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宇破天辰 > 第一百七十四章 赔礼道歉
    第一百七十四章赔礼道歉

    听着泰宏会所里传出来的一阵阵的痛叫声,围在泰宏会所外围的群众都想往里挤进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一看到四区的人那一道道凶狠的目光时,没有一个人敢再次向前迈出一步。

    叫声持续了大约十分钟,泰宏会所内部,沈毅坐在不远处的一张沙发上,看着那一群被收拾的人模狗样的家伙,不由蔑视的轻笑了一声:“哼……”然后伸出手去也,缓缓的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甘甜的茶水。

    紧接着,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沈翔:“怎么样?这个结果你满意了吧!”

    说实话,沈翔现在压根都不知道该怎麽开口了,他本以为沈毅只是轻轻的教训这群家伙,没想到四区的兄弟下手不是一般的狠,现在在他眼中,浮现出了几道被打的十分狼狈的身影。

    沈翔转过头去对着沈毅轻轻说道:“沈毅,就这样吧。在打下去闹出人命可就不好了。”

    沈毅当然明白沈翔担心的是什么,看着那几个脸都开始变形了的家伙,缓缓摇了摇头:“翔,你还是太心软了啊!不过,既然你都已经说话了。我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说完,沈毅便对着四区的兄弟挥了挥手。看到沈毅挥手的命令,四区的兄弟快速的站到了一旁。沈毅站起身来,走到被打的几人身边,看着地上的几人那破烂不堪的衣裳和鼻青脸肿样子。

    沈毅不屑的一笑:“要不是我兄弟发话了,你认为你们这些混蛋还可以活下去吗?还有你……。”

    说道这里,沈毅的目光撇向了那名姓李的男子:“我不管你是什么李家的人,还是其他狗屁家族的人。记住我的话,敬人者,人敬之。辱人者,人辱之。

    别总是一幅老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出去行事。没有家族,你连屁都不是。”听着沈毅言语中的讽刺,姓李的男子十分的不甘心,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他,沈毅绝对是第一个人敢揍他的人。

    不过想到这里还是沈毅的地盘,他还是忍气吞声的回道:“大哥,我知道错了。你就放过我吧。”沈毅撇了撇手,一脸无趣的笑道:“哼,这个我可没办法。问我那位兄弟吧。”

    说道这里,男子立刻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站起来,缓步的移动到了沈翔的跟前,样子有些哭泣的看着沈翔说道:“大哥,我们能走了吗?”看着男子现在的模样,再对照今天早上打自己时的那副嚣张的表情。沈翔皱着眉头冷冰冰的吐出了一个字来:“滚…………。”

    听到沈翔这句十分不客气的话,李姓男子真的很想冲过去给沈翔两巴掌,但是碍于沈毅现在还在这里,所以他是一忍再忍,他在这一刻也在心里发誓,日后一定会让沈毅和沈翔为此付出代价。

    也因为这个誓言,南宁李家在今后的岁月里,会得罪一个他们永远感到恐怖的一个人,也因为这个誓言南宁李家的路将会在未来不久的日子里,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话。

    当然了,这就是后话了!就在李姓男子准备走的时候,沈毅确实不客气的喝到:“喂,我还没让你走了,这么激动干什么?”

    听到沈毅这一句话,被挨打的几人顿时脸色唰的一下垮了下来。这家伙还想干什么?还没打够吗?李姓男子转过身来,看向沈毅露出了一个不情愿的笑脸:“大哥,你还有什么事啊?”

    沈毅蠕动着嘴唇,看着沈毅淡淡的说道:“我兄弟的那张脸你也看到了,医药费这方面,难道还要我们自己出吗?”听到这里,一旁的蓝欢不由‘噗哧’一笑,沈毅这家伙打了人就行了,现在又开始说起医药费的事情了。

    现在看来,沈毅是不想让这群南宁来的家伙们轻松的离开啊!听着沈毅那冷峻的话语,李姓男子再度转过头去看着沈毅,喃喃笑道:“您说的是,我马上给钱,马上…………。

    ”说着,沈毅便是看到李姓男子缓步的走到他身旁的那名女子身边,在女子耳朵旁轻轻的嘀咕了几句,女子便是快速的从包里拿出了一张纸条,看那样子似乎是一张面额较大的汇款单。

    写好了汇款单上的金额之后,李姓男子再度缓步的拖着受伤的身子来到沈毅跟前,将单子递给沈毅,沈毅看也没看就将单子交给了猛哥,猛哥直接将单子揣进了包里。

    沈毅之所以不看,是因为他知道这家伙绝对不会随便的拿出几万块钱的,少了自己又得挨一顿打,不值得。

    而且,在写金额的时候,沈毅大致瞟了一眼,似乎面额是六位数的样子,现在想想差不多也有十来万左右吧。索性,沈毅也没有打算在找他的麻烦了!

    人也打了,钱也要了,再做个什么的话,沈毅自己也不知道还能在做些什么了。眼看着李姓男子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的离开,身后的小弟也是狼狈不堪的跟了上去。

    等到几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沈毅等人眼帘的时候。沈毅这才对着四区的弟兄们说道:“今天辛苦大家了,为了我的一些私事让大家来帮忙,麻烦你们了。”

    说完,沈毅将目光转向猛哥,示意猛哥带人离开。长时间的合作,早已让猛哥和沈毅之间产生了一种微妙的默契。猛哥也是立刻点了点头。对着四区的人挥了挥手。

    在猛哥的带领下,四区的人也是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泰宏会所。蓝欢抄着两只手战在沈毅的身旁,看着猛哥的离去,缓缓说道:“真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是怎样想的,对自己的手下都这样客客气气的。”“呵呵”对于蓝欢的话,沈毅也只能微微笑道:“这就是你不懂了吧。要想得到他人的尊敬,首先得先尊敬他人。无论对方是什么人。尊重是最基本的礼貌。”

    “哎,好了,好了,我的沈毅老大,别再说教了。小女子受教了!”听着蓝欢这样一句话,六班的所有男生都是看着沈毅和蓝欢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对此,沈毅也只能看着身旁的沈翔,再看看蓝欢,不有摇头笑了起来。蓝欢看着李姓男子离去的方向,心里微微松了口气:“幸好没有发现我!”而在李姓男子离开不久之后,一辆红色的法拉利上,李姓男子看着车子后视镜里看着自己鼻青脸肿的模样,不由对着前方的挡风玻璃一圈爆轰而去。

    玻璃毫发无损,但是他的拳头却是血淋淋的鲜血直流,眼睛里充满的愤怒和不甘:“姓沈的,咱们走着瞧,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比今天沉重十倍,百倍的代价!啊…………”

    听见男子的怒吼,车子副驾驶上的女子忍不住的打一个寒颤,跟着男子这么久以来,今天她是真正的意识到男子是真的发怒了。所以,对男子的发怒,他不敢吱声半句。也只能尴尬的低着头。而沈毅对这件事情却是毫不知情,就算知道了,李姓男子又能干个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