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青春就是混 > 第二百四十一章 闹分手
    我抽了口烟,看了眼旭哥眯着眼说道“卧、槽,你干嘛呢你。←,后面有人要杀你啊,这么着急”

    旭哥骂了句街,然后坐到我床、上后跟着看着我,也没说话。

    我压抑下吐了口烟,接着递给旭哥根烟乐了乐说“呵呵,你这是咋滴了。有话慢慢说,别着急啊”

    旭哥点着烟看了我眼,缓了缓开口道“你给宇打电话了没”

    我额了声“打了,关机了,怎么了”

    “那你他吗的怎么还能这么淡定!”旭哥使劲抽了口烟深呼吸下看着我说“刚才咱们不是吃完饭了嘛。我们都出去了,然后我就替你去看看宇的了”

    “额额,我知道,然后呢”我看着旭哥笑了笑问道。

    “真的,坤子。我真服你,你还真是不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呢是吧”旭哥压抑下打了我下接着说“我都替你着急了,麻痹的。你还在这跟我乐呢”

    我压抑下“那能怎么滴,难道不成你还让我哭啊”

    旭哥乐了乐“行了,不和你扯了。你知道宇刚才跟我说什么不”

    “你说”我有些压抑的抽了口烟,从旭哥的表情中好像读懂了些什么。

    旭哥吐了口烟看着我说道“宇刚才跟我说,要跟你分手”

    “卧、槽,煞、笔旭,你逗我呢是吧”我呵呵的笑了笑说道。

    旭哥骂了句街“你真煞、笔,我他吗闲的吗,用得着用这事逗你啊。卧、槽。是真的,宇还跟我说了很多话,不过当时我顾着劝她了,也没记住。反正这话她是说了”

    我听完旭哥这话后,接着脑子里就乱了,莫名的愣在了那几秒。

    接着旭哥拍了我肩膀下“烟灰掉床、上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只是没说话,心情一下就沉重了起来,没有了任何的色彩,犹如一副行尸走肉般。

    我“哦”了声,没再接着说什么,跟着拿手拍了拍床、上的烟灰。

    旭哥可能也看出了我的不对劲,跟着拍了我肩膀下“行了,那我先走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我没说话,脑子里还是乱乱的,旭哥叹了口气,站起身又拍了我肩膀下,然后我就听见打开门的声音,跟着宿舍门又被关上的声音了。

    我努力克制住此时的情绪,不让自己现在马上立刻发泄、出来,跟着我使劲抽完最后一口烟,把烟撇地上后,躺到了床、上。

    宿舍里面静悄悄的,大家不知道为什么都很默契的没有说话,好像真的是可怜我的原因,或者理解我现在的心情罢了。

    我躺在床上面,有些迷茫的又点了根烟抽了起来,接着我就听见了星哥声音。

    “坤子,没事吧。好好说说,认个错就行了”星哥说道。

    “嗯呢,小坤哥。你不是经常和我们说嘛,女人都是用来哄的”小慧也接过话安慰我说。

    然后宿舍的哥们也开始安慰我,给我出主意。

    我都挨着点了点头,也跟着和他们聊了几句。

    说完后,我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跟着说道“行了哈你们,别老安慰我了。让我自己先静静,想想吧。我有些难受和头疼”

    接着宿舍人也没再多说什么了,我躺在床上抬头看着上面的床板子,脑子里面嗡嗡的,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好了。

    虽然我喜欢安慰别人,每次也都有很多理由来安慰别人,可是等到某些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我却在第一时间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静静的躺了很久,一动没动,跟着宿舍外面开始传出了吵闹声,我这才反应过来,该到了上课的点了。

    然后宿舍人也都起床了,星哥和小慧俩人下来后,跟着喊我起来了。

    我额了声,有气没力的站起了身,想了想顺手又给宇打了过去,依旧是提示关机。

    星哥瞅了我眼,递给我根烟说“怎么了,坤哥。宇姐没接嘛”

    我苦笑下,点着烟抽了口“要是没接就好了,那证明还通。干脆关机了”

    “那你可得好好的想想了,宇姐这次估计真的是烦了,我看的出来”星哥拍了我肩膀下说。

    我听完星哥这话后,更加的郁闷了。

    想了想,是啊,连别人都能看出宇的情绪,我怎么就没感觉到呢。我不想多为自己解释,不想说什么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话。

    我只能理解认为是自己太傻,太笨了。或者是因为当时琪在,我心里犹豫了,思想不那么的清晰了。

    毕竟难割难舍的感情在里面,这样想想,我确实错了,更加离谱的错了。

    想到这,我有些压抑,跟着我叼着烟抽了口烟说道“下午的课,是啥课呢”

    “地理”宿舍一哥们说道。

    我哦了声,然后看着星哥他们说道“我不去了,爱咋滴咋滴吧”

    “啊?”星哥压抑下“你不怕告诉班主任啊。要么就麻烦了”

    我苦笑下“呵呵,告诉就告诉吧。豁出去了,没啥心情了现在。爱咋咋了”

    “那你干嘛去”星哥郁闷下“要是有啥事,我打电话告诉你”

    我想了想“可能去找弈哥他俩的”

    星哥点了点头“那好吧”

    接着我等着大家,然后一起出了宿舍楼,星哥和小慧他们一起去教室了。我自己一个人溜达着到了小胡同那,看了看周围,没人过来,然后翻了出去。

    到了学校围墙外面后,看了眼周围,深呼吸了口气,点了根烟抽了口,然后拿出了电话,顺手给弈哥就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几秒钟后,弈哥接通了电话“草拟大爷的,煞笔坤。干嘛呢,哥现在正他吗玩的带劲呢。接你这个电话,麻痹的,卧槽。死了”

    我在电话里面,听着弈哥在那自言自语的骂着街。

    我郁闷下,此时也没啥心情和弈哥对骂了,跟着我很平淡的开口道“你们在哪呢,我出学校了”

    弈哥骂了句街后,然后电话那边沉默了一秒钟,接着弈哥有些惊讶的“啊”了声,又问道“你说什么?你出学校了?”

    “额,是的,刚出来”我说。

    “卧槽,真假!这时候你咋出来了呢”弈哥想了想然后带着有些不解的语气跟着问道“煞笔坤,你咋了。语气怎么听着不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