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赊美人心 > 第九十一章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早上只是细雨蒙蒙,近午就开始大雨滂沱起来,雨中夹着几缕冬日未尽的寒意,正值冷暖交替之时,风中倒有了几分秋季时的寒瑟冷冽。.乐文移动网

    左问顶着一身的冷雨进了守备府,抖落了皮甲上的一层水珠,抬头就见守备大人正站在议事厅门口,目光掠过他,向他身后望去,在见到无人后,又看向他。

    左问也顾不得擦干身上雨水,上前一步,硬着头皮禀报道:“大人,檀姑娘已经随永德镖局的一行车马离开了。”

    话音一落,守备大人的脸色便倏然难看了起来,目光重重落到左问身上,抿着嘴只看着他却不言语。

    屋内一阵沉默,无声有时比责备更让人备感压力。

    左问虽是八尺男儿,但在大人如冬日般寒冷的目光下,也有些顶不住了,赶紧道:“檀姑娘临行前,给大人留了话。”

    “说!”谢承祖冷着声音道。

    “檀姑娘说……”左问飞快的将那番话原封不动的回禀给大人。

    各自珍重?后会无期?

    短暂的停顿后,左问感觉到大人似乎气极了笑了一声,“好,很好!”不知是冷笑还是冷怒的自鼻腔狠狠哼出声来,然后在他面前来回走了两步,抬眼扫过他一眼后,才一甩袖子转身进了书房。

    “呼……”左问大气不敢喘,眼见大人离开,才松了口气,随后跟在后面,但并未进书房,探子虽然是暗棋,但也要会看眼色的,现在进去,那是嫌自己命长了,寻了右面的门口站着。

    想他跟随大人多年,大人虽然与他年纪相仿,可骨子里极能忍,是个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主儿。就算你欺他辱他,在不利的形势下他都可以忍下来,可一旦时机到了,出手是非常毫不留情的,那人恐怕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左问边在书房门口守着,边侧耳倾听屋内的声音,里面传来的不是平日坐在案前翻动书文的纸张声,而是来回在屋内踱步的脚步声,那声音已没有了平时的冷静沉着,走的甚是凌乱急躁,显示着里面的人的心情是如何的恶劣又难以平静。

    想着大人之前几日心情就甚差,如今更甚,恐怕接下来都不会好起来了。为免自己这等小鱼小虾被迁怒到溅着血,左问开始不动声色的慢慢移动着脚步,站的离门口远了些。

    心下却暗自嘀咕,这件事也该是怨大人自己的,本来人已经被拦在了外城,顺手便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理掉,谁能想到大人会突然出声放人,如今人被接走了,大人又独自气的肝郁火起的,左问想想也跟着疼的慌,这不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吗。

    那檀家的小姐也是,天南地北的哪里还有比大人这里更安全自在的地方。不愿意走便留下来,只要跟大人娇声娇气的说上两句好话儿,保管大人什么都依着她,不都说女人的枕边风比千军万马还厉害吗?

    而且明明之前她就已经将大人迷得团团转了,身上有什么好东西全都给了她,想着过了年就将她娶进来,连府里的家什物事也都统统换了个遍,可如今一有人来接她,就拍拍屁股说走便走,着实让人冷情寒心的很啊,难怪大人会气极。

    正抱着臂膀想着呢,便听到书房里突然传来一阵不知是茶盏还是花瓶落地的声音,左问站在原地,再次叹了口气,唉,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