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赊美人心 > 第一百零二章
    檀婉清也有点茫然,她对古代童子功之类所知甚少, 唯一有的印象就是影视作品里张三丰一角, 据说他练了八十年的童子功?一直没有成家, 所以在她想法里,这种功法不能近女色?终生保持童子之身?

    可这功法与自己的先天之症有什么关系呢?

    檀婉清想多问几句,谢大人却转过身, 低头寻了怀中人吐气如兰的花瓣粉唇,亲昵的在上面磨来碾去,这是不想让她再问了吗?

    谢大人不说, 不代表檀婉清不想知道,虽然边关地的乡野小镇或许没什么书肆书坊可以查阅典籍, 可这地方武夫商贩三教九流却是不缺少的, 走南闯北的人银子也许不多,但要说打听个什么可就容易多了, 尤其客栈这样的地方。

    不过檀婉清也没有费多少工夫, 就直接从赤脚大夫口里套出了些话儿来,她出手一向大方, 给的打赏也多,并且赤脚大夫也觉得这是为贵人效力, 且还是守备大人的内眷,若有求自然是尽力十分及小心冀冀的, 他人也颇有些眼色,见檀婉清问起,竟也有本事寻来一册泛着黄页, 不知是哪个年代摹山范水的杂记。

    里面还真有关童子功的奇闻怪谈,文人字里行间虽有些夸大成份,不过寥寥数段记载,却也不全是胡编乱造,檀婉清以帕子垫着册子,仔细观阅,极想弄清楚这功法有甚么特殊之处。

    结果看到其中一段,错愕了一下,脸色也阵阵忽红忽白起来。

    上面竟然写着什么童子功各脉系功法,其中还有什么大锁龙功,小锁龙功。并振振有词的道男子若练此功小成者,可以自主控制时间,自行锁阳。若大成者,可身寸一半回流一半,也可挺而不身寸,自行回阳,且不伤身。也可保持身寸之后不车欠,时间长久也不显倦状,且精神很好,大成者即使长期纵情,亦不伤身等……

    其中夸大之言语,推崇炫耀之文字,加杂着些笔者自己加入的一些浮夸言词,什么可与女子颠鸾倒凤数日夜,使其俯首贴耳、谷欠死谷欠仙?

    檀婉清看得是又气又想笑,若真这么牛,还要那些壮耳日药干什么?男人岂不是都能肩并肩日上天了吗?实在让人想将书写者拖出来抽打一番,不过,檀婉清并没有修炼过,其中情形也不清楚,分不清哪句是夸张哪些是真实,但从谢大人那方面来看,也确实是磨人的很,他若不想的话,的确能持续很久,这点来看,里面应该是有几分真实的。

    这本杂记的书写者对童子功似有几分兴趣,扬扬撒撒写了其好处将近一页纸,她一目十行的看向了最后一小段修炼童子功的禁忌。

    这世上万物万事都有正反两面,功法也如此,任是前面说的天花乱坠,可最后一行也仍记载此功法弊端,功法虽好,却严禁亲近女色。若是守此禁忌将大锁龙功练至大成,便可全身阳气内敛,精气遍布血肉皮深至骨髓,此修炼一年可顶寻常三五年功力,乃至老翁也仍黑发童颜,百岁看不出年纪,功力之深厚虽不能说称霸江湖,却也难有敌手。

    但是,一旦近了女色,女子阴气破了阳脉,便等于破了童子身,一身精气过与别人!为他人做衣裳,等同数十年努力付诸东流,失去精气,修炼的功力能存十之五六已是万幸,且终身再无法修炼回自己最巅峰时。

    童子功自此破功。

    后面禁忌二字被重复了三次。

    檀婉清原本还有些红润的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起来,捧着那薄薄的小册半天没有动弹,连端着冰糖银耳粥与点心进来的瑞珠都看出不对劲了,放下手里的东西,急忙走过来:“小姐,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又不舒服了,我让大夫上来给小姐看看吧。”

    檀婉清这才惊醒,合上了册子将帕子轻轻包裹,才摇了摇头,然后低头揉了揉额角道:“没事,睡一会儿就好了。”

    瑞珠听罢这才接了书放到一边,然后手脚利落的将圆枕放好,扯过被子,“那小姐快些躺下。”然后扶着檀婉清歇息下来。

    檀婉清合眼前,见到瑞珠还站在床前,便有气无力的对她摆手道:“你也不用在这里待着了,去与钰棋说说话吧。”

    瑞珠本来想近床边做针线守着小姐的,但是小姐身子不好,又极不易入睡,怕自己在这儿反而让小姐睡不着,也不敢说别的,帮小姐盖了盖被子便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檀婉清虽然在闭目养神,可心里却还是计较算了算,他的童子功练了也有十六、七年了吧,一年抵三年,如果没破功,怎么也是有五十年的功力。

    怪不得那些军士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据说对上身强体健的鞑子,以一人之力单挑十人也不在话下,他的杀敌之威在军中向来是极高的,这点连卫安的百姓都是清楚的。

    十之五六又是什么意思呢?

    五十年的功力平白丢掉一半?难道自己这一身先天之症,是因为平白得到了他修炼将近一半的精气修补七七八八了吗?

