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青春就是混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张疯子
    我乐了乐跟着也挂断了电话,旭哥瞅了我眼“说了嘛”

    我额了声“那俩货这就过来了”

    旭哥点了点头,然后扭头跟着说道“大家都准备准备,待会往死了弄他们”

    张峰乐呵下,跟着活动了活动自己的手脚“草他吗的,可憋屈死我了。要是刚才你们都在,我非得往死了弄他们不可”

    “行了,先别说了”旭哥说完后跟着拍了拍张峰的肩膀“待会让你打头阵不就是了”

    星哥郁闷下“那我呢,操。我的头阵咋整”

    我们大家都笑了,跟着我深呼吸了口气,吐了口烟,看了眼孟州那边。

    然后孟州那边的几个人,就站起身了,然后撇掉了烟,拿着家伙就冲着我们走了过来了。

    “怂比们,咋回事。耍着我们玩呢是吧”跟着有个人这么一说,接着周围的人都拿着家伙围了过来了。

    我们往一起凑了凑,然后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跟着正要打呢,接着我就听见了弈哥的声音“草你们吗的,谁啊,这么大能耐!”

    然后周围的人也都看了过去,跟着弈哥趴在我们学校围墙上,叼着烟眯着眼看了眼周围的人,然后乐呵下深呼吸了口气,拿着刀就跳了下来,接着东哥也叼着烟拿着刀跳了下来。

    弈哥把刀往自己的肩膀上一抗,吐了口烟,然后无视了周围的人,直接和东哥俩人就到了我们边上了。

    弈哥看了眼我们,跟着我就看见弈哥的眼圈有些泛红了,然后弈哥伸手搂了我们哥几个下,有些哽咽的说道“对不起,哥几个。我来晚了”

    我看着弈哥,然后我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了,心里感动的一酸。我们拍了拍弈哥和东哥俩人“行了,别矫情了。人家这不是还没走嘛,这仇有的报”

    “呵呵,你们谁啊都是。这么牛比呢,是吧”弈哥吐了口烟,把刀往地上一插鄙视道。

    孟州看了眼弈哥,跟着拿甩棍一指“卧槽你吗的。找的就是你”

    “你是这伙人的带头的!”周围几个人看了眼弈哥问道。

    弈哥吐了口烟,眼神有些严厉的扫了周围下,跟着把刀一举“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动了我许天弈拿命在乎的人了!”

    孟州听完这话,还正寻思呢,看了我们眼。

    其实在弈哥说完这话后,我就知道了弈哥要动手了,因为我们彼此都是很有默契的,打架的时候说一句话,我们就知道是时候动手了。

    跟着我就看见弈哥二话没说,提着刀就冲了过去,然后东哥把烟一撇骂了句街,也跟着冲了上去。

    我们跟在弈哥的身后,从地上捡起了砖头,也跟着上手了。

    我看见一个举着刀直接就冲着对面一人砍了下去了,那人拿着甩棍挡了下,跟着我就看到那人的甩棍变弯了。

    有了弈哥和东哥俩人为我们开道,直接就是一把砍刀扫平一切障碍啊。

    没两分钟的时间,那些人直接就全把手里的家伙给扔地上了,跟着都挤到了墙边了。

    其实这不是人多人少的问题,我们那时候打架除了比人多人少,还比谁下手狠,谁的威慑力大的。

    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嘛: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

    虽然我们年龄小,对面年龄比我们大。但是看见弈哥这架势一般人难免被吓到,况且他们也不敢真拼命的,他们又不傻。万一自己身上真的被砍一刀,那滋味确实不好受。

    弈哥和东哥俩人把孟州他们给堵墙边后,弈哥点了根烟喘了口气,抽了口烟,缓了缓跟着扭头看着我们“交给你们了”

    我们大家乐了乐,直接就从地上捡起了家伙,二话不说,冲着孟州他们就开始打了。

    打完后,我们分了分烟,我就试着很爽啊。我们正说话呢,跟着我就看见张峰从地上一拿刀,冲着孟州那边就去了。

    弈哥“卧槽”了声,一打我胳膊“煞笔坤,拦住他”

    我刚反应过来呢,接着我就看见张峰一刀直接就划孟州胳膊上了,然后孟州的胳膊就开始哗哗的往外开始流血了。

    我有些着急害怕了,跟着一拉张峰肩膀“卧槽了,你真疯了啊,在学校这是。麻痹的”

    张峰笑呵呵的看着我们,点了根烟缓了缓,然后手有些抖的接着说“呵呵,没事的,反正死不了的。对吧”

    我们大家也没再说啥了,然后一拍张峰的胳膊。张峰笑了笑“你们不是都喜欢叫我张疯子嘛。这次我就真的疯了”

    张峰说完这话后,跟着一拍正在惨叫的孟州“草泥马的,听好了。别他吗欺负别都怕你似的,把人比急了,啥都会做出来的,操!”

    孟州看了眼我们没说话,我看的出来,孟州他们也是真怂了。

    跟着弈哥抽口烟看了眼周围的人“你们跟着谁的,报个名号,也好让我知道呢。我这人最烦背后阴人”

    “我们跟着于强的”其中一人抬头看了眼弈哥开口说道。

    弈哥听完这话后,抽了口烟,眯了下眼接着说“呵,又是于强这比是吧!那行,待会回去给于强带话,就说我许天弈和他还有事没处理清楚呢。要是他有空的话找我,别等我主动找他去”

    我们都听着弈哥这话,特别的霸气,特别的有底气。孟州低着头,拿衣服捂着自己的胳膊,一句话也不说了,直接就是怂到家了。

    因为他叫来的这些人都怂了,他自然比他们更怂了。

    突然现,为什么我们学校每次打架每次出事,都要找些社会上的来解决呢,有些想不明白。。。

    我们那时候,出了事都是靠比自己大的哥哥解决。要么再者就是叔叔,大爷之类的大人了。

    不像咱们现在都是拼爹的了。时代在变,人的思想也跟着变。

    跟着于强的那些人听完弈哥的话后,什么也没再说了,然后翻墙出去了,周围只剩下我们大家和孟州了。

    ps:喜欢这故事的兄弟姐妹读者们,可以加个收藏哈。每天三更的哈,万分感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