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赊美人心 > 第九十二章
    对檀婉清来说,今日肯定不是黄道吉日,恐怕是诸事不易吧。

    心情就如同面前的这一场大雨,从淅淅沥沥再到暴雨狂肆,檀婉清甚至想,那个人是不是故意挑得这个时候赶人上路?便是要让她们吃足了苦头才行,她早就知其性情,若真的冷起心肠来可以算得上是冷酷。

    雨越下越大,刚出了卫安城,车马就有些行不下去了,在这样的日子里赶路,对赶路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张茂兴身着棕衣、斗笠坐于车前,见着狂雨渐大,担心车内进了雨水,他们这一行镖师都是老手,长年在外奔波,这点风雨倒也不在话下,可车内的三个女子可都是些弱质女流,若是这一次路上受了寒,病倒了这可比下场雨来得更麻烦。

    所以他掀开了车帘向三位,其实是与中间那位商量,看能否先退回卫安城,待雨停后再出发。

    檀婉清思索片刻道:“前方十里左右有一处理田村,可以到那里暂时避雨。”

    避重就轻,这就是不想返回卫安了?还好,十里路快些走不过一个时辰的事儿,张茂兴看了自己妻子一眼,放下帘子二话不说,甩手两鞭,策马赶路。

    檀婉清自然知道,无法调头避雨,赶路的镖师心中会有几分不痛快,可是,这一场雨,对檀婉清来说,却不单只是一场雨,而是一场来自内心的较量。

    前行是舍弃了人,抛弃掉的过后,新的开始。而回头就像是不舍、哀求与苦苦留恋对方一样。

    也许这么多年,她成功的将自己伪装成了百万古人大军中的一员,但亲密的男女之情,不动心则已,若动了心,是欺瞒不了自己的,只有她自己知道,在感情一事上她向来你若无情我便休,从不温婉,从不和顺,从不执着。

    她不会将自己的情意放在一个很低的位置上,可怜又卑微的去祈求。那会让她自我厌弃到极点,就算心里真的如钝刀子割肉,有十倍百倍的痛苦。

    一路上,只有雨水敲打着车厢的声响与马蹄声,再无其它。钰棋知小姐心情不甚好,所以不会在这个时候多嘴,而瑞珠离开了住了大半年的地方,心情也有点低落,一路上也没几句话说。

    十里的路,说长也不长,说短不是太短,只是比人步行要快些,后面赶路的镖师抹了把脸上的雨水,骂骂咧咧的抽着不听话的马匹,口里骂道:“这路也他,妈,的太不好走了,要不是刚才我动作快,右轮子都要陷进湿泥泞里拔不出来了。”

    相比车马,他更喜欢走水路坐船,若赶上顺风顺水,日行数百里都不成问题,哪像现在这样紧赶慢赶每日也不过几十里,碰上雨天湿泥多路不好,那真是要多糟心有多糟心,就像现在这样。

    另一个人从马车里掀帘探头,对赶车的镖师道:“车厢里都湿透了,坐不住了,就算等到雨停了也不能赶路了,还是赶紧找个地方打尖吧。”这里正是两国交界的边边角角,山民彪悍,晌马出没,还是早点找地方过夜才是正经。

    “张镖头说了,前面有个理田村,到那里避雨,十里的路快到了。”

    为了找到地方打尖休整,一行人,三辆车马一路往北拼命赶路,没用上一个时辰便见着了理田村的村外围起来的壁墙。

    这个村子听着不起眼,但位置还是相当好的,正处于来住卫安城的官道附近,因其地理位置不错,所以便成了路上往来的一些骑马赶路的军人、驿差和商人歇脚打尖的驿站。

    进入围墙之中,里面是一些农舍小铺改成的饭馆、酒肆及客栈,提供一些粗简的食物、热水和住处供路人休息。

    倒是个十分方便的场所。

    一行人迫不及待人将车马驶入最宽敞的一处客栈院子,将马车交给打理马匹车辆的伙计。

    这场春雨虽好,却耽误了不少人出行,此时客栈门口的来路上,也是湿泥遍布的车马印迹,来来往往也有不少打着油布扇的客人,即便外面下着倾盆大雨,客栈里也已满座了。

    客栈伙计见着一行人数,立即将布巾往肩膀一甩,笑容满面的上前招呼,“几位客官,二楼已经住满了,三楼上等厢房还剩几间,正好够几位住着。”

