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青春就是混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晚九点
    ?弈哥说完后,直接就上了车,我们大家也跟着上了车,我点了根烟有些压抑下想了想刚才的事,有些无奈,有些迷茫。八八读书,..o

    到了小院,进去后,我二话没说直接就坐到沙发上面了,哥几个也都跟着坐下。

    弈哥乐呵下拿出牌开始招呼我们打牌,我郁闷下“没兴趣打,你们玩”

    “操,我们五个人打啥”弈哥骂了句街伸手一拉我胳膊“赶紧的,先一起打发会时间,这还早着呢”

    “你们五个玩就是了啊,我不想动,没精神”我伸了个懒腰接着说“行了哈,我看会电视先,你们玩”

    “煞笔”旭哥骂了我句街跟着说“来,咱们五个玩也行,让那煞笔自己在那瞎想吧”

    旭哥说完这话后,他们就开始打牌了,还真的没有叫我了,我瞅了眼,有些无聊,电视也没有啥好看的,跟着我从桌子上点了根烟,抽了口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拿出手机看了眼,手机也快没电了,给手机充上电,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叼着烟有些无奈。

    我这人最怕安静了,当然也不是喜欢热闹,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喜欢胡思乱想,总是会不自觉的把很多事情在脑子里过一遍,有些事越想越气,越想越不明白。

    抽完一根烟,喝了口水,接着我房间的门就开了,我瞅了眼是弈哥走了进来,叼着烟乐呵着坐到了我床边。

    我郁闷下看了眼弈哥“你怎么进来了,不和他们打牌了嘛”

    “和你一样,没意思”弈哥笑了笑转移了这个话题接着说“你没怪哥吧”

    “没有啊”我看了眼弈哥“好好的又和我说这个干嘛”

    “不干嘛,只是想和你说会话,省的你自己憋在心里难受”弈哥拍了我肩膀下“坤子啊,你能理解我嘛。很多事不是我不想告诉你,只是怕告诉你后你会受不了,你会不明白,还得瞎想”

    我坐起身看了眼弈哥“许天弈,我就问你咱们是兄弟不”

    “操,废话嘛,你说呢”弈哥吐了口烟有些郁闷的看着我说。

    “那行”我接着说“那你就把事情跟我说,让我也知道。也别瞒着我成嘛。咱们之间没有啥不能说的话,也没有啥解不开的疙瘩”

    弈哥听完我这话后,乐呵着笑着打了我下跟着说“煞笔坤,你这是咋了啊,呵呵。那你想让我告诉你什么啊,卧槽”

    我看了眼弈哥,想了想“我就想知道你电话里跟我说的那句话是啥意思,就这么简单”

    “哪句话?呵呵,我说的话多了去了”弈哥依旧有些半开玩笑的笑着看着我跟我说。

    “许天弈,我草你大爷”我郁闷下“跟你说正经的呢,你能正经的跟我说不”

    “呵呵,已经正经的不能再正经了”弈哥又抽了口烟乐道。

    我郁闷下“算了,不和你扯了。你真煞笔”

    “说的好像你不煞笔似的”

    “额,我也煞笔”我说。

    弈哥乐呵下抽完最后一口烟,把烟撇掉看了我眼“行了,不和你闹了,你到底想让我告诉你啥吧”

    “我说了啊,我就想知道电话里那句话啥意思”

    “操,哪句话啊,你提醒哥下”弈哥看了我眼说。

    我压抑下,想了想看着弈哥开口道“那天你在电话里跟我说,这事最不想让知道的就是我,而且不希望我掺进这事是吧”

    “哦哦,好像有这么一句”弈哥看了我眼“那咋了,随口说的啊”

    “放你大爷屁”我听完弈哥这话后,突然有些莫名的怒火,跟着我又有些急促的说“煞笔弈,你是不是真的打算不告诉我实话了。那成!咱们就真的绝交算了,绕来绕去的有意思嘛。都一起这么久了,看你说话的眼神我都知道你说的这不是实话”

    弈哥听完后打了我胳膊下“操,行了哈你,至于嘛你,以后别说这样的话了,哥听着伤心”

    “那我更伤心”我压抑下,从一边拿出根烟,弈哥顺手就给我点着了,我看了眼弈哥,伸手一捂,跟着我使劲抽了口烟。

    弈哥笑了笑看着我一拍我肩膀有些感慨的说“坤子啊,还记得哥第一次给你点烟的时候嘛”

    我吐了口烟,思绪万千,点了点头看着弈哥“记得啊,必须记得。那是咱们初中刚开学,我刚到宿舍时候”

    “我当时说了一句话,还记得嘛”

    我额了声“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你说你很少给别人点烟,只有给自己兄弟点烟的份”

    “额,是啊”弈哥乐呵下“一眨眼都这么久了,你们都高中了,我和东哥我俩也告别校园生活,进入社会了哈”

    “是啊,一眨眼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有些感慨的接着说“我都快忘记自己原来的模样了,时间抹去了太多太多”

    弈哥想了想看了我眼“坤子,你想知道的那个事我可以先不说嘛。就先当我瞒着你了可以嘛。我是真的不想说出来,也没法对你说出口”

    我愣了愣,想了想弈哥的话有些复杂的问道“这事跟我有关?”

    “不全是”弈哥也跟着点了根烟,抽了口烟接着说“做这事的人与你有关”

    “什么意思?”

    “我不都说了嘛,就当先瞒着你”弈哥看了我眼“你知道的,我许天弈这辈子都不会对不起哥几个的,都不会害自己兄弟的”

    “可是,我还是想知道”

    弈哥站起身看了我眼,有些复杂的眼神接着说“你先休息会,记得我和你说的话就是了先。我先出去和那几个煞笔打会牌的,待会我们叫你”

    “去你吗的”我开口看着弈哥骂了句街。

    弈哥笑了笑“如果你想知道你要的答案,你就给琪打个电话,或许她会亲口告诉你的”

    “什么意思”我问道。

    弈哥打开我房间的门,有些压抑的看着我笑了笑“意思你自己去问,反正我是不会亲口告诉你的。还是让她亲口告诉你的好”

    我想了想弈哥的话,跟着弈哥没再说话,走出了我的房间,跟着我听见了弈哥和旭哥他们的骂街声。

    我有些不解的,又从烟盒里拿出根烟,点着使劲抽了口,看了眼正在充电的手机,有些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