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赊美人心 > 第一百零一章
    月似圆盘色渐凝,玉盆盛水欲侵棱。

    檀婉清原本还有几分兴致勃勃, 不过在弯月渐满缓缓升起后, 心下越来越有几分悔意了, 抬头看了又看仍在床前站的笔直的人,又瞅了瞅手里的坚韧不屈与不依不饶。

    开始慢慢蹙起了眉尖,又看了他一眼。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哦, 差不多就行了呗,谢大人……

    可对方在她的目光下,居然缓缓伸手握住她的两只玉葱般水嫩的纤纤玉手, 盯着她目光熠亮火热,嘴里还得寸进尺的低哑诱哄出口:“再用点力。”

    终于在小半时辰后, 见他还是不遂意, 床上的人终于气急了,推开他, 下了床榻就要去洗手。

    哪想到一向稳重的谢大人, 此刻竟然像个得不到糖的孩童,耍赖的站在她身后跟她纠缠, 她走一步,他便贴着她走一步, 虽然不会压着她,可扯着她手的那股黏人劲儿, 实在让檀婉清也有些招架不来。

    任他官场怎么成熟老成,可年纪在那摆着呢,骨子里还是悄悄藏着一个小孩子似的不那么稳重的性格。

    烦得狠了, 她转身想推开他让他离远点,可是那点力气根本撼不动这个人,只得不理会他去洗手,他又贴的近了些,一下子挤的她没站住两只手都压在了洗手盆里,好在还知道些轻重,知道自己现在的身子经不起他的胡闹,也只敢贴着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

    刚才两人这么一路磨磨蹭蹭的,将水盆和架子弄出了些声响,惹得瑞珠还过来拍了拍门,担心的叫了声小姐。

    檀婉清默默叹了口气,才无奈的伸手取了架子上干净的帕子,从保温的铜壶里倒出些温水,回过身,便见到头顶那道所求不满暗幽幽的目光,也不说自己要什么,但就一直磨着你,直蹭的人腰都疼了。

    檀婉清的视线这才往下扫了眼,一时也是有些头皮发麻,她知道这人了得,不过那时只以为古时男子身体没有经历什么农药、化肥、地沟油与毒大米的浸害,自然天生天长的健康的很,何况又是体能不错的军士,时间长久了点倒也正常,可是现在想想,平日时他激动的时候,最长也是能够保持一两个时辰,经常自己累的睡觉了,他也没有尽兴过。他的一次也比别人七次郎还要折腾人的多,现在想来就算檀婉清没有亲身对比,可从古时些许香丰色的画本上窥探一二,这种程度恐怕在古时也算是异类了吧。

    这等异于常人的情形,加上那医师的话及自己的身体,檀婉清拿帕子的手顿了顿,心下也暗忖,难道,真的练的什么奇特功法不成……

    待回过神来时,已经将帕子覆在上面,擦了个干净,粗粗的看了一眼,不由抿了抿粉瓣唇,心下也是有些为难,可,谁让她一时好奇先撩者贱呢,依着这劲头,不解决这事儿,今儿个自己就真的别想好生的睡了。

    (河蟹路过……)

    檀婉清外表来看虽与古人无什么差别,可骨子里总有几分漫不经心与大胆,只稍稍放开些许,就足以震惊的一向保守以待的谢大人目瞪口呆、面红耳赤的僵在原地。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加之她向来心灵手巧、举一反三的能力,没多久就拿下了谢大人这根难啃的骨头。

    军士一途如刀尖上舔血,脑袋是时时拴于腰带上的,这种生存压力之下,很多人会选择与些欢场女子来往以求纾解压力,自然一些床笫之事在军帐里言谈起来也是荤素不忌的,谢大人虽然洁身自好,但常驻军中,该懂的也是懂的。可他修的功法,这些皆是损伤精体之事,对手下人平日倒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内心却不会随波逐流。

