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青春就是混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求你别点菜
    我抽了口烟,然后宇打了我胳膊下。

    我也明白了宇的意思,跟着我也看着弈哥乐道“就是啊,煞笔一。要不是刚才嫂子在这,估计你老爷子非把你召唤回去,好好教育你一番”

    弈哥听完后笑了笑“也是哈,那我还真得感谢我媳妇呢”

    接着弈哥笑着看了眼张丹,就搂了上去,跟着俩人就吻了起来,还无视了我和宇,没有分开的意思。

    我咳咳了声,跟着打了弈哥肩膀下“好了哈,吻一下表示表示就行了呢。在这你也好意思是吧,要搂要亲的话,回家去亲去”

    “去你吗的”弈哥分开后骂了我句街跟着说“你还好意思说我俩夫唱妇随呢。我看你和宇你俩才真的夫唱妇随呢”

    我乐呵下“行了哈,饿了。懒得搭理你了,走着。吃饭去”

    弈哥额了声点了点头,抽了口烟看着我“咱们就这么去了,不和那几个煞笔说嘛”

    “算了,先不管他们了。他们几个也没家室啥的,就咱们四个人吧”我乐呵下说。

    弈哥想了想,也没再说别的了,跟着一拍我肩膀“那好,走着”

    然后拉着张丹俩人就上车了,我和宇我俩也跟着上了车,坐到了后面。

    弈哥发动了车,直接就冲了出去。

    “卧槽,你慢点,能不能稳着”我坐在后面骂道。

    弈哥拿着手冲着我比划了个鄙视的手势“要么你来开”

    我乐呵下“行啊,要么你来坐着我来开呗。反正连你都能开了,那我就能开了”

    “操,你可真煞笔”弈哥骂了句街跟着说“你要是能开,那是个人都能开了”

    然后我们都笑了,车里的气氛就更好了。

    没过多久,弈哥就在王府井这停下了车,跟着我们下了车,弈哥扔给我根烟,然后点着抽了口。

    我压抑下抽了口烟看了眼弈哥“你是不是还没长记性呢是吧,操!真行啊你”

    弈哥叼着烟照样以前一副大大咧咧的说“煞笔坤,咋滴了,有啥问题啊”

    我压抑下看着弈哥说道“你是真煞笔,还是假煞笔呢。这里又不是没有停车位的,你他吗又随便把车就停这了。刚从车管所开出来,又忘了自己姓啥了吧”

    “对啊,就是呢”宇和张丹俩人也互相挽着胳膊也走看了过来,跟着俩人也开始说弈哥了。

    弈哥叼着烟,很是嚣张的就看着我们说“你们不懂,让哥来好好给你分析下哈”

    “呵呵,那你倒是要说说我们有啥不懂的了”我郁闷下说道。

    弈哥看着我们吐了口烟雾跟着说“之前他们拖车是因为不知道这车是谁。现在知道了,他们也就不敢拖了”

    “是因为你老爷子的事?”我反问道。

    弈哥呵呵的笑了笑一拍我肩膀点了点头“额,可以这么说。再往深点说就是,社会都是这么个法则的,何况在咱们这个小地方呢。假如之前是我老爷子把警车随便往那放的,你认为车管所那群煞笔还敢托么?呵呵,他们也不是傻子的,也不敢得罪咱们这有头有脸的人的。充其量就是欺负欺负老百姓了”

    我听完弈哥的话后,一下子就没话说了,因为我觉得弈哥这话说的确实对,也很在理。

    宇和张丹俩人也在一边听着,琢磨了琢磨然后俩姑娘也跟着点了点头。

    弈哥顿了顿抽了口烟跟着说道“其实在这个社会上,越容易被欺负的,就是那些真正的守法守纪,老老实实的人了。这话一点也不假”

    “呵呵,那你是打算做个坏人咯?”张丹撇了弈哥眼说。

    “卧槽,媳妇,你可别乱说啊。我可没说我要做坏人,我只是说些不能说出口的真理罢了,呵呵”

    “那你就不能自觉着点嘛,真服你了”我说

    “擦,为啥自觉。要是人人都能自觉的话,那这个社会也不会这么乱了。”弈哥压抑下说完后顺手一拍我肩膀“行了,先不和你聊这些了,先吃饭。总之我说的句句都是真真实实存在的,呵呵”

    接着弈哥搂着张丹俩人就往饭店里走了。

    我有些无奈的看着弈哥的背影,站在原地,没有动,脑子里反复想着弈哥的话。

    宇在我边上瞅了我眼,打了我胳膊下“哎,小李坤。又想啥呢你,都发愣了咯”

    我乐了乐看了眼宇“没事哈,媳妇。我就是在想弈哥刚才说的话呢”

    宇点了点头,眨着眼睛看着我“其实我也觉得弈哥说的挺对的呢,平时总是觉得弈哥一点都不着(zhao,均读二声)调的样子。不过弈哥说的话都很在理的呢”

    我笑了笑“那是,别看这煞笔平时总是嘻嘻哈哈的说话,可是真的到事上了,比任何人都处理的好,比谁都明白的多,比谁都着调的”

    宇笑了笑,一拉我胳膊跟着说“小李坤啊,那你觉得你是着调的,还是不着调的呢”

    我听完宇的这话后,有些郁闷,跟着我看了眼宇“那你希望我是着调的那种,还是不着调的那种?”

    宇想了想,抱着我胳膊然后很深情的看着我“小李坤,你靠谱吗?”

    我听完宇的这话后,搂着宇笑着说“媳妇啊,想啥呢你。我要是不靠谱了,那还能有靠谱的嘛”

    “呵呵,那样最好了”宇把头贴近我胸膛,抬头看了我眼“我爱你呢”

    我搂住宇,把脸压在宇的肩膀上“我也爱你呢,媳妇”

    然后我就听见了弈哥出来看着我骂街的声音了“卧槽,煞笔坤。你好意思说我呢是吧。你这恩爱秀的比我更秀”

    “去你吗的,你管我呢!”我看着站在饭店门口的弈哥骂了句街。

    弈哥乐呵下骂了句,真煞笔,然后就进去了。

    我叹了口气,跟着牵着宇的手,我俩也走了进去了。然后找到包间后,我和宇也跟着坐下了。

    接着服务员拿着个菜单就进来了,问我们吃啥喝啥。

    我刚一从服务员手里拿过菜单呢,然后一个一个起身就从我手中给夺了过去了,自己看了起来。

    我郁闷下看着弈哥骂了句街“你煞笔啊,干嘛”

    弈哥听完我这话后,然后脸上就露出了很是委屈可怜的表情,然后做出求饶的手势和语气说“真的,坤哥。我叫你哥了,你是我亲哥行了吧,我求你能好好坐在那成嘛。你别点菜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