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青春就是混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收拾东西
    旭哥瞅了我眼,点了根烟递给我乐了乐说“煞笔坤,你干嘛呢”

    我叹了口气“不干嘛,呵呵,没事”

    “去你的”旭哥鄙视了我眼,然hòu看了眼我手机“你那点心思能瞒得住哥喽?不就是想打个电huà问候问候嘛”

    “滚蛋,你知道你还说出来干嘛,操。这不是往我伤口上撒盐嘛”我听完旭哥这话后骂了句。

    旭哥“嘿”了声看着我“还往你伤口上撒盐呢。估计不用撒就够了”

    “啥意思你”

    “你说呢”旭哥缓了缓跟着点了根烟抽了口说“你要是真的心里放不下这事的话,那你就赶紧再处理处理。不管结果怎么样,起码努力过就好了啊。也不至于像你现在这样吧,整天心神不宁的,瞎想”

    我听完旭哥的话后,想了想压抑下“还怎么处理,没法处理了。你知道,我喜欢顺其自然的”

    “呵呵,那你就顺其自然吧”旭哥撇了我眼笑了笑,一拍我肩膀跟着说“如果实在想打电huà的话,那就打。凡事想开点,主dòng打个电huà也没啥的。好多人不也都是分手后还能做朋友嘛”

    “可惜,你觉得我们会是那种分手后还能做朋友的人嘛”我有些无奈的看了眼旭哥说道。

    “操,真服你了。怎么净他吗的给我出难听呢”旭哥踢了我脚接着说“你知道我这是安慰你的,又不是我分手了。我哪能知道你俩啊”

    “呵呵,那不就是的”我摊了摊手笑了笑一拍旭哥肩膀“那就别说这个事了。还是顺其自然的好。再说了,哥需要你安慰嘛。我很乐观的好吧”

    旭哥鄙视的看了我眼,抽了口烟没再搭理我了,然hòu往前跑了一步,追上了小慧和星哥去了。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叼着烟,跟着也追了上去。一路聊着天骂着街,闹了会就到小院了。

    进qù后弈哥和东哥俩人正坐在沙发看电视呢,俩人叼着烟眯着眼很是享shòu的样子。

    然hòu俩人很统一的抬头撇了眼我们,跟着就又看电视了,也没说话,也没搭理我们。好像不认识似的。

    我们哥几个郁闷下,跟着我乐了乐笑着走到弈哥和东哥俩人旁边,伸手打了这俩货肩膀下骂道“卧槽你俩大爷的了,咋滴了。失忆了啊”

    “去你俩大爷的,麻痹的”旭哥骂了句街跟着也走了过来,伸手一呼啦弈哥和东哥的脑袋说“你俩真能装,操。敢无视哥几个了是吧”

    “就是”星哥和小慧俩人也鄙视道。

    弈哥终于开口骂街了,然hòu站起身直接就冲着我扑了过来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呢,接着东哥也扑了上来了。

    我们大家就闹在一起了,我就试着很爽啊。

    过了会,弈哥点了根烟看着我们“怎么滴,儿子们。明天是最后一天考试了吧”

    “去你吗的,煞笔许天弈”我骂道。

    弈哥呵呵的乐了乐撇了我眼接着说“哥不跟你计较,呵呵。随便你骂”

    “你真贱”旭哥郁闷下看了眼弈哥骂道。

    东哥也跟着我们的话看着弈哥就说“他这都贱习惯了,贱出骨气来了,呵呵”

    然hòu我们大家一阵笑,气氛莫名的就开始活跃了起来了。

    弈哥郁闷下踢了东哥脚“草你大爷的,刚才不是说好了,待会一起摆平这几个煞笔的嘛。好好的现在怎么帮着他们了”

    “呵呵,我现在改主意喽呗”东哥撇了眼弈哥笑道。

    然hòu弈哥骂了句街,看着我们,有些郁闷的叹了口气,也没在说什么了。

    东哥乐了乐,坐到地毯上,吐了口烟眯着眼说“怎么滴,走着,出去喝点的呗”

    我压抑下看了眼弈哥“喝屁去呢。考完试哪有精神了啊。我们明天还得考试呢,我还要收拾东西的,操”

    弈哥笑了笑“行了哈你,别装了啊。又不是不知道你们,别人考试都是废脑力的,你们考试啥都不用费,还不是光睡觉了啊”

    “去你吗的,我才不和煞笔坤他们一样,操”旭哥听完弈哥这话郁闷下“我确实认真的写,认真的做了,而且还写的挺满的”

    我扑哧乐了乐看着旭哥“我觉得你也就语文能蒙上点了,你不会把数学啥的都写成作文了吧”

    接着弈哥他们就乐了,顺便鄙视了眼旭哥。旭哥郁闷下踢了我叫骂道“滚蛋,行了你。操,真墨迹”

    星哥乐了乐一拉我胳膊“行了哈,坤哥。走着了,这马上就要分开了,你还不得多和哥几个喝点啊”

    “去你吗的,好像说的又不是不回来了”我压抑下说。

    然hòu大家笑着一起出了小院,这次没有去王府井吃饭去了,我们大家到了对面的一家小饭diàn里,随便点了点吃的喝的,直接就开整了。

    今晚这顿酒喝的我晕晕乎乎的,有些压抑。心里说不出的感觉,大概最近事情特别多吧,确实给我喝的很不爽。

    末了在弈哥那句“乘胜追击,击倒为止”中,我们乐呵着干完杯中酒,然hòu就向着小院那去了。

    到了小院后,弈哥他们直接坐到地毯上,看着电视吃着东西,然hòu就开始打牌了。

    我说我头疼,先回房间睡觉去了,顺便还得收拾下东西,接着在哥几个的鄙视中,进了自己的房间。

    我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跟着把手机顺手就给扔床上了,接着我从床下面就把行李箱给拉了出来了。

    打开行李箱后,我看到了那个床单,然hòu想到了宇,心里一酸很不是滋味,跟着我深呼吸了口气,把床单放到了最底下,压了起来,还有琪送我那个东西,我也给放到了最下面。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逃避,至少我不想第一眼就看到让我心酸的东西,脑子已经很乱,很疼了。

    其实我也没啥好收拾的,无非就是把自己的几件衣服带回家,在者就是手机充电器,也没啥拿的东西了。

    我这人一向喜欢简单随和,所以别人也总是跟我开玩笑说我这人容易满足,好打发。

    反正那会,我也没啥太大的理想抱负,过着混一天是一天的那种心情上着无忧无虑的学,真的,年轻真好,无忧无虑。啥都不需要考lǜ,啥都也不用想,只要自己快乐,自己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