    可在有了自己在意的女人后,才发现兵痞间所说的那些荤话居然也没有太夸大其词,而今晚他更没有想到,一向端庄不容侵犯的人竟然……

    无论是视觉还是感官,都让谢大人再一次未体会到了从未曾有过的魂销蚀骨之感,最后也只能想到那句美人塌英雄冢,脑子便随之空白一片了。

    待洗嗽后,檀婉清还有些微微气喘,可能刚才太过亲密的事让她有些反胃,所以她暂时还不想和他靠的太近。

    可谢大人却不肯放她独自睡,有力臂膀仍紧紧搂着不放,嘴唇还紧贴着她额角,时不时的磨蹭两下。

    怀里的人此时罗袜已褪,光着腿,肩膀露两弯新月,胸口雪白两,枕头边也堆满了一朵乌云,加之此时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只觉这女人越发的娇贵起来,他搂起来也带着几分小心冀冀。

    这时的脑子已清醒过来,他的目光便开始仔细打量起怀里人来,不用怀疑,这是个名门之后,出生起衣食住行就有人打点妥当,一举一动养的都是帝城名闺的做派,若没有年前檀家之难,日后也是要入名门望族做正妻主母的路子。

    这样府邸养出来的千金大多形象贤淑、举止端庄,未嫁人前应是听也未听过这些卑贱污耳的手段。

    那她究竟是从何处学得?尤其亲娘不在,檀府的继母是不会关心继女这等事,下人也不会用这些去污秽主子的耳目惹一身骚。

    想起流放押解的一路,那些官差衙役的嘴脸,谢大人眼眸微微转冷,难道……

    可当日受刑的衙差可是血泪横流的称他们一干人等未碰过檀家大小姐一根手指头,檀家一行壮男颇多,平时虽受鞭打与辱骂,可是,若当着他们面糟蹋妻女,那些衙差也担心这些人发起疯来,虽然是流放犯,但亦不少逼到极限拧成一根绳不要命的造反的,一旦发生这种事,衙差就是第一个遭殃的,加之那檀大小姐一直与自己丫鬟在一起,又时刻不离队伍,他们一直没什么下手的机会……

    想到这儿,谢大人脸色又好了些,既然不是流放途中的龌蹉事儿,那这千金大小姐是怎么学会这等事儿?明明来了卫安也养在深院中,学院也是正经的地方,连花坊妓馆都离住的地方远着几条街巷……

    他目光不由落在烛旁桌上那些才子佳人、花前月下、贴颊亲嘴、搂搂抱抱的画本上。想到什么他的脸色不由又黑了一点,说不得就是这些东西把好好的人都给教坏了,一时忍不住开了口训道:“以后……”想说以后不许再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可开口后像又想到了什么赶紧停住了。

    若以后不让她看了,岂不是再也没有这样那样的……事儿,对今日这样的事儿他还是很期盼很欢喜很迫不急待的,所以到底是让她不要再看,还是,可以偶尔再看一看?一时有些呼吸急促,选择困难。

    谢大人正纠结着心里那点心思时,檀婉清喘息已经平定下来,她被迫的粉脸斜偎在他的胸前,听着他稳健绵长的又安定感十足的呼吸声与心跳声,再想起之前的事,对谢大人身体素质与某些方面的能力着实有了些谱。

    听他说起以后两字再无下文,便随着话半试探半埋怨的回道:“以后不这样了,也不知道你练的什么功法,怎么这么折腾人。”说完抬头看他。

    恰恰莺声,不离耳畔,再听着话儿里的意思,饶是谢大人面厚,也有些脸红,可也绝口不应她说的以后不这样的话,只含糊道:“我练的功法有些特殊。”

    檀婉清不以为意,只是又接着问道:“记得你以前提过,是什么功法呢?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是不能够外传的吗?”

    谢大人低头见平时懒散的人少见的感兴趣,便轻轻揉了揉她的肩膀,犹豫了下,也没有藏着掩着,回道:“只是家传的内功法门,我还算有些天份,祖上也并没有说不能外传,不过因为修习条件有些特殊,所以传出去恐怕也没有人修炼。”

    见檀婉清目不转晴的看着他,还是不太懂的样子,他微微侧过脸有几分尴尬的道:“我修的是锁阳一脉的内功。”停顿了下:“就是童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