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青春就是混 > 第四百零三章 许辉的愤怒
    我哽咽着看了眼躺在病床上正在昏迷的弈哥,眼泪控制不住的就开始往下掉了,我一边擦眼泪一边开口道“弈哥,我对不起你,要不是因为护着我,现在昏迷的那个人就是我了,而不是你了”

    我擦着眼泪咬着牙使劲打了自己的腿下,恨躺在床上的那个人为什么不是我,昏迷着的那个人为什么不是我!

    张丹擦着眼泪也哽咽着拉着我的手,然后有些安慰的就说“李坤,你别这样好嘛!小弈现在昏迷着,你以为我心里就好受嘛!你们做为他的兄弟,不能丢他的面子。网  如果小弈知道你们只知道哭,那他肯定也不会答应的!”

    “煞笔坤,嫂子说的对,咱们不能哭,咱们要坚强。如果煞笔弈知道咱们哥几个在这哭,他肯定又要骂街了”旭哥红着眼哽咽着说完这话后,眼泪也落了下来了。

    接着旭哥乐呵下擦了擦眼睛“坚强点,咱们是铁打的兄弟,谁都打不散咱们的”

    我听着旭哥这话,跟着擦着自己的眼泪有些哭腔的看着旭哥问道“旭哥,许老爷子知道了嘛”

    “嗯,医院给通知了,刚才你昏迷那会,许老爷子进来过了”旭哥开口道。

    我有些难受的开口道“那人呢?我咋没看到”

    “出去打电话了,说一会再回来看咱们”旭哥说完后点了根烟,抽了口,然后我就听见旭哥咳嗽的声音了。

    跟着旭哥从旁边拿起水喝了口,冲了冲喉咙,叹了口气骂街道“卧槽他吗的,差点喘不过气来”

    张丹跟着就站起身了,然后到了旭哥那边,看着旭哥“商旭,你不要命了是吧!都这样了,还抽烟”

    旭哥勉强的乐呵下看着张丹开口说“嫂子,放心吧,我们哥几个都是自我修复挺强的人,呵呵,没事的”

    张丹叹了口气往弈哥床上一坐,拿手给弈哥整理了整理头,然后握着弈哥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脸上了。

    我看着张丹和弈哥恩爱的样子,心里暖暖的,为我们哥几个高兴,为弈哥高兴。

    张丹也是我认识所有弈哥交往的女生中,目前时间最长的了。说实话我们大家也挺喜欢张丹的,她也确实比我们都大,叫姐叫嫂子都一样。张丹也从来没挑过理,不管我们叫她什么,她都乐意。

    人生往往经历些事情才能真正长大,我想爱情也是如此吧,两个人彼此共同经历些磨难,感情才会更加牢固的吧。

    有时候想想,真的希望已经在一起的一对恋人,不要轻易说分手,不要轻易放弃曾经爱过的那段记忆。既然当初是因为爱而在一起的,那么为什么后来又要分手呢?感情这事真的琢磨不透,人世间最难讲清楚的就是一个“情”字了。

    我点了根烟看着张丹和弈哥俩人,然后我从桌子边上拿出烟点着抽了口烟,接着房间的门就开了,连着进来了得七八个人的样子,一下就把房间给塞满了。

    打头的是许老爷子,穿着一身运动装,后面还跟着俩警察,再后面进来的是段松连着乐天。

    其他的我就不认识了,除了许老爷子外,我就还认识段松和乐天了。

    我愣了愣,撇了眼旭哥,旭哥夹着烟着呆的看着房间里的人,我明白旭哥心里的想法,估计和我差不多。

    接着许老爷子就走到我这了,看了我眼有些和蔼的就说“小坤,醒了啊”

    我愣了下用力点了下头就说“嗯,叔,您来了”

    许辉深呼吸了口气接着撇了眼弈哥“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能不来嘛”

    “那您不会怪我们吧,不会怪弈哥吧”我鼓了股勇气继续说道“我们没有听你的话,又去打架了,您要是怪就怪我们吧,别怪弈哥就行了”

    旭哥在另一边也跟着我的话开口道“对啊,叔,我们错了。你别怪弈哥,是我们的事”

    许辉呵呵的笑了笑,依旧很是和蔼的看着我和旭哥开口道“你们几个也别为他说好听的了。我自己的孩子我了解,小弈的性格你们也知道。我也知道你们都是他最好最铁的兄弟,我也相信他不会看错人的”

    我愣了愣有些不解的看着许老爷子“叔,那你的意思是?”

    “呵呵,我也没什么意思”许老爷子说完后深呼吸了口气“要是简单的打个架闹点事,我肯定要教训你们几个了。但是现在事情都这么严重了,那我还能怪你们吗?”

    我看着许辉说这话的时候,狠狠的攥着自己的拳头,很是气氛的样子。然后许老爷子努力平静了下自己的情绪叹了口气,有些心疼的语气开口道“纵有他有千万般不对,但他也毕竟是我许辉的亲生儿子啊”

    我听完许辉这话后,觉得这话很是熟悉,仔细一想是弈哥常这么说的。心里一下就难受了。

    接着许老爷子走到了弈哥的床那,看了眼弈哥,然后伸手拍了拍张丹的肩膀,很是亲切的开口道“孩子,你也累了吧,都守这照顾他们几个一天了。你也该好好休息休息了,要是小弈醒来看到你这样,他也会心疼的”

    张丹听完许老爷子这话,然后哽咽着哭了出来,转过身抱住了许老爷子,扑在许老爷子怀里哭了起来了。

    许老爷子红着眼拍了拍张丹的肩膀安慰道“听话呢,没事呢。这里的事,就交给我这个父亲来处理吧。你也该好好休息休息了,眼睛都哭肿了”

    我们看的心里酸酸的,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接着许老爷子又和张丹说了几句话后,跟着张丹点着头擦着眼睛就出门了。

    许老爷子坐到弈哥的病床上,看着我和旭哥想了想开口道“打你们的那人是叫于强是吧”

    旭哥点了点头吐了口烟“恩呢,叔。摩托城里面的那个于强”

    然后乐天看着我俩笑了笑“你们放心,我他吗这次要亲手砍了于强”

    “对了呢,天哥。咱们这还有个叫高氏家族的,是嘛”我想了想看了眼乐天开口道问道。

    “呵呵,还他妈高氏家族,几个小毛孩子。毛都没长全,就学别人出来混社会!真当这社会好混还是咋滴”段松接过我这话,摸了摸自己的金链子笑道。

    段松说完这话,跟着往前走了步,到了许老爷子跟前开口道“我现在就去把那几个毛孩子弄过来,教教他们怎么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