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宇破天辰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再遇王云天
    第一百六十四章再遇王云天

    看到地上大山的尸体,跟大山关系较好的兄弟,都是看着沈毅就想上去收拾沈毅。可是,看见沈毅身旁的五人,都是有些心有余悸。毕竟,自己刚才一上去便是被那五人一个照面给放倒在地。现在他们一个二个的腰、手、腿上都还隐隐有些作痛。

    而羽瑞则是站在沈毅的身旁看着沈毅若有所思,表情凝重的看着地上的大山,虽然他不知道到底沈毅知道了些什么。可是现在他也不好多问。而羽萍和她的妈妈也是搀扶着走了上来,看着沈毅,本想道谢。却被羽瑞做出一个的一个手势给止住了。

    就在沈毅想对羽瑞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便是从侧面传来了一阵哭泣的声音:“大山啊!我的儿子…………”

    沈毅眉头微微一皱,看着穿着朴素的来人,是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农村妇女。沈毅便是转头看着羽瑞。羽瑞自然明白沈毅想说什么,便是对沈毅解释道:“那个人是大山的妈妈,大山从小就失去了父亲,跟着他妈妈相依为命,可是现在大山死了。估计,大山的妈妈得伤心一阵了。”

    沈毅听到这里,心里难免也存有一丝愧疚。只见,这个时候,大山的一个好友走了过去,扶住大山的母亲,含情默默的对着大山母亲说道:“大娘,都怪我不好,没有保护好大山。被那个人杀害了。”说完,男子用右手食指指了指不远处的沈毅。

    大山的母亲一听,眼泪更是刷刷而下,一股猛劲的冲到了沈毅面前猛拉着沈毅的衣服哭泣的叫道:“你还我儿子,你还我儿子……呜呜…………。”听到一位母亲拉着自己的衣角叫喊着,沈毅的眼眶也不由红润了起来,他现在也不能给这里的人解释事情的缘由。而且,就算他说了相信也没几个人会认为他的话会有任何的可信度。

    于是,沈毅就这么让大山的母亲摇晃着自己的衣角。羽瑞的妈妈见了也是拉着大山的母亲,语气里也是带着一丝忧郁说道:“大山他娘,你就节哀顺变吧,我想大山也不是面前的这位年轻小伙子杀害的。”

    “哼,不是他杀的,还能有谁?不就是为你家说了几句好话吗,这就帮起杀人犯来了。”只见大山的那位朋友针锋相对的对着羽瑞妈妈喝道。而羽瑞也是忍不住的出声制止:“请你说话小心一点,大山绝对不是沈毅杀害的。待会等警察来了,一些事情自然会明白的。你不要血口喷人。”

    听着羽瑞的话,大山的那个朋友不屑的一笑:“哼,我就看看,警察来了,还能放过你们。”他本来还想继续说什么。可是这个时候沈毅却是开口了:“你若是在说一句话,我撕烂你的嘴。”

    “哈哈,乡亲们,大家听见了吧。这混蛋杀了大山,还想来威胁我。我就不信待会警察还制服不了你。”

    沈毅皱眉对着黄琳说道:“让他闭嘴。”黄琳微微点头,身形快速的一闪,来到大山的那位朋友身后,对着后颈轻轻一拍,那名男子顿时倒地了。这一幕,让周围的人皆是一愣,这又是一条人命啊?黄琳看着众人那恐惧的目光,不由摇头说了一句:“等警察来了,他就会醒过来。”说完,黄琳便是回到了沈毅这边。

    白玉地区是蓬州县的一个小乡镇,里市区还是有着一段距离,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也就是下午三点多接近四点了。只听见远处响起了警车的警报声音,众人眼睛皆是一亮,警察来了。说来也巧,被扶在另外一边在石凳上坐着的那名大山的朋友,也是在这个时候苏醒了过来。

    警车很快的停在了沈毅等人身旁,一下车一名男子本想问死者在什么地方,却是看到了不远处的沈毅,顿时惊喜的叫道:“沈毅,想不到你也在这里。”沈毅也是在王云天叫道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回过神来。也是走上前去笑脸相迎的说道:“王警官,好久不见了。”

    来者正是蓬州县城南分局,刑警大队的队长王云天。就在王云天想和沈毅在说两句的时候,大山那个朋友立刻蹿到了王云天的跟前叫道:“警官,你可得为我死去的兄弟做主啊!”见到来者一上来就给自己冒了这样一句话,王云天不由眉头一皱:“你知道谁是凶手?”

