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青春就是混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信不信
    琪听完我这话后愣了愣,然后呵呵的笑了笑看着我接着说“呵呵,可以啊,李坤。现在和以前确实不一样了,比以前懂得多了,呵呵”

    我郁闷下开口道“瞧你这话说的,我承认我是和以前确实不一样了,但是我不管怎么样,依旧还是以前的那个自己,思想变了,人沒变”

    琪笑了笑,双手环在胸前乐道“我不和你讨论这个问題了,我问你个事呗”

    我吐了口烟看着琪“你说”

    “如果你哪天发现其实你所看到的事情,都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会怎么做,”琪说完这话后,沉默了下,顿了几秒钟接着说道“我这话是指她,如果是的话你会怎么做”

    我听完琪的话后,一阵郁闷,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跟着我叹了口气“你到底什么意思,能不能把话直接给说清楚,你知道的,我这人不喜欢猜,不喜欢别人跟我说话卖关子”

    “我这人,最喜欢让别人自己猜喽,尤其是你”琪笑了笑“如果把话给说透了,那样还有什么意思呢,那样游戏就显得不好玩了,不是嘛”

    我压抑下骂了句街“操,梦琪,你这什么意思啊。我他吗也是郁闷了,怎么这么费劲呢”

    琪听完我这话后,乐呵下,跟着往前走了一步,直接贴到了我的脸上,然后看着我眼睛笑了笑说“怎么,难道宇沒能满足你咋滴,还整天操操的是吧,那成啊,姑奶奶现在就和你去,今天不回去了,陪你啊”

    琪说完这话后,跟着一拉我手,就要拉着我走。

    我不知道怎么滴,看着琪现在这样,一下就怒了,跟着我把手中的烟撇掉,使劲一拽琪的胳膊,看着她吼道“你他吗脑子有病了咋滴,能不能正经点,能不能不要这么疯”

    我说完这话后,我就试着我心里很烦躁,情绪一下沒平静下來,跟着我喘了口气蹲地上了,跟着又拿出根烟,点着,缓解下情绪。

    琪站在我面前愣了愣,跟着拿手就开始打我肩膀,一边打一边吼道“李坤,你他吗冲我吼什么吼,你说啊,你冲我吼什么吼,我他吗就是脑子有病了呢,我他吗就是疯了”

    我咬了咬牙,忍着肩膀的疼痛,跟着我站起身看着琪,琪流着眼泪看着我跟着说“你知道嘛,我现在过的一点也不好,我看到她和你在一起,我就会忍不住恨”

    我听着琪的话,沒有开口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我犹豫了会,莫名的叹了口气,抬头看着琪“真的,沒必要了。也为了你好,也为了我好,真的,过去的那些美好,再也回不來了。”

    琪看着我哽咽下,跟着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看着我苦笑下“李坤,你记住,我不甘心。我不会放手的,过去我知道是我的不对,我不会就这样轻易放开。我梦琪认准的人,认准的事,是不会轻易罢手的。你知道的,我爱你呢,难道你不爱我了吗,”

    我听完琪的这话后,不知道怎么的,很是莫名的就笑了出來,一种无法用语言來表达的笑容。

    “现在你和我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我现在真的很满足的,我会好好爱她的。如果真的是做错了什么,那都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与别人无关,更与她人也无关。有什么冲我自己來就是了”我说完这话后,拿手给琪擦了擦眼睛。

    琪看着我咬了咬牙,跟着使劲甩了我胳膊下吼道“凭什么,这样对我太不公平了,我告诉过你,不要轻易的相信别的女人,纵使别人比我对你好。可是你要相信我呢,我还爱你的,坤。一直沒变过”

    我站在原地,听完琪的这话后,抽了口烟,沒有说话。

    跟着琪哽咽了下“快过年了,你回去吗,”

    “回去”我抬头看了眼琪说道。

    琪看着我,许久沒有接着开口说话,跟着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我累了呢,先走了。弈哥他们还在那边等你了吧”

    “额”我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眼那边。

    两边又是一阵沉默,琪深呼吸了口气,沒再说话,然后便转身开始冲着马路边上走了。

    琪走出几步后,我心里不知道怎么的,想起來很多,莫名的有些伤感。

    跟着我看着琪的背影开口道“你慢点,天冷了,记得多穿衣服”

    琪听完我这话后,愣了愣,跟着沒说话。

    我看着琪走后,心里莫名的有些压抑,跟着我一下就蹲地上了,然后深呼吸了口气,使劲抽了口烟。

    接着我兜里的手机就响了,我看了眼电话是宇打來的,我有些慌张了。

    跟着我使劲恢复了下情绪,接起电话乐了乐“媳妇,怎么了,你到家了啊,”

    “恩呢,小李坤,我到家了呢”宇说完这话后有些不高兴的跟着说道“你不在我身边,沒送我回家,感到好不适应呢,路上太黑了,我都害怕了呢”

