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青春就是混 > 第二十五章 换衣服
    出租车的门打开后,我看到弈哥走了出来,然后手里拿着两个袋子跟着扔给了我和东哥说道“这两件衣服是新买的,赶紧换上吧!要不显得哥几个特别的狼狈”

    我接过衣服抽了口烟看了眼弈哥“难道现在还不够狼狈嘛!”

    弈哥沉默下点了根烟抽了口撇开话题说“张旭进警察局了,估计这次要待里面了”

    东哥听完后点了点头“那现在事情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这件事咱们就别管这么多了,反正张旭这次是栽里面了”弈哥抽了口烟跟着说“我老爷子已经帮咱们把这事压下来了,接下来肯定没有怎么的事了。现在主要是松松这事,手术怎么样了”

    我摇了摇头“还好,已经没事了!刚送进病房,医生说辛亏送来的及时,而且那刀要是再往里扎一点,松松就没命了”

    “他妈的,张旭”弈哥攥了攥拳头跟着说“真恨不得扎死他”

    我沉默会“松松父母那边怎么交代,手术费呢”

    弈哥说道“我老爷子已经联系松松父母跟他们谈了,手术费不用担心”

    我额了声跟着说“但愿松松早点康复”

    弈哥拍了我和东哥肩膀“行了,别担心这么多了,走着,去看看松松”

    我们三个起身,走进了医院,找到了松松的病房,推开门走了进去。

    松松躺在床上,脸色很是苍白,麻醉药效果已经过了,松松睁着眼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松松听见门响的声音,扭头撇了眼我们,很是勉强的笑了笑说“哥几个来看我了”

    我们没说话,看着松松的样子有些难受。

    弈哥红着眼坐到床边攥着松松的手说“你怎么那么傻,干嘛替我挡那一刀!”

    松松笑了下看着弈哥“因为你是我哥,因为咱们是兄弟!那一刀也只有我正好挡住!我想如果换成煞笔东和煞笔坤,那一刀也一定挡的”

    我和东哥没说话,跟着也坐到了松松的床边“疼不!”

    松松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伤口那笑了笑“现在已经没感觉了,我在死亡边上走了一圈,体会到了那种感觉”

    房间里面的气氛有些压抑,很是沉闷。

    “你们几个别老这样了,气氛怪怪的,我还真不适应呢”松松叹了口气看着我们乐呵下“哥几个,给我拿根烟,我缓缓劲”

    弈哥没说话,从兜里拿出烟,放到了松松的嘴上,跟着顺手给松松点着了。

    松松的身体很虚弱,抽了一口就咳嗽了,松松苦笑下“他妈的这白江劲真大,呛着我了”

    我不知道怎么的,看着松松虚弱和难受的样子,鼻子一酸,眼睛红了红,落下了几滴泪。。

    “小坤哥,你能不矫情不!”松松看着我,然后说道“这段时间恐怕不能跟哥几个一起并肩战斗,一起逃课抽烟上网了”

    “没事,松松,哥几个等你出院。咱们再继续挥霍人生”东哥冲着松松笑了笑说。

    松松听完这话后,眼角流下了几滴泪,哽咽下看着我们说“等我出院”

    我们点了点头“那你就赶紧康复出院”

    一整天我们哥几个都在松松的病房陪着松松,晚上我们哥几个出去买的饭,没想到弈哥把黑色大帕停在了医院门口,跟着我们上车,从车站那买了些吃的喝的,回到了医院。

    哥几个一起陪着松松吃完饭,快9点时候,病房的门开了,走进来三个人,两个男的,一个女的。

    我一眼就认出了许老爷子,许老爷子穿着一身便装走到了我们面前看着我们说道“小弈,你们出去下。我们有事要说”

    弈哥没说话,我们点了点头便出了病房,走出了医院。弈哥给我们分了分烟乐道“这下轻松了,被赶出来了!”

    我抽了口烟郁闷下“煞笔弈,你老爷子跟谁啊那是”

    “废话,这还用问嘛,肯定是松松的父母了”东哥打了我肩膀下说。

    我郁闷下“看着真不像,没想到煞笔松的父母这么年轻”

    “行了,别感慨了”弈哥打了我肩膀下“说下,咱们现在应该去哪?”

    “不知道,总不能在医院门口一直这样溜达吧”东哥骂了句街说。

    “去唱歌,或者上网玩游戏去!要么今晚连睡觉的地方都没了”我跟着说道。

    弈哥吐出口烟想了想说“先上车,和我接我媳妇去!”

    “草泥马,煞笔”东哥直接开口就骂。

    我也跟着骂道“今晚你又想把我俩丢下,自己去浪是吧!”

    弈哥打开车门坐到车上,双手比划了个无所谓的手势“不然呢?我就纳闷了,我找我媳妇浪去你俩瞎激动什么!有本事你俩也去浪啊”

    “你以为我跟你似的?见了女的就往上扑”我骂了句街跟着打开了车门。

    弈哥“哎呦”声骂了我句阴阳怪气的说“煞笔坤,你不会是性无能吧!还是咋滴”

    然后东哥和弈哥两人就开始乐。

    “滚蛋你俩!不把爷扯上能死啊,操”我郁闷下伸手摆了摆说“赶紧的,别墨迹。开车,这他妈都几点了!”

    弈哥笑了笑“着啥急,哥这速度在这条马路上也是数一数二的!”跟着弈哥直接一个猛冲,车嗡的一声“奔”了出去。

    “卧槽!”东哥一惊骂道。

    “煞笔,你慢点!”我骂了句街跟着说“你俩爹都还在车上呢!”

    弈哥骂了句街跟着说“他妈华盛9点半关门下班!我要是再慢点,我媳妇就走了!”

    “那你也不能拿你两爹不当回事啊”我郁闷道。

    “滚,煞笔坤”弈哥跟着又是一个加速。

    平常就算坐出租车也得10分钟的路程,弈哥不到五分钟就给到了。直接把车停到了华盛大门口。

    东哥郁闷下“煞笔弈,你他妈的能低调点不!”

    弈哥直接点了根烟抽了口说道“嚣张惯了!低调不了了”

    “真煞笔,你就不怕别人给你砸车”我哈哈笑了笑说。

    弈哥回头骂了我句跟着说“咱们这小县城能开这种车出来的有几个?就算让他砸,他也得掂量着点啊!”

    “不装比能死啊!”

    “不装比咱们还是好朋友”

    “你麻痹,两煞笔”弈哥回头看着我俩盯了几秒钟说“你俩煞笔啊,不是说了让你俩换衣服嘛!还他妈没换!”

    我和东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忘了,主要是没地方换衣服啊”

    “车里就行!”弈哥乐呵下跟着把车窗摇了上去紧跟着说“赶紧的,趁现在人少,还没下班!要是待会我媳妇来了,看到你俩这样子,还不得吓死”

    我乐呵下看着弈哥“这衣服哪买的!还挺好看的”

    “商城啊,我这身也是!你俩就凑合着穿吧”弈哥郁闷下“今天真他妈狼狈”

    我们说完后,跟着开始换衣服,换好衣服的时候,正好华盛下班,弈哥把窗户摇了下来。我们点了根烟,抽着烟,缓缓情绪。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