    檀婉清觉得头又有些隐隐发沉起来,怪不得昨日那个人说祖传功法传出去也鲜少有人会学,原来如此。

    试问哪个男人学了这功夫能忍住终身不娶妻生子近女色呢,那耳日根练的再好只能看不能用,对男人而言这简直天大的讽刺了。

    何况一朝没忍住,就会将自己将近一半的精气平白送了别人,着实吃了天大的大亏。

    站在女人立场,也不得不吐槽这功法别是女人创出来变相虐男同胞的,可当有人真将精气过给别人,那个人还是自己,她却有些笑不出来了。

    想了想,她忍不住叹了口气,真是的,这让她怎么办好呢?好像欠他的是越来越多了。

    谢大人早已习惯将檀婉清生活起居一手掌控,也许他并不会真的去干涉她要做什么,但是却一定要知道她做了什么。

    显然,她暗地里向赤脚大夫打听关于童子功的事被他知道了,谢大人听到手下回报时,还停顿了下,昨日见她感兴趣,不过随口一说,却没想到她这般在意,今日就迫不及待的找人打听此事?还是向一个赤脚大夫,虽然那大夫已过四旬,可这个是女子随便可以打听的事吗?

    越是接触他越发现,檀家这个掌上明珠表面看着温婉顺从,可有时胆子大的很,连他都被惊吓过,还好自己时时盯着,否则还不知要做出什么逾越的事。

    谢大人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意他的祖传功法,但在看了那页杂记,再看心思又重了些,脸上又带了丝疲色的人,略一想,也总算是明白了。

    他知道她心思一向剔透玲珑,不过提个头,她就已经猜到结果,前些日子才到处问自己的先天之症,今日就已自己将缘由猜得不离十。

    谢大人也揉了揉额角,女人太聪颖实在不是件好事,可若真个呆呆笨傻的,他又不一定喜欢了。

    想及此也不知是第几次叹气。

    但到底害怕她多想。

    她心思重他是知道的,自己若不开口解释,她恐怕也只会藏在心里,不会再提及此事让他难过或难堪。女人太懂事真不是件好事儿,他倒宁愿她朝她撒娇即使是有些小性子,可是若有人天天对他撒娇使性子,他却又未必会喜欢。

    这辈子也算败给她了,无论是样子还是神情或者举止间,如处生得都是他心里面想要的样子,每每都让他毫无办法,不仅时时记挂在心,也更狠不下心。

    所以,晚上看到她对他露出笑容,与隐藏很好的那一丝未休息好隐隐的憔悴,谢大人只觉得心都疼了,急忙走上前将其搂在怀里,义正言辞的将修炼的童子功解释了一遍。

    “那书上说的……”她瞅着他神情问道:“可都是真的?”

    谢大人双腿分开坐于床边,将她抱坐在腿上,手下轻抚着那大把如缎子般的青丝,沉吟片刻,才看着她道:“只有一半吧,功力虽然多少会失去一些,但勤加修炼还是可以练回七八成,功力不足枪术也可弥补,对我而言并没有多大影响。”见她仍轻蹙眉尖,他抬头摸了摸她脸颊,让她看着自己:“而且,我总不能终身不娶妻生子。”

    檀婉清将颊边的手指握在手里,这种恩惠已不是俗物可以补偿的,对她来说真的太过贵重了,不知自己有什么可以赠还的,所以即使听了解释,心下根本没有轻松多少。

    谢大人见状将人搂的更紧,怀里人静静趴在他怀里,温驯的不像话,可谢大人心里却很急,他想将心里的话说出来,可是又不知如何表达才好,“急死我了,如果没有你,我可能会终生不娶,可是,我遇到你了……”说完他犹豫了下,才在她耳边轻声道:“其实那年,你在马背上打我之前,我就喜欢你很久了,虽然打我的时候我又很恨你,可是我没有一刻忘记过你,我……”

    瑞珠和钰棋端着晚饭进来的时候,见到自家小姐和大人两个人脸都红红的,见到两人进来,都不由自主的咳嗽了两声。

    晚上钰棋夜里起来,按着时间提着壶热水放到小姐门侧的时候,还听门内隐隐传来的声音,听得嫁人多年的钰棋脸也不由红了红,暗忖谢大人平日稳重,应该不会闹小姐闹的太过吧,不过他们终于合好了,自己也总算能安心下来了。

    放下了心头大石,钰棋这才合了合衣服,回了房间。

    早上檀婉清起床后,目光朦胧的看着谢大人正弯腰在给自己套绣鞋,忽然有所感悟,觉得,遇到这个人,可能是自己一世,不,两世最最幸运的事了,若她真的弄丢了人,这辈子恐怕都要活在后悔之中。

    她低头揉了揉眼角,然后起身向他轻轻走过去,慢慢地自身后抱住他的腰。

    他一顿,伸手握住合在腰间的葇荑,片刻后才回过身,只见身后的人眼角微微发红,搂着他带着一丝撒娇的闷声道:“我们回家吧。”

    家?

    谢大人一丝错愕后,眼神瞬间变的幽亮起来,他用手臂紧紧搂住正贴在他胸前的人,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冰块终于被他捂热了,不枉他长久以来费尽的心思,他低头回道:“嗯,我们回家。”说完便寻了那色嫩内鲜的樱桃红唇瓣,轻轻吻了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