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青春就是混 > 第三十四章 回归
    弈哥举起酒杯看着我和东哥,然后沉默了几秒开口道“老规矩,开喝前整几句”

    我和东哥俩人抽着烟,没有开口说话。

    “这第一杯咱们敬咱们的父母,谢谢他们把咱们养大,让哥几个有机会相识成为兄弟!”弈哥说完后站起身端着酒杯看着我和东哥接着说“这酒你俩喝不喝自己看着办吧!”

    我听完弈哥这话,使劲抽了口烟站起身端起酒杯“肯定要喝的,来,干了”

    东哥和弈哥也跟着干了酒,然后重新倒上。

    弈哥点了根烟继续端着酒杯说道“我知道松松走了你俩心里都难受,可是我的心里同样比你们难受!但是松松之所以不辞而别,就是怕咱们伤心难过,怕他自己舍不得!如果松松今天在这的话,我想他也是这么想的。”

    “敬松松”东哥拿着酒杯一碰,跟着一口气就给干了,然后东哥擦了擦自己嘴角然后看着我说道“坤子啊,松松走了其实对他来说也许是个新的开始,新的人生。做为兄弟咱们应该祝福他”

    我没说话,跟着一口气喝完酒,然后脑子中想着那个总会叫我小坤哥的松松,眼睛有些泛红。

    弈哥递给我根烟,拍了我肩膀下安慰我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当初哥四个现在只剩下咱们哥三个了”

    我听完弈哥这话,抽了口烟坐到座位上面很是平淡的问道“松松还会回来吗?”

    “不知道”弈哥有些失落的看着我说。

    “行了,咱们都不是矫情的人,虽然松松走了,不管松松以后回来或者不回来,他始终都是咱们的好兄弟,一起磕过头喝过酒的把兄弟”东哥跟着端起酒杯说道“煞笔弈有句话说的对,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终究咱们还是会走的”

    我郁闷下愣了愣看着东哥“煞笔,说什么呢你,什么走不走的!都别提走这字”

    东哥笑了笑,然后摸了摸自己头“行,行,不提走这事,以后都不提了”

    “煞笔,你自罚一杯”弈哥笑了下打了东哥肩膀下说。

    东哥叹了口气,跟着喝完杯子中的酒。

    不知道喝了多久,我们都有些支撑不住了,喝完啤酒,就整白酒,掺着喝醉的真快。

    我中间迷迷糊糊不记得吐了几次,最后我实在撑不住了,趴桌子上了。

    转眼,天亮了,我迷迷糊糊睁开眼,脑袋一阵疼,嘴里涩涩的苦。

    我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起身,正纳闷呢,接着我往旁边一看弈哥和东哥俩人搂在一起睡觉呢。

    我看到这一幕后,一阵乐。

    我跟着叫醒了弈哥和东哥俩人,接着一阵骂街声。

    我郁闷下“昨晚喝到什么程度了?我觉得肯定喝多了”

    弈哥打了个哈欠,起身点了根烟鄙视我眼骂道“废话,你他吗喝的都不醒人事了,趴桌子上睡的真死!我和煞笔东俩人硬把你拉出饭馆的”

    我有些不相信的乐道“有那么严重?”

    “你就装煞笔吧!”弈哥跟着手里拿着烟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

    我喝了口水,跟着点了根烟“昨天心情不好,对不住哥几个了”

    “煞笔,说什么呢你”东哥起身打了我下“别矫情了,事情总是会过去的”

    我点了点头看了眼时间,然后说道“我该走了,回家待几天就要过年了,我得好好调整下心情”

    弈哥笑着打了我下“行,回去好好消化这些事情,咱们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我点头,等弈哥和东哥穿好衣服后,我们三个出了房间,来到了车站。

    临走时,弈哥拍了我肩膀下“煞笔坤,你不去跟你媳妇告别声嘛”

    我摇了摇头“算了,你们是知道我的,我是最看不了离别场面了!再说了,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干嘛弄得跟分别一样!”

    “那行,我们大家等你回来,记得过完年早点滚回来”东哥跟着笑着骂了我句。

    “我去你吗的,煞笔东,怎么跟哥说话呢,卧槽”我乐呵下骂道。

    弈哥笑了笑看着我,冲着我张开了双手,东哥也乐着冲着我张开了双手。

    我乐呵下跟着说“大男人还整这个,显得多矫情”

    “那咱们就矫情一次呗”弈哥看着我然后搂住了我的肩膀“早点回来”

    东哥也跟着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搂着我打了我下说“过完年,麻利的给爹们滚回来!知道不”

    我拍了拍弈哥和东哥的肩膀,鼻子有些酸酸的感觉。我摸了摸眼睛笑着说“额,行!等着爹,爹过完年马上回来”

    “滚吧”

    “去你吗的,煞笔坤,你个煞笔”

    我转身走进候车厅,背对着弈哥和东哥,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我哽咽下买好票,上了车,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坐到车上,想着很多事情,最后在心里跟所有人提前拜了新年。就这样郑松正式告别了我们,那个会叫我小坤哥的松松在我的初中生涯中落幕,未曾出现。

    回到家,待了几天,就要过年了,高高兴兴过完年,拿着红包,我就开始计划该怎么挥霍,该怎么解决红包喽。是给琪买东西呢,还是和弈哥他们一起消费了,虽然不多,但是也有几百块钱。

    过年这几天,走完亲戚朋友,也就算正式过完年了。大年初六晚上我和老爷子还有老娘说我要初七那天走。

    结果老爷子就很是郁闷的说“别人初七走是上班?你初七走是干嘛去”

    我就笑着说“我是想早点回去学习去,初四了,得勤奋点了”

    老爷子没理我这话,然后就回房间了。

    其实我说这话,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有些郁闷,我跟着回到房间,等家里人睡觉后,我点了根烟烟,缓缓情绪,想到明天就要回去了,一阵兴奋,收拾收拾东西,整装待发。

    早晨吃完早饭,我拒绝了家里人来送,自己去车站坐上车出发。

    到的时候,差不多快中午了,下车后,去车站候车厅里买了盒烟,跟着看着熟悉的地方,点了根烟。我他吗的回来了。

    深呼吸一口气,到路边打了个车,冲着琪家方向那就去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