    上等厢房?一听就知道贵,每家客栈里其实都有几间“死要钱”的房间,就因为走南闯北客栈住的多了,一行人才深知其中水的深浅,上等厢房虽然住舒服些,可宰起银子来可不手软。

    那伙计极有眼色的立即道:“客官,今日外面大雨,前来打尖的人不少,我们这客栈是理田村房间最多的一家,其它的小店早都住满人了,我瞧着今日的天儿还没黑透,说不得一会儿还有人来,过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几间都要了,给房间按人头送些热水热食,动作快点。”张茂兴一挥手,将房间全订了下来,拿了牌子往楼上走,钰棋三人身上都披着披风遮住了头脸,与一行镖师同上了三楼。

    房间分配倒也顺利,张茂兴夫妻自是一间,檀婉清与瑞珠两个女子一间,剩下的四间由八个镖师分了。

    伙计手脚麻利,大概水房早就烧好了热水,不仅供一行人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还上了一壶茶水与热食糕点上来。

    热食倒不是什么稀罕物,不过一碗馄饨面,这时候正是食物匮乏时,冬日才过,春草刚生,出门在外能有一碗汤汤水水的面吃就不错了,糕点都是些农家的米糕,吃有些粗粝,但也算可口。

    檀婉清换了干净的衣物,擦干了湿发,随手在一侧挽了个髻,便坐在了案旁,拿起木勺,准备喝些热汤,此时她的心情已经阴转晴了,嘴角也带了丝笑容,招呼瑞珠过来吃些东西。

    瑞珠铺好了床,放好了包袱,撅了嘴走过来,看小姐正一本正经的坐在那试汤,她有些赌气起来,本来若往常进来,她定然会大惊小怪的说:“这种地方竟然也叫上等厢房,真让人笑掉大牙。”

    可今儿个却一声不吭的,就那么幽幽的盯着小姐。

    檀婉清喝了两口,暖了暖胃,这才抬头看她,瑞珠生起气来嘴巴是凸的,檀婉清手里的勺子顿了顿,然后放了下来,她当然知道瑞珠生的什么气,只是,她不是太想解释罢了。

    瑞珠不是个心里能藏得住事儿的人,见小姐不作声,她便再也忍不住了,“小姐,你什么时候送信儿让钰棋姐姐过来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檀婉清许久才慢悠悠的回道:“就你那有事一眼能看透的样子,告诉你不就等于告诉别人了?”

    瑞珠憋红了脸,她又道:“可小姐为什么一定要走啊,那些个镖师也不见有多可靠,钰棋姐姐的夫君不过是看在钰棋姐姐的面子上,说起来也未必有几分向着小姐的心,还不如留在卫安,至少,至少……”至少还有个人是一心一意护着小姐的。

    檀婉清叹了口气:“我们是被赶出来的,瑞珠,你难道要装作不知道吗?”

    “可这件事,明明是小姐做错了,小姐答应大人要嫁的,现在却要偷偷离开,大人生气也是正常的啊,只要小姐跟大人认个错就好了,可是小姐一句话都不说,就这么离开,一声不吭的抛弃大人……”

    檀婉清闻言,悠悠的又叹了口气:“我是不是做人太失败,现在连最亲近的丫头都不向着我了?”

    “我,我是为小姐你好的……”

    “再说了。”檀婉清打断她的话,抬手又拿起勺子舀了口汤往口里送去,直到喝完后才慢慢的道:“我什么时候说要抛弃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