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青春就是混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护士嫂子
    接着车里的人又是一阵笑,我骂了句街,然后有些压抑的跟着说道“我去你麻痹的,煞笔东。我是你爹嘛,干啥都得扯上我是吧”

    “滚蛋,去你麻痹的”东哥骂了句街看了我眼“怎么着,你这是不承认呗”

    “煞笔,我犯得着解释嘛我”我压抑下,然后直接无视了东哥他们的笑声。

    旭哥跟着乐呵下“煞笔坤,心虚了,呵呵。不解释就对了,因为我们也没冤枉你啊,事实就是这样的,呵呵”

    等他们说完后,我始终觉得好像有点问题,没问出来。

    我绕了绕自己的头发,使劲想了想,跟着我一拍脑袋“卧槽,想起来了,刚才就想问,被你们几个煞笔给搅合了!”

    “操,你吓我一跳”旭哥在我边上,被我猛地吓了声说。

    我乐呵下“吓得就是他吗的你这煞笔,谁让你老损哥的,操”

    旭哥笑了笑“行行行,你牛bi,你厉害,煞笔”

    我撇了眼旭哥,无视了旭哥的骂街,然后我从后面拍了东哥下“煞笔东,你刚才说啥来啊”

    “什么说啥了”东哥回过头一脸无奈的看着我反问道。

    “就是你刚才说弈哥,去医院看谁去啊?”我郁闷下“我没听明白啥意思。但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哦哦,我也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一句呢”星哥笑了笑“要是坤子不问,我也还没注意。现在想想,好像还真的有另外的意思了”

    弈哥开着车,骂了我们句“操,你们耳朵是真的好使啊。记性也真他吗的好”

    “废话,那是必须的”我乐呵下“到底啥情况啊,说说啊”

    东哥笑了笑“我都说了啊,也没啥可说的了。不就是煞笔弈要去医院浪浪,顺便去勾搭下医院里的女护士嘛”

    “滚蛋,说正经的。到底啥意思啊”旭哥也接过话问道。

    东哥乐呵下看着我们“这不就到了嘛,还问我干嘛”

    我压抑下看了眼窗外,我们已经到了县医院门口了。弈哥没有把车开进去,而是直接选择停到了路边。

    我们下了车后,旭哥有些无奈的踢了弈哥脚笑道“你他吗是不是有病啊,再往前开几步就是停车位了。你非得停路边,操”

    “就是,不是一次两次了都”东哥也显得有些压抑的接着说道。

    弈哥锁好车门后,呵呵的看着我们乐了乐“既然不是一次两次了,我都习惯了。你们也跟着习惯不就是了”

    跟着弈哥给我们分了分烟,我们几个人站在医院门口那,叼着烟,然后过往的人们,也都时不时的看我们几眼。这倒是让我很郁闷。

    然后小慧在我边上拉了我胳膊下。

    我看了眼小慧“怎么啦你”

    “小坤哥,咱们这么进去真的好嘛”小慧有些压抑的说完后,跟着伸手指了指我们身上。

    我这才意识到,我们哥几个身上差不多都是一个样,要么是有血迹,要么是有破裂口子,反正就是看着很别扭,就像逃荒的一样。

    弈哥看了我眼,心里大概也明白了,跟着拍了拍我们的肩膀乐道“怕啥,走着就是了。待会哥带你们买新衣服去就是了”

    “去你麻痹的,那你咋不早说。直接换好新衣服再来不就是了嘛”旭哥抽了口烟骂街道。

    弈哥咯咯的乐呵下回道“我这不也是才想起了嘛,呵呵”

    “卧槽,煞笔”

    “就是,你说你怎么这么煞笔呢”

    我们哥几个一阵鄙视弈哥,连着骂街。

    弈哥笑了笑回骂了我们几句,然后接着说“差不多了哈,别抽了,先去里面暖和暖和的,怪冷的”

    “那你还不穿袄,看了还是不冷”星哥看了眼弈哥说道。

    弈哥把烟撇掉,叹了口气“好意思说了,我的袄刚才战斗的时候,撕裂了。操,好几百块钱呢,麻痹的”

    “呵呵”我们哥几个乐了乐,然后把烟撇掉。

    弈哥挥了挥手“走着”,我们大家统一的冲着医院里面就走去了。

    进去后弈哥没把我们带去挂号啥的,而是直接带着我们上了楼梯,冲着三楼就去了。

    “麻痹的,上三楼干嘛来了”我压抑下看了眼弈哥。

    弈哥乐呵下“呵呵,挂号啥的都太麻烦了。直接找人给咱们简单的弄弄就好了。既方便还省事”

    “弈哥就是叼啊”小慧笑了笑“这里有能有熟人的啊”

    “看来平常没少来!”旭哥看了眼周围说道。

    接着我们都乐了,弈哥骂了句街,然后往前走了几步,进了一间房间。

    我压抑下看了眼东哥,东哥乐呵下看着我们“呵呵,看见没。这就是煞笔弈来这的真正目的的。来看他的护士妹子,顺便想深入发展发展的”

    “卧槽,护士嫂子哈”小慧听完后笑了笑。

    我郁闷下“走着,进去看看咱们这未来嫂子啥样子呢,呵呵”

    我们笑着也跟着走了进去。

    我们哥几个这一行人直接进去后,倒是没啥,关键是把里面的人给吓着了。

    三个女的,看着我们就不说话了,跟着其中一女的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看了弈哥,然后看了眼我们“你们这是逃荒来的?”

    “哪有,要是逃荒的话,能有血迹嘛”弈哥有些乐呵的笑了笑然后跟着说“先给我们弄弄身上的伤吧”

    接着另外俩女的,就从房间里面的书柜里拿出了一些止血布还有一些药水啥的,就开始给我们往胳膊上面缠了。

    等弄完后,我在东哥的耳边低声嘀咕了句“这个挺瘦的长头发的不会就是弈哥的护士媳妇吧”

    东哥轻声的笑了笑“额,你咋知道的!”

    “废话嘛,煞笔弈看女生的眼光我还是相信的,不好看的他能要?这里面也就这个算最好看的了”我笑了笑“叫啥她”

    “张丹吧”东哥乐呵下“前几天听打电话时我听见的”

    “操,这煞笔还玩保密呢是吧,我们还都不知道呢”我郁闷下低声骂了句街。

    “煞笔弈说还不到时候,还没正式确定关系呢,就先聊着”东哥乐呵又接着说“早晚拿下的事”

    我额了声,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眼张丹。身高和我差不多,很瘦巧,扎着长长的头发,穿着医院里面护士的衣服,看起来确实挺好看的,不然弈哥也不会看上了。呵呵,弈哥这浪b,这下有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