是运气被了点。”

    听到其中一名男子淫邪的话语,语诺的脸顿时变得不好看了起来:“请你们放尊重一点。”

    “你他么值得我们尊重吗?”男子说完,欲想将手伸到可儿的下巴时,却是在中途被一只手给拦住了。男子见状,看向旁边,脸色顿时变了起来,这个男人他认识,正是这几天住在语诺家里的那三个人中的其中一名男子。

    沈毅冷冰冰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刚刚这四个男人说的话,他全部听进了耳朵里,对于这些混蛋,沈毅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旋即轻轻将手一掰,只听见咔的一声,男子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啊,我的手。”

    冷眼看着面前的四名男子,沈毅没好气的说道:“同是一个村里的人,何必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况且你们还是四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孩子,这算他么的什么本事。”说完,沈毅当着语诺和可儿的面,将四名男子全部打翻在了地上。随后拖着四名男子的衣领对着语诺说道:“跟我走!”

    语诺见状:“别这样,这样的话,会把村里的人都得罪了的。”

    “如果你想继续别别人这么对待的话,就继续拉着我。”听到沈毅的话,语诺的身体不由微微一阵颤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当村里的人看着沈毅双手拖着被教训了的四人,扔在地上的时候,不少人都是不客气的冲上前来问道:“喂,你干什么啊,这是,怎么把人打成这样了。”

    “你一个外来人,未免管的太多了一点吧?”

    “什么玩意嘛,老公,你没事吧?”一名妇女将地上其中一名男子伏在身上,不由一阵幽怨的眼神看向沈毅说道。

    沈毅看着这所谓的乡里乡亲,不由摇了摇头大声说道:“大家都是个村里的人,为什么不能和语诺还有她哥哥好好相处了。说句实在话,今天我是真的看不下去了。无论一个人犯了多大的错,但终归应该原谅她的。更何况,语诺并没有对你们做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她。从我来到这个村子里的那一天起,我每天看到的都是你们队语诺的辱骂和羞辱。我想请问一下在场的各位,如果你们家里的孩子,天天都被人这般辱骂,你们心里会怎么想了?”

    不少人听到沈毅这番话,都是沉默了起来,沈毅看得出来,他的话似乎起了一些作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