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青春就是混 > 第二十八章 车在哪
    我看着琪的脚愣了愣,伸手摸了摸抬头问琪“媳妇啊,你怎么弄的,都起泡了,疼嘛!”

    琪点头很是委屈的看着我说“疼”

    我郁闷下起身摸了摸琪的肩膀“媳妇,你等着,我给你打盆热水泡泡脚,会好受些”

    跟着我走到房间里面的卫生间,找了个盆子,然后用水使劲冲了冲,接了盆热水端到了琪的跟前。

    “快点,把脚放进去,试试行不行”我看着琪说。

    琪点了点头冲着我乐呵下然后把脚放进了盆里,接着说“小李坤,你真好呢”

    我郁闷下“你这不废话嘛,你是我媳妇,我当然对你好喽”

    琪泡完脚后,从床上拿起手巾擦了擦脚,然后坐到了床上,从后面抱住了我的脖子。

    我不自觉的就有了反应,跟着扭过头看着琪,搂住了琪的腰。琪看着我眨着眼睛,我摸了摸琪的脸,跟着亲了上去。

    琪抱着我的脖子回应的很是激烈,慢慢的我亲吻着琪压到了身下,房间里面传出美妙的“歌声”。

    事后,我点了根烟靠在床头上面,看着琪笑了笑。

    琪把头埋在我的胸前,然后看着我打了我下“你笑什么呢你”

    我摇了摇头“没呢,没笑什么。”

    “滚蛋吧你,姑奶奶有那么值得你笑的?”琪骂了我句“哼”了声跟着说“看你笑的老不正经了”

    我郁闷下抽了口烟“我咋又不正经了,那照你这话的意思,那你说说我怎么样才能算是正经?”

    琪想了想摇了摇头说“反正在你李坤身上,我还真没发现一件正经的事!”

    我郁闷下“那刚才的事不是很正经嘛!”

    我说完后很是邪恶的笑了笑看着琪“男人女人之间最舒服的时刻”

    “滚”

    琪骂完后伸手掐了我下“你看,你看!刚说几句话就没正经了”

    我乐了乐,然后把手中的烟撇掉冲着琪扑了上去。

    琪挣扎了下,拿手又掐了我下。

    “卧槽!媳妇啊,你好好的老掐我干嘛”我郁闷下趴在琪的身上说道。

    琪眨着眼睛看着我很是委屈的说“你给姑奶奶起开!压死我了,你想累死我嘛”

    我郁闷下“该说累的是我才对!”

    “那你就赶紧给姑奶奶睡觉!别压我身上,累死了”琪拿腿踢了我几下说。

    我笑了笑没理琪然后拿手按在琪的肩膀上说“谁叫我将精力旺盛呢,哈哈”

    “小李坤,你想干嘛?”琪说完后,然后看着我,开始往被子里面缩。

    我乐了乐冲着琪亲了下去“你说我能干嘛,当然是好好疼爱你了!”

    “来,小李坤,你动我下试试呢”琪嘟着嘴看着我说。

    我“哎呦”声吻了过去。

    琪拿嘴咬了我嘴唇下,开始挣扎。

    我郁闷下,跟着又慢慢的亲了过去。

    琪慢慢的眼神变的温柔了很多,也不反抗了,双手环着我的脖子吻了过来,我回应的很是激烈。

    我顺手从床头那关上了灯,又是一阵激情。

    跟琪聊了会天,想了想事情,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早晨起床,穿好衣服,琪的脚不是很疼了,看来昨晚的热水很管用。

    我拉着琪出了蓝天后,到对面小车站旁边随便吃了点饭,结完帐琪看着我“咱俩现在干嘛去?这么早呢”

    我想了想“去医院吧,看看都在那没”

    琪点了点头“反正今天又不上学,我就好好陪陪你”

    我乐了乐“媳妇啊,那今晚也别回家了,咱俩再一起好好的培养感情呗”

    “这咋培养?咱俩感情不是好好的嘛”琪郁闷下盯着我问。

    我笑了笑“深入培养感情,深入……”

    “王八蛋,你给姑奶奶正经点!这么多人呢,你不分场合嘛你”琪笑着踢了我脚骂道。

    我躲了下“好好,不闹了!正经的,买点早饭给给松松带去”

    跟着我和琪买好饭,到路边打了个车奔着医院就去了。

    推开病房,松松躺在床上还没醒,然后东哥躺在房间另一张床上正睡觉呢。

    我正郁闷这房间里怎么多出一张床呢,跟着东哥坐起身看着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操,原来是煞笔坤啊,我他吗还以为谁进来了呢”

    “滚蛋,没大没小的”我走到东哥那,打了东哥肩膀下“咋就你自己呢,煞笔弈呢”

    “跟你一样,浪去了呗”东哥伸手一摊很是怪异的笑着说道。

    然后琪一下就扑哧笑了出来。

    我郁闷下骂了东哥句街“说过多少次了,别拿我跟煞笔弈比。我和他根本没可比性啊”

    “煞笔”

    “我去你麻痹的”

    “真煞笔”

    我和东哥一阵骂街,然后我听到了松松咳嗽了一声说道“小坤哥,嫂子你俩也来了”

    我和琪拎着手里的饭放到了桌子上面,我开口笑了笑看着松松“煞笔,赶紧起来吃饭了,给你买的肉,还有好吃的好喝的”

    东哥跟着走过来说“正好,省的我下去买了,来!煞笔松,哥喂你”

    “滚蛋,你个煞笔”松松突然笑了出来,乐呵着骂了句街。

    我们笑了笑,一起聊了会天。

    中午的时候,弈哥和弈嫂俩人也来了,手里淋着一些吃的喝的。我和东哥俩人立马扑了上去,开始分。

    弈哥就在那骂街,说是给松松的,不是给我们吃的。

    然后房间里面一阵乐,弈嫂和琪俩人站在一旁看着我们闹,看着我们骂街,在一旁乐呵。

    下午吃饭的时候,本来是弈嫂和琪俩人想去买饭的。

    我拉着弈哥我俩就出了房间。

    出了医院门口,弈哥点了根烟郁闷下看着我“煞笔,好好的你拉我出来干嘛!房间里面多暖和”

    “我去你吗的”我跟着也点了根烟继续说“正经的,问你个事”

    “不知道”弈哥很是直接的开口说道。

    “操,我还没问呢”我郁闷下骂道。

    “你问也不知道,不问也不知道”弈哥冲着我乐呵下说。

    我抽了口烟看着弈哥骂了句街“你个煞笔,能不能跟哥好好的说话了”

    弈哥“哎呦”一声,叼着烟踢了我脚“你再这样跟哥没大没小的”

    “我真有正经事问你”

    “要钱没有,要命也不给”弈哥吐出口烟说。

    “要你麻痹要!”我郁闷下跟着继续说道“煞笔弈,你车呢?”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