    我笑了笑“沒事,媳妇别怕哈。你可以想象成其实我一直都在你身边的不就行了嘛”

    “滚啊,怎么滴,一跟你说点正经的,你就开始不正经了是吧”宇听完我的话骂街道。

    我笑了笑“行了,逗你玩的呢。我这不是教你自我安慰的办法嘛,我就老是这样安慰自己的。我说”

    宇叹了口气郁闷下“你们回去了沒,都这么晚了”

    我笑了笑“额呢,早回來了。都准备睡觉了,这一天真累”

    宇扑哧笑了笑“你们又去干什么坏事來了,还这么累”

    我郁闷下“真的,啥都沒干。就是累而已”

    宇咯咯的笑了笑“行了吧你,我还不知道你们。肯定是不知道去哪疯了”

    我压抑下“好吧,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不跟你争”

    宇笑了笑“那好吧,小李坤,老娘要睡觉了呢。明天要进行模拟考试的呢。”

    我一听宇这话,有些着急了,我沒忍住骂了出來“操啊,啥时候的事。就你们班模拟,还是都模拟考试的”

    “你这不废话嘛。怎么可能就我们自己模拟呢,都模拟”宇笑了笑“怎么着,现在知道着急了啊”

    我压抑下叹了口气“操他吗的,我都块忘了呢,这马上要过年了,期末考试了呀快”

    “说实话,你现在知道有点晚了”宇扑哧笑了笑“老娘不跟你聊了,真得睡了,要不待会我家里又來吵我了”

    我郁闷下“那好吧,晚安了,媳妇,好梦”

    “额呢,小李坤,安啦”宇笑了笑说完后,跟着挂了电话。

    我有些郁闷的,跟着起身,看了眼弈哥那边,走了过去。上了车以后,弈哥看着我就开始骂街了“卧槽你大爷的,煞笔坤。你他吗墨迹啥呢自己在那蹲着,干你吗啊”

    “滚蛋,我去你吗的。别烦我,郁闷着呢”我骂道。

    接着车里就笑了,东哥看着我乐呵下“咋滴,啥事又把你给整郁闷了啊”

    “操,这还用说啊,肯定这浪b,又要被女生追债了呗”星哥看着我呵呵的笑了笑说。

    “情债吧”旭哥也跟着來了句笑道。

    我郁闷下骂了句街“草泥马大爷的,能不能少扯会蛋。我和你们吗有情债行了吧”

    “去你吗的,煞笔坤”

    “你最煞笔”

    我们说着话,接着弈哥发动了车里,冲着小院那方向就冲了过去。

    在路上弈哥笑了笑,给我们分了分烟,然后看着我说“煞笔坤,刚才怎么个情况,我看着琪怎么不太高兴啊,你俩又咋了,”

    “就是,怎么说,你也得送送人家啊,是吧”旭哥乐呵下拍了我肩膀说道。

    我郁闷下“你们咋不去送”

    “滚你吗的,哥几个是那样的人嘛。人家小姑娘找的是你,又不是我们”东哥说完后咳咳了声接着说“兄弟妻不可欺嘛”

    “哈哈,对对,兄弟妻不客气”弈哥笑了笑说。

    “不客气,不客气”星哥乐呵下接着说。

    我郁闷下“卧槽你们大爷,滚蛋都。少拿我说事,更别带上我媳妇哈”

    “呵呵,煞笔”弈哥笑了笑“那你俩现在是什么情况,和好了,不对啊,不是还有宇嘛”

    我郁闷下“煞笔许天弈,你大爷。能不能不提这种事。脚踏两只船那是禽兽畜生干的事,操。我是那种人嘛”

    “你怎么不是”弈哥乐呵下接着我的话说道“那你现在这是属于什么意思,和宇好着,还和自己的前任联系着。得亏宇不知道吧,要不又要不知道怎么和你闹了”

    我压抑下“算是朋友知道的联系也不行啊”

    “呵呵,煞笔星,你信煞笔坤这话不,”弈哥看了眼星哥说。

    星哥笑了笑“这个该怎么说呢,信还是不信,那我还是信吧”星哥笑了笑说完后跟着看了眼东哥他们“哥几个,你们信不,”

    “信不信的与我们又沒啥关系”哥几个说完后统一的鄙视了我眼,笑了笑接着说“我们信不信都无所谓,关键是宇信不信才是正解。说真的,你真得好好处理下,理清楚你们这个关系了”

    我听完哥几个的话后,一阵沉默。

    跟着星哥乐呵下拍了我肩膀下乐道“对了,坤哥。怎么班那个张雪你俩怎么样了,发展到啥地步了,”

    PS:为什么每次码字的时候,我都要打几个喷嚏呢。我想问问,到底是谁老是骂我啊,这得有多大仇啊,老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