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青春就是混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没再说话
    我牵着宇的手,拐过二中那条路后,我看了眼宇笑了笑说“媳妇啊,商量个事呗”

    宇撇了我眼,然后盯着我看了几秒钟后,跟着就说“好吧,你说,只要合理,老娘肯定会答应的”

    我一听宇这么说,接着我一下就郁闷了,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看着宇开口道“那好吧,那我不说了,就算说了你也不一定会答应的”

    宇听完我的话后,接着有些生气的掐了我胳膊下,很是委屈的看着我就说“哼,小李坤,难道老娘在你眼里是那种不讲理的女人嘛”

    我压抑下“宝贝,我可没说。【更新快请搜索】你别生气哈”

    “没生气呢”宇冲着我吐了吐舌头接着说“好啦,不跟你闹了,你快说事吧。老娘这次肯定会答应你的”

    “啊?”我有些惊讶的跟着开口道“不是吧,媳妇。这次怎么这么好说话了呢。哎呀,我这还没说呢,你就答应了”

    我说完后,然后一搂宇的肩膀,跟着摸了摸宇的额头。

    宇抬头有些不解的看着我眨了眨眼睛“小李坤,你干嘛呢,好好的摸我头干嘛”

    我乐了乐“我就是想看看你发烧了没,哈哈”

    我说完后,宇很是果断的直接就踢了我脚骂道“滚蛋你,你是不是巴不得老娘好好管你呢是吧。那好,我不答应了。以后就对你施行妻管严制度咯。你这样满意了吧,哼”

    “卧槽,别介啊,媳妇。我错了。我刚才就是说着玩的”我压抑下,有些无奈,跟着有些委屈的看着宇说道“哎,我咋这么贱呢。老给自己找不痛快”

    宇看着我听完我这话后,扑哧一下就乐了出来,捂着自己的嘴巴打了我胳膊下乐道“行了哈,别贫了。赶紧跟老娘说,你打算干嘛”

    我从兜里拿出根烟点着抽了口,我就试着很爽啊。

    跟着我搂着宇的肩膀说道“咱俩打个车走吧,太累了”

    宇看着我,又眨了下眼睛“就这事?”

    “啊,就这事,不然还有什么事”我说。

    宇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一拍我胸脯乐道“好的,老娘准了”

    我一听宇这么说,跟着直接就冲着宇的脸亲了口。宇打了我下,笑着骂了句街“滚蛋,臭流氓,路上这么多人看着呢”

    “那怕啥,反正我又不是偷摸的,我是光明正大的”我嘻嘻笑了笑说。

    “就算偷摸的,你也得敢啊,是吧”宇说

    我郁闷下“怎么整天净瞎想呢,哎”

    宇哼了声,没在接着说话,然后抱着我的胳膊,我俩在路边等了辆车,然后上了车,冲着小院那就去了。

    到了小院后,我和宇进去后,东哥和旭哥俩人正坐在地毯上叼着烟,吃着东西看着电视呢。

    我郁闷下伸手指了指这俩货就开始骂街了“卧槽你俩大爷,不知道省着点吃咋滴。好歹也给哥几个留着点啊”

    我骂完街后,旭哥和东哥俩人站起身,没接着骂街。而是走到我和宇的面前,笑着和宇打了个招呼,然后宇也跟旭哥东哥俩人打了个招呼。

    我郁闷下,看着东哥和旭哥俩人招了招手“喂,煞笔啊,没听见坤哥跟你俩说话咋滴呢。操,真傻假傻!”

    我刚说完这话呢,接着旭哥和东哥俩人很是统一的咳咳了声,盯着我搓了搓自己的手。

    我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要完。

    “卧槽,旭哥,有话好好说”

    “麻痹,煞笔东,你还打算帮忙”

    我说完后,往后退了一步,刚想跑呢,接着旭哥和东哥俩人一拉我,直接就把我给拽沙发上面了,我骂了句街,一下没站稳,直接就被这俩煞笔给压底下了。

    我喘了口气,开始求饶。

    我看了眼宇“媳妇,救命啊,这俩煞笔谋害你亲夫啊”

    “滚,臭流氓,老娘才没你这样的亲夫呢”宇站在我们面前,捂着嘴乐了乐,开始看着我闹。

    闹了几分钟,分开后,我郁闷下点了根烟抽了口说“你这俩煞笔也就趁我没人的时候欺负欺负哥了。要是平常你俩敢嘛。借你俩几个胆子也不敢啊”

    “卧槽,煞笔坤,你在说呢”东哥搓了搓手说道。

    我郁闷下“要是小慧和星哥俩人在,估计你俩就不敢这么嚣张了”

    “去你的,煞笔”旭哥乐了乐“有种给那俩煞笔打电话的,就说我要和他俩单挑,你问问他俩敢嘛。就算一起上,哥也不叼他俩”

    我乐呵下抽了口烟,笑了笑冲这旭哥伸了个大拇指“旭哥牛笔,旭哥第一”

    “你乐个几把”旭哥骂了句街。

    东哥咳咳了声踢了旭哥脚“文明点哈,没看见有美女在嘛”

    宇咯咯的乐了乐,没在说话,然后自己从墙角那,拿起铲子和扫主,开始给我们打扫卫生了,还挨个埋汰了我们几句。

    我乐呵下,搂着宇笑了笑就说“媳妇啊,你是不知道。这屋子平常我自己住的话,还是很干净的。”

    然后很是果断的,被他们一阵埋汰。宇笑了笑没在理我,然后我们三坐在地毯上一顿瞎扯。过了会,宇过来跟我说累了,我就让宇先去我房间休息去了。

    我们正聊着呢,接着门就被推开了,弈哥叼着烟进来后,看见我就直接骂街了。

    我站起身就回骂道“许天弈,卧槽你大爷的。一进门就骂哥,操。哥还没问你呢,死哪去了又。也不知道先跟组织打个报告就擅自走了”

    “去你吗的,煞笔,找摆平呢是吧”弈哥很是嚣张的看着我说,然后抽了口烟,坐到了地毯上。

    “你真煞笔”旭哥和东哥俩人骂街道。

    我乐呵下“你最煞笔”

    弈哥拍了我肩膀下“刚回家把车开出来,爽不”

    “卧槽,许老爷子怎么让你开出来咯”

    “那必须必的嘛,我家老爷子听他媳妇的。我回家后,跟我妈一顿好说歹说。我妈才从我老爷子那给我要来的钥匙。不然你以为我老爷子这么容易放开我,不管我了”

    “我猜也是”跟着我们哥几个对着弈哥一顿鄙视。

    弈哥笑了笑很是无所谓,并且很是嚣张的摊了摊手接着说“累死我了,先让哥休息会,待会坤子,你给那俩煞笔打个电话,叫出来,咱们一起嗨去”

    我点了点头“得了,知道了。快下课的时候我打电话问问那俩货看看能混出来不”

    弈哥伸了个懒腰,躺在地毯上抽口烟,没再说话。

    p:提前祝大家端午节快乐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