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赊美人心 > 第一百零五章
    婚后的谢大人更加忙碌起来,卫安修筑城垣后, 还要挖护城河设下各堡炮台, 并且进驻大量军士严加防守, 将卫安短时间内建成了一座无法轻易攻破的铁桶之城。

    内城的开荒建路也已到了后期,有了大概的雏形,刚要喘口气, 紧接着八又接到一封加急书信,益州边界的卢安、宝丰等地被攻陷,鞑子大军现驻扎于此, 若不能短时间夺回,待他们羽翼丰满两地要地不仅陷落成了孤城, 下一步恐怕就要被长驱而入大举攻入益州腹地……

    隔日, 益州府的督铳命人快马加鞭送来急件,情况危急, 益州那边远水解不了近火, 待整顿大军到之前,恐怕鞑子又要一鼓作气连攻几处城县, 只得快马急件招集各城兵马,调动兵马虽易, 却群龙无首,若没有一位可以率领众城兵士的大将, 调派几城的兵力有如一摊散沙……

    信件中督铳直接命卫安守备谢承祖接任众军将领一职,并在信中承诺若此战打赢了,必是要许他一个大大的功劳。

    谢大人看完信后, 眉头紧紧的皱起来,自己的妻子再有两个月就要生了,信中许诺的功劳也得有命来拿,他心知此行凶险,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见自己的娇妻小儿,可军令如山不得违抗,任是谢大人心中千般不舍,最后还是沉下面色,招集手下近千精英兵士,全副武装、披盔戴甲,甚至没有跟自己的妻子告别,便匆匆率领精军出城。

    檀婉清得知消息的时候,晚上孤枕时第一次没有出息的哭了,不过,很快她便振作起来,她知道自己这胎若要生下来是非常不易的,为补养她的身子,府里的人补汤珍品就没缺过,大人临行人还让人嘱咐手下人定要让妻子好好安胎,大人重视夫人府里人无人不知,众人平日都小心冀冀的伺候着,几个奶娘、稳婆、女医师早已被大人接到府里,以备不时之需,一切安排妥当。

    肚子里揣着一个,檀婉清食量渐大,见到各种美味补品,自然口水泛滥,但她知道自己的身子,补得多了极容易难产,不得不控制自己的食量,补汤每次也只喝最小的一小盅,只有三四口的量,补品也不敢多吃,每次只吃一点点,只保证足够的营养,好在肚子里的虽然是个顽皮的,没事小拳头小脚丫踢来踢去,但好在,小东西不挑食,只要吃点就行,虽然经常没有满足它没有吃饱,它也没有太闹腾。

    体胎总算控制在一个比较小的范围内,快要生的时候,每日左盼右盼,可捷报迟迟不来,人也迟迟不归,檀婉清经常半夜惊醒,梦见传来谢承祖战死沙场的消息,接着便睡不着,脑子里都是若他没有失去一半的精气,退了四成的功力,也许早已回来了,也许……

    尽管她尽力控制这些胡思乱想,但孕妇体内激素紊乱,有情绪化的不像话,就算小心再小心,最后还是早产了。

    谢大人风尘仆仆的带大军返回城内,连一路布满尘土盔甲都未卸下,头发被汗水浸湿黏成绺,近两月时间,下巴的胡须都生了出来,看起来憔悴糟糕的很。

    可当他心急如焚的赶过来时,正好听到接生婆跑出来说孩子和大人可能都保不住了,如果保孩子还有一丝可能,谢大人闻言眼圈瞬间发红回身便是一拳,狠狠的砸在墙壁上,鲜红的血从墙壁上淌了下来,触目惊心。

    “宫口才开了二指,这可如何是好啊。”人已经快晕过去了,“快!让你家夫人灌口参汤,再含着一片……”就算两个经验丰富的接生婆此时也手忙脚乱,脑门头直冒冷汗,这要再生不出来,可就要难产大流血了,若真……只怕那谢大阎王回来要生生掐死她,在府里住了近两个月,每月拿着双倍的钱,要真出了纰漏,两婆子互相看了一眼,彼此眼底的惧意让她们不约而贩抖了下。

    瑞珠早就吓的手软脚软,她连滚带爬跪爬在小姐边上,只见小姐满脸苍白,满头的湿发,连叫喊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那不行的样子,让瑞珠眼泪刷刷的往下淌,钰棋已经与丈夫回去了,小姐现在又……她连个主心骨都没有,一时也吓的哭了出来,边哭边抖着手将一碗参汤灌进去,又放了片参片在小姐嘴里,声嘶的哭声道:“小姐,小姐,你可一定要坚持住啊,外面的人说大人平宛如回来了,大人一回来就过来看你了,还说要保小姐你,小姐,小姐,你可得争口气,挺过来一切就好了,要挺不住,瑞珠以后就要叫别人主子了,大人以后就要娶别人为妻了,小主人以后没有亲娘,就要像小姐一样,从小叫别人娘了……”

    也不知道是那碗参汤补充了点元气,还是那片参片清醒的大脑,又或者被瑞珠的话气清醒了,檀婉清终于恢复了些意识,此时她的身上如同水里捞出来一般,疼痛使得她恨不得再晕过去。

    可是似乎瑞珠的话让她有了些生气,也开始拼尽一切的使力。

    “宫口开了,唉呀,开了,终于开了。”两个接生婆惊喜的大声道,其中一个赶紧道:“夫人使点力,再使点力,宫口开了,小主子这是想出来了,夫人只要再使些力,就能见到小主子了……”另一个急忙着手准备了起来。

    檀婉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挺过来了,她什么都听不到了,耳朵嗡嗡的,只听到用力、用力,下,身疼的死去活来,可她知道这个时候谁也帮不了她,只能能用尽全身的力气,随着声音用力,再用力,即使痛的要死过去,即使耗尽身全最后一分力,才终于感觉到周围传来一片惊喜声,然后便再也挺不住的晕了过去。

    门外的谢大人在听到接生婆满面红光,大声的道喜声,直道:“恭喜大人,母子平安,夫人生的小公子。”

    “她当真没事?”看着产房端出去的血水,面对刀剑不眨眼的谢大人,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夫人真的没事,就是有些脱力睡过去了,恐怕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大人,这是小公子,长得可真俊呐。”说完就将怀里包着的婴儿递过去。

    谢大人伸出还流着血的手将那只比只耗子大不了多少浑身红红小东西抱了过来,旁边的左问第一次看见大人手颤抖捧着这个正在闭眼晴不断抿着小嘴的孩子,光色下眼里有些光光点点。

    那是男儿不肯轻弹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