    “知道,就是他。”说着,便是指向了沈毅。王云天不由疑惑的看着沈毅,再看看面前的这名男子,顿时有些疑惑的说道:“不管谁是凶手,先让我的法医查看一下,死者的身体。”说完,王云天向着背后的人挥了挥手,只见一名全身白色大衣的一名法医走了上来。

    来到大山的尸体旁,开始查看了起来。而那名男子也是继续对着王云天说道:“警官,你一定要把这个人抓起来。大山他死的太冤了。”对于这名男子的话,王云天的确有些不相信,再看看沈毅那沉重的表情,王云天便断定这事情没那么简单!

    过了片刻,法医站起身来,走到了王云天的跟前,本想说什么,却是被沈毅的一句话给拦下了:“法医,是不是检查不出来什么?不知道死因?”法医一愣,看向王云天,王云天则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法医这才对沈毅说道:“的确如此。我现在的确是不知道死者的真正死因。”王云天也是被沈毅的话给吸引了过去:“沈毅,你是怎么知道的?”沈毅看着地上大山的尸体,在看向法医说道:“想必您应该听说过蛊毒吧?”

    听到沈毅说出的蛊毒二字,王云天和法医皆是一惊。法医不慌不忙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这名死者,是死于中了蛊毒?”沈毅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看着王云天说道:“有些事情,我实在是不能多说。还请您原谅,但是有一个人也许可以为你解答这一切的谜题。”

    “谁?”王云天立刻问道。

    沈毅走到王云天的身旁,对着王云天的耳朵轻轻说了些什么,便是站直了身子。王云天缓缓的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紧接着,王云天便是对着身后的警察挥了挥手:“大家帮忙把死者的尸体放到车子上。”听了王云天的命令,身后的几名警官立刻行动起来。

    而王云天也是对着周围的群众说道:“乡亲们,我是蓬州县城南分局刑警大队的队长,我叫王云天。我现在可以在这里给大家说清楚一些事情。这位名叫大山的年轻人绝对不是沈毅杀的。所以,大家不必要惊慌。如果,大家不相信的话,我王云天就以我刑警大队大队长的身份担保,沈毅绝对不是杀害大山的凶手。”

    那名大山的朋友立刻回应道:“警官,不会因为你跟这家伙认识,所以才替他洗脱罪过的吧?”

    对于这名男子的话,王云天淡淡的笑道:“所以,我才说,我以刑警大队大队长的身份担保。如果我真的是替沈毅狡辩,那么大家完全可以把我告上法庭,说我以权谋私!”听到王云天这么一说,周围的群众都是议论纷纷点起了头来,那名男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而王云天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沈毅也是缓步走上前去,来到了大山那位朋友身边。大山那位朋友见沈毅向自己走过来,顿时有些惊慌道:“你,你想干嘛?”

    沈毅的表情有些凝重,看着男子淡淡的说道:“别紧张,我想问你一件事情?你跟大山既然是好朋友,那么你知不知道大山最近有没有跟两位穿黑色大衣的一男一女打交道。”

    虽然沈毅问的话他不想回答,可是当沈毅问道那一男一女的时候,男子突然警惕了起来:“你也认识那两个人?”听到男子这一句话,沈毅的心里立刻定下了结论,果然是烈风和烈云在捣鬼。

    于是,沈毅追问道:“那么,你最后一次见他们是在什么时候?”那名男子有些不屑的说道:“你问这么多干嘛?”沈毅直接回道:“因为他们就是杀害大山的凶手。”

    “你说什么?他们是…………?”男子看着沈毅的目光,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沈毅缓缓点了点头:“所以,我才要向你问。他们对大山做过什么没有?”那男子一听,顿时低头思索着,沈毅看的出来,这名男子的确是大山的好朋友,不然也不会这么快的就开始回忆着那些事情了。

    这时候,男子开口了:“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我也是在远处看到了那一男一女,他们并没有对大山做什么,只是说了很多。当时看得出来,大山的表情很开心。只是在走的时候,那名女子在大山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听完了男子所说,沈毅已经完全可以确定,烈风就是在拍大山肩膀的那一刻,将心蛊下在了大山的身上。

    于是,沈毅点了点头,便是想转身离去,就在转身的那一刻,沈毅偏头对着男子说了一句:“看得出来,你对大山的情感的确是真正的兄弟情,我就欣赏这样的人。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来星梦商务酒店来找我。”

    男子听了沈毅的话,不由微微一愣,啥意思了这时?索性,对着沈毅叫道:“喂,你叫什么名字。”沈毅背对着男子,边走边说:“沈毅”

    “沈毅,这名字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了?”男子喃喃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